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零章 宋家绝学,红伞验伤

  恰巧这会张鹰眼已经打完电话回来了,他表示,已经吩咐网警火速调查‘花无缺’那个号的实名信息。同时还联系到滕州市,让那边查一下陈飞燕的情况。

  王不凡跟江婉宁都是滕州市的,陈飞燕估计也是那边的。

  慕容清烟朝张鹰眼竖了下大拇指,夸赞他办事效率高!

  张鹰眼不好意思得笑了笑,说他也就这点能帮得上忙的了。

  “对了,你们还有需要的,尽管跟我说……”

  我们赶紧事无巨细得将刚才的发现告知了张鹰眼,张鹰眼说道:“王不凡确实是带自己的摄影师过来拍照的,在他遇难以后,摄影师还来警局录了口供。”

  说罢,张鹰眼把资料里的摄影师照片跟口供内容给我们看了一下。

  我问道:“那江婉宁的摄影师吗?”

  张鹰眼摇了摇头:“目前还没有出现,毕竟尸体是今天上午才发现的,可能还不知道?或者出了什么事儿。”

  我说道:“不应该,专门负责拍摄的摄影师,自己家网红丢了这么久怎么也得急!再说了,今天发现尸体以后,消息不是有传到网上吗?那个摄影师不应该不知道。”

  张鹰眼明白过来:“我知道了,这个消失的摄影师也非常可疑。”

  我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张鹰眼赶紧给自己同事打电话,让出警去查一下与江婉宁同行的摄影师。

  我将白布重新盖在江婉宁赤裸的身体上,接着走向了另一具尸体。

  那具男尸是王不凡的,王不凡其实长的并不算帅,放在人群中顶多是个中上等的颜值,可是画上古风妆容的他,却别有一番仙气。

  明明二十出头的年纪,脸上安宁祥和的笑容却仿佛看透了一切,好似一个超脱自在的散仙。

  “凶杀案无非分为以下几种情况,一为积怨报复,二为惩戒施罚,三则是无差别杀人,这种情况的话,凶手跟受害者之间往往没有社交联系。”

  我试图去揣测凶手的动机,眼前的整具尸体没有任何的可疑伤痕,死因是吸入了大量的一氧化二氮。

  慕容清烟说道:“这起凶杀案明摆着就是第一种情况嘛,虽然王不凡跟江婉宁都遇害了,可是两个人的情况是完全不同的。”

  “王不凡身上没伤,江婉宁的整个心口都被刺穿,这说明比起男人,凶手更恨那个女人!代入陈飞燕的视角,她想必是觉得江婉宁抢走了自己的男人,所以决心让江婉宁也尝尝心脏被撕裂,痛不欲生的感觉。”

  慕容清烟说的没错,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总有种不太好的感觉,就好像还会有第三人遇害似的。

  这一次饺子也站在了慕容清烟这边:“对了,你们别忘了八卦王不凡跟江婉宁的那个小号昵称叫什么,花无缺。”

  慕容清烟嗯了一声,说道:“花无缺是古龙武侠小说《绝代双骄》里的人物。”

  饺子点了点头:“对啊,虽然原著小说我没看过,但是我记得可清楚了,电视剧里谢霆锋主演的那个花无缺简直是我的梦中情人。”

  当时花无缺一身白衣,丰神俊朗,横空出现在一对新婚男女成亲现场,清冷的嗓音念出无情的词句:负心薄幸,天理不容。

  随即,甩出一张长卷,上面写着:杀尽天下负心人!

  慕容清烟跟饺子跟失散多年的姐妹似的,一起回忆之前电视剧里的那一幕。

  慕容清烟说道:“这个陈飞燕还真挺有文化的,就连抖音号的昵称都有用意。花无缺,这不就是暗示,她要杀死负了自己的王不凡吗?当然引诱王不凡出轨劈腿的小三也不能放过。”

  饺子跟慕容清烟你一言我一句,一唱一和的,似乎已经认定凶手就是陈飞燕了。

  我提醒他们:“网上的信息鱼龙混杂,在警方没调查清楚之前,一切还得打个问号。”

  饺子有些不服气,我没有过多理会,而是低头验尸。

  尸体的死亡时间跟裘法医的尸检报告一样,死在三天前的凌晨,死因,我也没有任何异议。

  “丁隐,你是不是没有什么新发现啊?”

