第一三六章 主播断头台

  “什么情况,最近也没听说咱学校又出什么命案呀。”警车的出现,引得过路的同学窃窃私语。

  很快,警车上就走下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慕容清烟穿着一身黑色的紧身皮衣,外面套了一件深灰色长衫风衣,整个人显得又干练又清爽,尤其是那两条大长腿更是吸引了不少同学的注意力。

  “那女生谁啊,这怎么比咱们学校的校花还漂亮。”

  “清烟学姐你都不知道?前几届的校花,公认的大美女,不过现在好像是在刑警队。”

  ……

  以慕容清烟的颜值跟身材,真是让男生眼馋,女生嫉妒。

  这时,饺子用胳膊肘捅了捅-我:“丁隐,没想到你居然喜欢这种类型的,胸大无脑。”

  “不是,我认识清烟学姐,还有她不是胸大无脑。”我辩解道。

  钟子柒热情得跟慕容清烟打招呼:“好久不见,学姐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饺子似乎有些生气,凶巴巴得抱胸说道:“男人的嘴骗人的鬼,见谁都说漂亮。”

  慕容清烟已经到我们跟前了,明显把这句话听到了耳朵里,却没有发怒,而是上下打量了一眼道:“你就是迟娇子?”

  就在这时,一个男人气喘吁吁得从警车上跑了下来,不知道他给饺子看了一份什么文件,饺子居然乖乖上了车。

  “丁隐,你也过来!”

  慕容清烟的暗示让我明白,很可能是有案子需要我出手,只是她为什么会认识饺子,而且这一趟似乎不单单是为我而来?

  就在我转身离去的时候,被钟子柒拉住了:“那我呢……”

  我正要问慕容清烟要不要带钟子柒,饺子从警车上冒出一个头:“你就专心准备大赛吧,记得拿到奖金的第一时间给我转账!”

  “周扒皮!”钟子柒恨恨得从牙缝挤出这句话。

  我也趁机想溜,结果刚上车就听到钟子柒骂我不够意思,我只能从车窗上挤出一个笑脸:“地表最强战队,绝对无敌。”

  还没等到钟子柒再骂我,警车已经开出去了。

  我问慕容清烟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来学校借人,之前都没给我发过消息。

  慕容清烟无奈得摊了摊手:“别说你们,我也是临时接到的通知,前往吕州市协查破案,而且那边还特地提到了你跟饺子,要求务必带上!刚刚已经帮你们办好了临时请假。”

  我看向身旁的饺子,这会的她还是气鼓鼓的,不过为什么吕州市会借我们两个学生?

  就算之前我破过几个案子,充分展现了自己的能力,可饺子呢?

  饺子一直以来似乎并未出过风头。

  警车在宿舍楼停了下来,慕容清烟让我们俩上去简单收拾一下衣服:“丁隐,你的东西可别忘了拿。”

  在说到‘东西’二字的时候,慕容清烟特地咬重了口音。

  我自然知道她指的是什么东西,在收拾了几件换洗的衣物以后,我就把所以能带上的验尸工具全部塞进了背包。

  出门前,也不忘了背上师父送我的那柄红伞!

  我们在楼下汇合以后,警车就继续行驶了。

  我好奇得问道:“清烟学姐,这次的案子到底是什么样子的,能不能透露一下。”

  慕容清烟说她也是被临时抽调进联合专案组,不太了解,反正静川离吕州市也近,让我们先休息一会,案子到时候再说。

  “切,卖什么关子。”沉默的饺子冷哼了一声。

  慕容清烟忍不住笑了一下:“这位迟同学,哦不,饺子,你是对我有什么意见吗?”

