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六章 谁才是凶手?

  张鹰眼随我一起进入审讯室,饺子跟慕容清烟则留在外面旁听。

  粗略看上去,陈飞燕三十不到,是那种很清秀的长相,五官之中透出一种端庄,只是现在的她披头散发,目光呆滞,一直盯着东边的方向。

  进去以后,张鹰眼敲了敲桌子,喊了一声:陈飞燕。

  陈飞燕没有搭理我们,还是自顾自得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

  张鹰眼想上去干扰,我阻止了他,让他在一边做笔录就好。

  张鹰眼很信任我,没有多问就重新坐下了。

  我笑眯眯得看向陈飞燕,问道:“怎么样,这辈子最恨的两个人都死了,现在你是什么心情?”

  仿佛没意识到我会问这种问题,陈飞燕瞥了我一眼,发现我还是个少年的时候,疲惫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惊讶。

  不过她没多在我身上好奇,就把头重新扭了过去。

  “我的年纪应该跟你的学生差不多大吧,在教师这个岗位坚持了这么多年,除了稳定,应该也有一份热爱。起码,你一定遇到过自己喜欢的学生。”

  听到喜欢二字,陈飞燕猛地扫向了我,眼中透出了一抹杀意。

  我笑了笑:“我说的喜欢,不是王不凡粉丝歪曲的喜欢,而是一个老师对于学生的喜欢,很干净很纯粹的那一种。”

  尽管我已经解释了自己的意思,陈飞燕却还是误解了,她看向张鹰眼道:“为了从我嘴里套话,找了这么个小屁孩,呵呵,你们警方真有意思!”

  张鹰眼想为我说话,我嘘了一声,让他把全部事情交给我。

  陈飞燕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也是一种好事,这样,她起码会放松警惕!

  我轻轻握住陈飞燕的手,结果陈飞燕嗖的一下就缩了回去,好似惊弓之鸟般望着我:“你们想给我安什么罪尽管来,我什么都不怕,我已经失去一切了,还有什么可失去的呢。”

  “不习惯被人触碰吗?”我状似自言自语,却故意以陈飞燕可以听到的音量说道。

  陈飞燕虽然还是不怎么跟我搭话,但起码是能听到我说话了。

  我问她:“那你的父母呢?他们怎么样,你也不在乎了吗?”

  “父母?”

  陈飞燕咬住下唇,雪白的牙齿将唇瓣直接咬出了血迹。

  我点点头,目光尽可能得柔缓,引诱她道:“亲情是最难以失去的,因为血缘无法割断,尽管世上确实有不负责任的父母,但更多的都是将孩子视为一切。”

  陈飞燕好像想起了什么,她双手抱头,整个身子埋进膝盖里面,开始嚎啕大哭。

  张鹰眼一个眼神望向我,问我还要继续吗?

  当然要继续,我这好不容易制造出一个突破口,怎么可能半途而废。

  我朝张鹰眼点了点头,叫他放心。

  转而缓缓走向陈飞燕的身边,轻轻拍着她的背说道:“坦白交代吧,你的父母还在等你回家!”

  “回家?可是在那些人、那些人找到我家里,骂我品德不端,说我诱骗学生,跟学生乱搞,我已经没有家了……”

  原来王不凡的粉丝不仅在学校举报了陈飞燕,还在线下骚扰了陈飞燕的家人。

  “我爸妈跟我断绝了关系,我们家在所有亲戚面前都抬不起头来,邻居对我们指指点点,我受够了,我受够了!”

  这会的陈飞燕好像终于找到了发泄的开关,她对王不凡的恨如洪水般,一决而堤。

  “我什么都没有了,可我做错了什么,是他们,是王不凡毁了我,为了他,我顶着那么大的压力,结果换来的却是背叛。”

  “爱情,工作,家人,我什么都没有了。”

  此刻的陈飞燕哭得就像个孩子一样,她的世界崩塌,只有她跟父母成为了这场闹剧的受害者。

  一旁的张鹰眼也很同情陈飞燕,却忍不住说道:“可不管怎么说,你也不能杀人啊,而且作为老师确实是不能跟学生发生恋情的,我也有个孩子,我只希望他在念书的时候可以好好学习,而不是……”

  “你懂什么?那时候我也很年轻,是王不凡,是他说喜欢我,我才……”

  陈飞燕的情绪再次变得激动,我不停得抚摸着她的后背,试图让她安静下来,好在她愿意开口,这就是最大的进步了。

  我重新站在陈飞燕的跟前,双手将她的头抬了起来,暗暗发动了肃杀之瞳:“所以,你恨他,恨到控制不住自己杀了他吗?”

  “一个渣男,一个小三,杀就杀了,谁让他们先伤害到了你呢?”

  陈飞燕似乎是被我的眼睛吓到了,她恍神了一瞬间,语调便开始上扬,肩膀却开始往后退:“对,是我杀了他们,他们该死,他们该死!”

  在说到“是我”两个字的时候,陈飞燕的口音突然咬得很重,这引起了我的警觉。

  我笑了,摇摇头道:“不,你在撒谎!”

  肃杀之瞳是洞幽之瞳的第二重境界,在肃杀之瞳下,对方的所有表情都会变成一帧一帧的慢动作,让我可以完完全全的捕捉到,然后一个个进行分析。

  语调上扬是因为不自信,想要通过拔高声音令对方信服,肢体阻抗向后退,是撒谎以后下意识的自我保护。

  陈飞燕脸上的惊讶一闪而过,明显是被拆穿以后的诧异,却还在嘴硬。

  我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得望着她:“为什么要把不属于自己的罪责往身上压呢?难道你真的要成为一个杀人犯,让你无辜的父母也从此背上有一个杀人犯子女的标签吗?”

  陈飞燕捂住耳朵,痛苦得喊道:“不要说了,不要说了。”

  我猛地沉下身,抓住陈飞燕的肩膀,逼迫她与我直视:“凶手到底是谁?”

  “不知道,我不知道。”陈飞燕的情绪似乎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我恨他们,我真的恨他们,可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好像一场梦,醒来,醒来就看到了不凡的尸体。”

  我眯起眼睛,冷声让她继续说清楚。

  陈飞燕断断续续得说道:“我用江婉宁的手机骗不凡出来,我想报复他的,可看到他的脸我就心软了,结果,他眼里心里只有那个女人。”

  “我答应会带他去见江婉宁,可是我骗了他。”

  当时,陈飞燕将王不凡迷晕以后带到了自己的出租屋里,想要当着双方的面杀死这对渣男和小三,却发现这两个人的感情也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深。

  大难当头各自飞,二人开始相互指责对方的不是。

  而此时的陈飞燕才知道,原来王不凡是在一年前看到江婉宁在快活楼拍摄的大尺度视频,就此迷上她的。

  所以那个时候的陈飞燕想在快活楼结束这一切。

  “可是、可是当我把人带过去,拖不凡下车的时候,不凡突然用身体撞向了我的头,然后就跑了,我想去追,又被身后的江婉宁踹了一脚。”

  “我去追他们,却被打晕了。”

  “我不知道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只知道,自己醒来的时候,莫名其妙出现在了厕所的隔间里,之后听到游客说祭祀台有尸体,才跑过去,结果……呵,人到底是我杀的,抑或不是,我自己都不知道。”

  说到这里,陈飞燕自嘲得冷笑了一声。

  她眼中含泪,却满是疲惫!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