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三章 饺子的酸,清烟的辣

  一听这话,我们瞬间精神了。

  饺子更是认定这个陈飞燕,八成就是杀害王不凡跟江婉宁的凶手!

  张鹰眼答道:“目前来说,陈飞燕的嫌疑是最大的,我们还在侦查中……”

  我皱了皱眉头,问张鹰眼:“陈飞燕不是驼背吧?”

  张鹰眼说不是,但不排除陈飞燕存在帮凶的可能。

  “对了,我把最新情况跟福局长汇报了一下,他对案件进展很满意,打算晚上请你们吃顿便饭,一会我去接你们?”

  我连忙说不用,问张鹰眼有没有抽空去医院检查下身体?

  张鹰眼却一再表示自己身体没问题,为表感谢,他硬是要开车过来接我们。

  我们推脱不了,只能答应下来。

  不过避免张鹰眼来回麻烦,我让他直接把饭店地址发过来,到时候我们直接打车过去。

  张鹰眼说行。

  饭店定在吕州市的一家特色餐馆,我们刚到,就看见了杵在门口抽烟的张鹰眼。

  张鹰眼看到我们以后,立马就把烟给掐了。

  原来他是特地在这里等着我们的,就怕怠慢了我们。

  我说道:“叔,您太客气了!论年纪,您是我们的长辈呢。”

  张鹰眼憨憨得笑了笑:“我啊,光长年纪,不长本事,比你们可差得远了。”

  在张鹰眼心里,这个地方是靠本事说话的,他尊重我们,是因为我们有能力,配得起他的尊重。

  “不像我,都快退休了,还是这个警衔。”张鹰眼自嘲得指了指自己的肩膀。

  我让他别妄自菲薄,他踏实可靠,比那些有二两酒就到处晃悠的人好多了。

  慕容清烟捂住嘴轻笑了一声:“你干脆报刘法医身份证得了!”

  我意识到说话不妥,赶紧把舌头收了回来,张鹰眼拍了拍我的肩膀道:“真是英雄出少年,要是我儿子也像你这么厉害,那就好了。”

  “那说明您儿子很幸福啊。”我说道。

  张鹰眼诧异了一下,我笑着解释:“有些时候,潜力是被逼出来的,一年前的我,还什么都不懂呢。”

  是那一场变故,彻底改变了我。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不想成为人人殷羡的天才,我只想还是那个窝在父母怀里撒娇什么都不懂的丁隐。

  只是,这世间本就没有如果。

  宴席设在二楼,我们进去以后才开席。

  局长福瑞来热情得跟我们打招呼,除此之外,还有几个年轻的警察骨干,他们一听说我是丁隐,没有任何对我瞧不起的意思,反而纷纷夸赞道:“你就是宋顾问的徒弟吧,还真是名师出高徒,刚到这里,就给我们找到了不少线索。”

  “丁隐小同志,你该不会是宋顾问的儿子吧,我瞧着你长得跟宋顾问还蛮像的。”

  还有的人,刨去了师傅带给我的光环,直接称赞我道:“听说你使用红伞,找到了王不凡尸体腹部的一处球状痕迹,判断出凶手有驼背的特征。”

  “改天啊,我一定要见识一下!”

  几个警察纷纷给我戴高帽,福瑞来笑得合不拢嘴,感觉这个案子怕是很快就要破了,等他们夸得我差不多的时候,福瑞来说道:“吃饭时间,咱不谈案子,不谈案子。”

  转头,福瑞来又向我说道:“还有几个警员在顺着线索往下查,这回来不了,等案子破了,咱们一起好好喝一杯。”

  “喝一杯?”饺子插话进来。

  福瑞来意识到不妥,连忙说道:“这……看我头都昏了,娇子,你跟丁隐喜欢喝什么饮料啊?我让服务员上。”

  我正想说一杯蓝色妖姬。

  话到嘴边,赶紧收了回去:“蓝、蓝莓果汁。”

  饺子看了我一眼,回答道:“我跟丁隐一样,也要一杯蓝莓果汁。”

  慕容清烟虽然成年了,可以喝酒,但不知道为什么,她也故意说要喝跟我一样的果汁。

  三个人全喝果汁。

  服务员直接拿来了一大桶的黑莓饮料,给我们一人倒上一杯。

  福瑞来尴尬得笑了一声,说道:“果汁好,喝果汁好,美容养颜,补充维生素C,哈哈哈。”

  接着福瑞来又提起了我跟慕容清烟之前在静川市一起破的案子。

  “你们搭配得天衣无缝,要是丁隐年纪再大一点的话,还真是郎才女貌的一对呀。”

  我看向慕容清烟,正说不敢不敢,却见慕容清烟居然侧过脸,两颊泛上了一抹可疑的红晕。

  啊?这就害羞了?

  就在我疑惑之际,饺子突然站了起来,拿着辣椒酱就一勺一少得往慕容清烟碗里舀:“慕容姐姐,初春天寒,你年纪这么大,脸都冻红了,要多吃点辣椒暖一暖才好。”

  慕容清烟有点懵:“我、我年纪大?”

  饺子没理她,而是看向我:“俗话说得好,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丁隐,还不把你那边放的辣椒粉给师姐拿过去。”

  慕容清烟此刻算是明白了,当即冷笑一声,拿着一瓶醋回敬饺子:“原来饺子你是想吃醋啊!早跟姐说嘛,尊老爱幼的老,风华正茂的姐姐我是趁不上了,但是爱幼嘛,姐姐可得好好关爱下你这根还没发育好的豆芽菜。”

  说着,半瓶醋下去,饺子的碗瞬间变得黑黝黝的了。

  我不知道这俩人是怎么突然又犟起来了,只感觉到有看不见的火花在两人之间游走,还时不时得冒出滋滋的响声。

  福瑞来等一众警察也很尴尬,只能把话题重新转回案子上:“听说你们下午去了快活楼,有什么新发现吗?”

  我说道:“只是在快活楼上远眺了一下,目前还没有新线索,我们打算明天找个时间再到案发现场逛逛。”

  “那敢情好,明儿我让张警官开车带你们过去。”

  张鹰眼一脸期待得望向我,好像特别想要跟我们一起破案。

  面对他炽热的目光,我竟说不出半个拒绝的字。

  张鹰眼说道:“目前我们已经锁定了陈飞燕,等将她拘了,审讯一下,看能不能把她的帮凶给找出来。这样的话,快活楼应该就可以恢复往日的宁静了。”

  福瑞来满意得点了点头:“只要表明一切跟快活楼无关,案件定性为情杀的话,是不会对快活楼造成什么影响的。”

  “你们觉得,这个案子真的跟快活楼没关系吗?”我忍不住问道。

  福瑞来推敲道:“目前陈飞燕有杀人动机,也有杀人时间,语文教师的身份也能对应的上受害者被摆放的古诗词句,难道她不是最可疑的吗?”

  话虽如此,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总有种隐隐的感觉,陈飞燕确实很可疑,可一切未免太过顺理成章了点。

  张鹰眼笑道:“丁隐小同学,你这是担心案子太简单了啊?放心,要不是你,我们想查到陈飞燕,可能还得迟一点。”

  “不过犯了罪就是犯了罪,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她是跑不掉的。”

  我点了点头,松了一口气说道:“希望如此。只要没有第三个受害者,那案子基本这几天就可以破了!”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