  饺子无辜得说道:“我又不认识你,能对你有什么意见。”

  不过话虽如此,我怎么感觉饺子跟慕容清烟之间在蹭蹭得冒火花呢。

  为了避免这把火烧到我身上,我扶额装作很疲惫的样子道:“哎呦,我好像有点晕车,我睡了,我睡了啊。”

  我靠在一边,故意装睡。

  却不想车窗上却突然出现了白月光的脸,那么清冷,那么疏离。

  也不知道她的伤好得怎么样了,明明那么严重,可在她看来,不过是留一道疤而已,有哪个女孩子不在乎自己的身体呢。

  白月光却说得轻飘飘的,仿佛对一切都习以为常。

  警车一路颠簸,下午两点的时候我们终于到达吕州市。

  公安局局长福瑞来专程带人来接,还问我们是不是没吃饭,要不要先吃饭,再了解案情。

  慕容清烟跟饺子异口同声得喊:不用。

  “那要不要先休息一下?”福瑞来问道。

  慕容清烟跟饺子又是默契得摇头。

  这两个人还真是个冤家。

  “那这位小兄弟,咦,我知道了,你就是大名鼎鼎的宋顾问的徒弟吧?”原先福瑞来见我年纪小想关心一下,话说一半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脸上赫然露出了欣喜的表情。

  我不好意思得挠了挠头,说局长过谦了。

  福瑞来却拍了拍我的肩膀,眼里满是欣赏:“我听说过你啊,连破尸仙娘娘、网红羊肉串,杀夫骗保,一连几个案子,表现出彩,当真是少年英雄。”

  我笑了笑,表示是师父教得好。

  福瑞来赞赏得点了点头:“也是,名师出高徒,宋顾问的徒弟自然表现不凡,想当年初出茅庐的宋顾问也是……”

  “局长,还是先让几位同志进局里休息下吧。”这时,一个面色和蔼的老年警官上前说道。

  福瑞来意识到了什么,连连称是:“几位里面请!”

  我们跟着福瑞来上了二楼的会议室,路上的时候知道那位态度亲和,眉毛花白的老年警官叫做张鹰眼,这人算是前辈了,在警察这个岗位已经干了整整三十年。

  我有些好奇,三十年,按理说不早该升到省厅了吗?

  慕容清烟低声告诉我,警察这一行除了讲究资历,还要靠履历说话,破了几桩大案,拿到几枚勋章,都是有记录的。

  说到这里,慕容清烟忍不住叹了口气。

  显然张鹰眼资质比较平庸,不然早就升上去了。

  张鹰眼却并不在乎这些,而且不同于之前我去当涂市的时候,小熊警官一开始对我的针锋相对。张鹰眼对我们很热情,似乎是真心欢迎我们的到来。

  “丁隐小兄弟,你们确定不需要休息对吧?”

  福瑞来生怕怠慢了我们,这让我敏锐的意识到,吕州市遇到了大难!

  这绝对不是一起简单的连环凶杀案,可能已经对吕州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饺子跟我一样,比起休息,更在意案子。

  “没错,你们猜的太对了!目前当地已经连续发生了两起凶杀案,而且死者均为著名网红主播,不仅是社会影响恶劣,连整个吕州市的旅游业都遭到了毁灭性打击,要知道咱们城市每年一半的GDP都靠旅游呀。”

  “网上甚至有人说,咱们吕州是主播的断头台,这不扯淡吗?”

  “可是、可是那两名死者的死法的确很是诡异……”

  不光是张鹰眼,福瑞来也一脸的忧心忡忡,吕州市近年靠旅游业起家,也是得益于这些网红主播的视频传播。

  一旦打上杀人城市的标签,以后别说网红了,就连普通游客也不敢来了。

  慕容清烟让福瑞来别急,既然静川市已经出警援助,肯定会以最快的速度破案。

  有了慕容清烟的安慰,福瑞来的脸色稍稍好了一些。

  我问他:“刚才你说死者死法诡异,到底是怎样一种诡异法?”

  福瑞来并未解释,而是命令张鹰眼打开了投影仪,大屏幕上瞬间投射出两张案发现场的照片。

  第一张照片上,一个穿着灰色长袍的男人骑在一头巨大的青铜仙鹤上,脑袋昂起,面带微笑,仿佛在飞向西方极乐世界,乍一看根本不相信他已经死了。

  第二张照片是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子,穿着粉色的齐胸襦裙躺在了花丛中,她的身上有明显伤口,因为心口位置沾染了鲜血,鲜血上还专门被洒了一片片花瓣。

  她的脸上带着一丝破碎的凄美,哀伤得令人心碎。

  两名死者一个安详,一个忧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