  饺子突然打断了我的思路,我朝她嘘了一声,让她别打扰我。

  “切,有什么了不起的。”饺子嘀咕了一声,我猛地扭过头。

  饺子吓了一跳,结结巴巴道:“你、你干嘛,你不会生气了吧?”

  我没看她,而是望向了张鹰眼:“张警官,你能陪我把尸体搬到外面的院子吗?”

  “搬到外面?”张鹰眼没明白我的意思。

  慕容清烟了解我,问我是不是要验尸。

  我点了下头,张鹰眼很吃惊:“可是搬到外面,会不会不利于尸体的保存?再加上今天阳光比较烈,我担心会加速尸体的腐烂。”

  我微微一笑:“我要的就是炽热的阳光!”

  张鹰眼看看尸体,又看看了我,最终咬了咬牙:“小兄弟,我相信你的本事。”

  张鹰眼直接帮我把床推了出去,这里的床类似于医院的那种滑轮床,可以移动。

  当我们将王不凡的尸体成功搬运到室外以后,我忍不住用手挡了下脸,正如张鹰眼所说,今天的日头犹为强烈,哪怕已经过了晌午。

  “得速战速决了!”我捋起袖子。

  慕容清烟将红伞直接递了过来:“丁隐,接下来就是你表演的时候了。”

  饺子也兴致高昂得站在一边,等待着我的宋家绝学——红伞验伤。

  我将红伞缓缓撑开,一股浓郁的草药味立马弥漫开来,引得张鹰眼抽了抽鼻子,看向我的眼神既有惊讶又有信任。

  我回了他一个笑容,表示感谢。

  红伞验伤是师父宋阳交给我的第一门绝学,早在古代,就有仵作发现阳光中的紫外线具有令伤痕现形的功能。经过提刑官宋慈不断改良,在伞面涂上不同的药水,增强折射效果,最终炮制出了这样一把可以查验不同痕迹的验尸伞。

  而这把验尸伞就是我刚踏入静川大学时,师父送给我的入学礼物!

  我小心翼翼得握着那柄红伞,缓缓转动,红红的影子投在尸体的胸前,在常人看来都是红色,但是在我眼里却跟彩虹一样,由许多深浅不一的扇形色块组成。

  我一边发动洞幽之瞳,一边观察着王不凡苍白的皮肤。

  过了好一会,我的额头都冒汗了,张鹰眼有些忧心得问:“这把伞是不是放得太久,没那种特殊功效了,都有霉味儿了。”

  我解释道:“味道越浓,验尸结果才越好!”

  慕容清烟告诉张鹰眼:“放心吧,丁隐虽然年纪小,办事却是一等一的靠谱,他肯定……”

  “有了!”不等慕容清烟说完,我欣喜得打断了她。

  因为在红伞转动了第七圈的时候,王不凡尸体的腹部出现了一个圆形球状的痕迹,足足有一个保龄球那么大。

  “这、这是什么?”张鹰眼吃惊得下巴都快掉了。

  饺子凑近道:“咦,这个球状痕迹还有一些褶皱,好像不是什么指纹或者掌纹。”

  我答道:“当然不是,那是汉服留下来的纹理压痕。”

  “可这个痕迹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在死者身上出现?”

  慕容清烟问到了重点,我解释道:“中国仵作认为,人在死亡的瞬间,全身阳气会在一刹那从毛孔中散逸出去,如果这时有外物阻断皮肤,便会留下’印阳痕’。而我的那把红伞就是让那些痕迹显现出来的法宝。”

  饺子立马明白过来:“也就是说,王不凡死的时候,被什么球状物撞击了腹部?可那樽青铜仙鹤好像没有这种凸起吧。”

  我告诉她:“这个痕迹并未撞击导致的,而是王不凡吸入了大量xiao气,在被凶手搬上青铜仙鹤的过程中留下的痕迹。”

  “可是凶手为什么会拿一个类似保龄球的东西,压在王不凡的腹部呢?”慕容清烟问。

  我冷冷的笑道:“难道你们不觉得这个东西很像是驼背留下来的痕迹吗?其实是凶手的脊柱严重变形,换句话说,整个人的背特别驼,已经形成了一个球状的凸起,在他背着王不凡的时候,没想到王不凡正好断了气,所以在阳气泄去的一瞬间,尸体留下了被驼背硌着的印痕!”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