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八章 昙花一现

  一开始张鹰眼还没有听清楚,慕容清烟却看向了我:“这花香有什么讲究吗?”

  张鹰眼说道:“尸体是在花海广场发现的,就算有各种花香也不奇怪。”

  我摇了摇头,解释道:“昙花只在夜间开花,每次开花时间大约3-4个小时,正常情况下一年只开一次,通常是在六到十月份的时候开花,可现在……”

  慕容清烟很快反应过来:“现在是初春,野外根本不可能有盛开的昙花,对了,我想起来了,之前我们看的案发现场照片,死者身上好像并没有昙花花瓣。”

  我点了点头道:“月桂一年开花数次,香味浓烈,原本是可以完全掩盖昙花的花香。只不过,他遇到了我!”

  我丁隐的鼻子可是经过师父特殊训练出来的,浓郁的月桂香下,藏着昙花淡淡的芬芳,这点是骗不了我的。

  这时饺子也凑了过来,神色不自然得瞟了我一眼,似乎在说,原来你是在验尸啊,我错怪你了。

  饺子也加入讨论:“那就是说,这个昙花可以当作一个线索调查吗?”

  “这恐怕调查不起来,整个吕州市养昙花的人,不说上万最少也得好几千,而且这个根本就没法作为调查证据。”张鹰眼浇了一盆冷水。

  我笑了笑,让他别紧张:“死者的心口曾经被塞过昙花花瓣,却又被取出来了,这一定是有什么用意!可是月桂却没有故意遮拦,月桂有着悲伤的意思,这跟死者心碎泪妆的神情其实是相得益彰的。”

  “那也就是说,月桂是凶手故意让我们看见的,昙花却不想让我们发现。”饺子猜测道。

  我说道:“不,凶手想让我们发现,又不想让我们发现,昙花是月下美人,昙花虽美却转瞬即逝,于是有了昙花一现这个词。”

  “我想凶手一定是意有所指!”我顿了顿,开口道。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皱紧了眉头,看向张鹰眼问:“对了张警官,这位女死者是网红对吧,叫什么名字来着。”

  张鹰眼这才想起,刚才没把死者的详细身份信息告诉我,赶紧说道:“女死者叫做江婉宁,21岁,在抖音有两百万的粉丝,最近在快活楼拍的视频也蛮火的。”

  男死者叫做王不凡,也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两名死者都是抖音名人,一个男网红,一个女网红,相继死在快活楼附近。

  就在这时,我突然灵机一动,朝着张鹰眼叫道:“快,把那两名死者的现场照片给我重新看一下。”

  张鹰眼不敢怠慢,立马将手机里的照片举在我眼前。

  “哈哈哈,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我抬起头哈哈大笑。

  饺子直接给了我一胳膊肘,扁嘴道:“丁隐你被附身了?笑得真阴森。”

  慕容清烟让饺子别打扰我,冷哼道:“没看丁隐想到关键线索了吗?要是他被你搞忘了,你就自己一个人破案吧。”

  说完以后,慕容清烟还斜着眼低声说了一句:“豆芽菜。”

  “哈,我豆芽菜?你还黄脸婆呢。”饺子不服气得说道。

  乖乖,这两个大小姐是八字不合吧,怎么一碰到就能吵起来。

  我赶紧劝架,两人却不约而同得朝我扭头道:“闭嘴!”

  那幅默契的样子,不说是亲姐妹,过得去吗?

  “你们要是真对我接下来的话没兴趣,那我真闭嘴了。”我呵呵回答。

  慕容清烟跟饺子又齐刷刷得看了过来,两人都是命令式的口吻挤出一个字:“说!”

  我拿她俩没办法,指着第一张照片道:“死者王不凡骑在仙鹤上,面带笑容,你们有没有想到一句诗?”

  “诗?”慕容清烟跟饺子面面相觑。

  就在这时,饺子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瞳孔放大,赫然叫道:“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慕容清烟顿觉头皮发麻,她看着那张照片也重重得点了点头:“好像跟那句诗的意境确实好像。”

  我说道:“不是很像,而是一模一样。昔人已乘黄鹤去,是唐朝著名诗人崔颢的《黄鹤楼》,这里的昔人指的是蜀汉时期的丞相费祎,因费祎喜穿灰衣,气度儒雅,又被称为:费散仙。”

  慕容清烟显然也知道这个典故,接着我的话茬道:“难怪王不凡死前穿着的衣服是灰色长袍,这跟费祎的日常习惯是一样的。”

  我满意得点了点头,表示没错。

  饺子很不服气,双手抱胸道:“既然你这么聪明,那这个女网红的死对应的那首诗,你也知道喽?”

  “花,女人。”慕容清烟咬了咬唇,开始冥思苦想。

  饺子见慕容清烟猜不出来,尾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看来这位美女警花语文不是很好啊。”

  眼看她们两人又要呛起来,我连忙制止,赶紧公布答案:“江婉宁的死可能跟大诗人杜甫的《登高楼》有关。”

  我昂首挺胸,学着古人赋诗作词的样子吟诵道:“花近高楼伤客心,万方多难此登临。”

  慕容清烟跟张鹰眼赶紧去看照片,只见女网红穿着齐胸襦裙躺在花丛中,桃花妆被眼泪打湿,心脏被残忍的刺穿,正是一副伤心到了极点的模样。

  不仅神色哀伤,心脏也是完完全全被伤了的。

  “而且齐胸襦裙正是唐朝的标志性服饰,这个凶手文化素养可不是一般的高!”慕容清烟连忙开口,试图扳回一城。

  张鹰眼觉得好像是这样,又好像不是。

  他看向我道:“所以,这个案子其实是利用古诗词杀人吗?可、可我们之前根本没人想到这个。”

  我点点头:“目前看来是这样。”

  张鹰眼忍不住向我翘起大拇指:“小兄弟你实在太厉害了,你这没正式开始验尸,就能发现这么了不得的线索,实在太让人吃惊了!”

  这一次我没有谦虚,而是坦然接受了他对我的夸赞,随即道:“其实也要归功于那抹昙花香。”

  “昙花一现,让我联想到了这两个死者的身份,网红是这个时代的产物,但很多靠蹭热度起来的网红往往也只是昙花一现。所以凶手用昙花塞在江婉宁的胸口,比喻她的美丽稍纵即逝,无法永恒下去。”

  就在这时,饺子突然喊了一声:“快过来看!江婉宁跟王不凡的抖音是互相关注的,他们两个都是靠颜值起来的,而且这个帖子还说,王不凡在追江婉宁,为她抛弃了自己好了八年多的对象,现在死了是活该,是遭了报应。”

  饺子拿出手机,赶紧把留言分享给我们看。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