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七章 对镜梳妆,惨白女尸

  我拍了拍陈飞燕的肩膀,安慰道:“既然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杀的,就不应该随便认罪。”

  陈飞燕苦笑道:“是我们绑架了他们,我那么恨他们,怎么可能不是我杀的呢。”

  看来在陈飞燕心里,她就是杀死两人的真凶!

  只是刚才我一直在观察陈飞燕,发现陈飞燕说的都是真的,她确实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事,那么照此说来,真凶并不是她?

  陈飞燕泪眼朦胧得看向我:“也许我有精神分裂症,也许我有梦游,在梦中杀了他们。”

  我握住陈飞燕的手:“不管如何,你也不能放弃自己,配合警方调查,我们一起找出凶手好吗?”

  “如果凶手就是我呢……”陈飞燕突然将手抽回,定定得看向我。

  我诧异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那起码可以让真相水落石出,让你自己也清楚那一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陈飞燕用手背擦了擦眼泪,长吸了一口气道:“小同学,谢谢你。”

  我站起身来,重新退回到审讯桌的另一头:“不客气,这本来就是我的职责所在。”

  “职责?”

  陈飞燕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我点点头,郑重得做了一下自我介绍,向她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陈飞燕流露出一抹赞许的眼神,感慨了一句:“真厉害!”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对我敞开心扉的关系,陈飞燕意外得向我提起了她跟王不凡之间的过往:“其实,不凡以前也是个好孩子。”

  在初中的时候,王不凡就勤工俭学,总是节衣缩食收集塑料瓶子的他,引起了陈飞燕的注意。

  陈飞燕在询问后才知道,王不凡是个单亲家庭,跟父亲相依为命,家里已经很困难了,爸爸却整日游手好闲,经常赌博,还老是打肿脸在朋友面前充面子。

  王不凡一直过得很苦。

  陈飞燕很同情他,就经常带王不凡回家吃饭。

  单身小姑娘长得又水灵,在一天天的照顾下,王不凡对她生了情,原先陈飞燕是坚定拒绝他的,只想着尽自己所能得帮助对方。

  可是她太年轻了,在王不凡的攻势下,陈飞燕彻底沦陷。

  从此以后,陈飞燕主动帮王不凡承担了学费生活费,照顾着他的一切。

  就这样,她甚至供王不凡上了艺术大学,不管家里如何催婚,都执意要等王不凡,想着他毕业以后,就可以向家里坦白。

  那时候,她就可以给王不凡一个完整的家了。

  以后他们还会拥有自己的小孩儿,陈飞燕发誓,自己一定会成为负责任的母亲,不让孩子也经历王不凡痛苦的童年。

  可是八年来,她感动的只有自己!

  “我真的好难过,好难过。”陈飞燕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可就算这样,她也没办法抓起那把屠刀向王不凡的身上刺下去。

  那是她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爱上的男孩子。

  纵使对方不堪,自私,多情,那也是自己惯出来的,现在由她来承担这枚苦果,算是罪有应得。

  “可是你说的对,我父母又做错了什么呢?我的爸妈为什么要背上杀人犯父母的标签,所以,帮我查明真相吧,我会承担自己应有的罪罚,但不属于我的,我不愿背负。”

  看着陈飞燕真诚信赖的眼神,我缓缓点了下头。

  只要陈飞燕想清楚了就好,只要她能好好配合警方的工作,就算找不到真凶,也不会让她背上这口要命的黑锅。

  但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陈飞燕的清白下一秒就被洗刷掉了。

  就在我跟张鹰眼从审讯室出来的一瞬间,便看到了在外面等候的裘法医。

  张鹰眼有些意外,裘法医向我挥挥手:“听说这小子会验尸?走吧,快活楼发生第三起命案了。”

  “什么?”我跟张鹰眼对视了一眼。

  慕容清烟冲我们解释:“刚才快活楼那边报案,出现了第三名死者,不过我看你们还在忙着突击审讯,就没有打扰。”

  裘法医说那边的现场已经被警员封锁了,可以当即动身。

  饺子一针见血得道:“如果凶手确定是同一个人的话,那陈飞燕根本就不是真凶,第三起案子,她根本就不存在任何犯罪时间。”

  刚才听了陈飞燕的故事,饺子已经对她同情心满满,恨不得当场拉王不凡出来大骂一顿,骗人感情的渣男。

  慕容清烟提醒她:“对方已经到地底下了,就放过人家吧。”

  饺子傲娇得扬了扬下巴:“哼!”

  张鹰眼问我现在怎么办,我让他把口供笔录交接一下,然后迅速赶往案发现场。

  大概半个小时,我们就到达了快活楼。

  游客已经全部疏散完毕,先到场的几名警察正持枪戒备中,见我们来了,迅速交代了一下案发经过,随即指向快活楼道:“尸体就在里面。”

  裘法医迅速戴上手套,却突然想到了什么:“你来,还是我来?”

  “一起吧。”我也戴上手套。

  我们走进快活楼的第一层,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巨大的书案,后面摆放着一块古色古香的屏风,而最吸引人注意的则是门梁上的牌匾,上面写着四个字:“香草美人。”

  尸体在内室,裘法医急匆匆得提着箱子进去,我也快步跟上。

  内室不知道为什么,并没有开灯,一时间伸手不见五指。

  借着手电筒的光芒,我只看到了一张黄花梨木小床,窗前则是一个古色古香的梳妆台。

  突然间,裘法医瞪大了眼睛,在众目睽睽之下尖叫了一声。

  我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赫然看到梳妆台的铜镜里映着一张惨白惨白的女人脸!

  原来在黑暗中,是一具浑身赤裸的女尸坐在梳妆台前,她僵硬的手拿着一柄梳子,压在那如瀑一般的黑发上,一双眼睛死不瞑目的翻出眼白,就好像临死都在照着镜子化妆一般。

  这幅场景令人感觉到极其诡异,甚至比电影《咒怨》里的女鬼都要可怕数倍。

  慕容清烟和饺子先后吓了一跳,只有我敏锐的发现了死者的长发上似乎绑着一株奇怪的红色植物。

  我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自言自语道:“奇怪。”

  裘法医问我哪里奇怪了?

  我说道:“前面的死者都穿了汉服,她怎么没穿衣服。”

  说完,我发动洞幽之瞳开始打量尸体。

  裘法医急了:“你这娃娃看哪儿呢。”

  我没理会他,而是凑得更近了一些,轻轻挑起了死者的下巴,这让裘法医连声劝阻:“小同志,尊重尸体,尊重尸体……”

  “死者瞳孔扩散外溢,手指出现僵硬特征,判断死亡时间超过十个小时,应该在午夜十一点到十二点之间。”

  说罢,我又自顾自打开了旁边的一扇窗户,仔细观察着太阳照射进来的方向,手随着阳光移动。人们都知道太阳是从东方升起的,其实月亮也一样,遵循了东升西落的自然定律。

  所以借助阳光逆推月光,昨夜凌晨,月光正好洒在了死者的身上。

  听着我说的话,裘法医一头雾水:“宋顾问教给你的就是这些匪夷所思的东西吗?哪有人验尸的时候,要去判断日光月光的。”

  我没有理会他,反而是门外的慕容清烟伸长了脖子,问我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这个时候也我终于明白,刚刚在死者头发上发现的红色植物是什么了,是江蓠!

  此刻的我双手负在身后,学着古人般吟诗作对:“唉!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梳妆台。”

  随即,将双眼猛地转向了铜镜前的那具惨白女尸,仿佛亲眼看到了昨晚发生的一切,月夜萧索,凶手将麻绳牢牢得套在死者的脖子上,残忍得勒死了她。

  江蓠,除了谐音“离”外,其实还有一重意思。

  在伟大的著作《离骚》中江蓠是一味香草,再联想到大堂之上悬挂的香草美人牌匾,江蓠是为香草,死者是美人,可当两者合二为一,香草美人却是另外一重意思。

  “香草美人”最早是由屈原提出的,用以象征品格高洁,忠君爱国的人。

  这让我意识到死者的身份一定极其特殊!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