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八章 精日者之死

  裘法医却摇头否定:“没什么特殊的,来之前,死者的身份已经确定了,跟前面死的那两个一样,都是网红!”

  我忍不住皱起眉头,不应该啊,难道是我分析错了……

  裘法医拍了拍我的肩膀笑道:“小同志,你还是太年轻了,虽然你验尸的手法令我很钦佩,但是想象力未免太丰富了。只是一颗普普通通的水草而已,居然联想到了‘香草美人’的典故,我看呐……”

  还没等裘法医说完,慕容清烟突然开口道:“等等!”

  只见她举着手机,缓缓走了过来。

  刚才在确定死者身份之后,慕容清烟专门去网上搜了一下,死者的网名是一串日语平假字,翻译成中文叫做平成幻姬,在某平台坐拥三百万粉丝。

  “她胆子也太大了吧,明知道快活楼已经接连两个网红被杀,居然还敢来?”张鹰眼忍不住说道。

  慕容清烟答道:“不,她好像是在王不凡之前就来了快活楼,而且网上还流传了一段她穿着和服在快活楼前跳舞的视频。”

  我脱下手套,赶紧凑了过去,但见视频中的女孩画着日系的妆容,穿着和服搔首弄姿得跳着日本舞蹈,与快活楼的中国风格格不入。

  “这女的有毛病吧,居然在快活楼前跳这种舞蹈?”这时,饺子好像也忙完了什么,走了进来。

  我点了点头:“快活楼本就是供古代文人骚客赏景弄词的地方,搞这些东西确实不大好。”

  饺子说道:“你忘了,高解说员曾经说过,快活楼被烧过三次,距离最近的一次就是被日军烧毁的,因此快活楼一直都不欢迎日本游客。”

  慕容清烟也听得极为愤慨,她不禁握住了拳头:“这个网红在快活楼前跳这种舞,活该被凶手盯上!”

  我皱起了眉头,仔细翻看着那个女的视频,发现这个网红好像特别喜欢日-本文化,网名是日语,服装也基本是和服、洛丽塔一类的。而且到处打卡,有次甚至还在一个大屠-杀博物馆门前跳舞。

  更恶心的是,这个地方明令禁止日-本人入内,也禁止宣扬日-本文化!

  而这个女的为了进去,一开始穿的衣服是正常的,可等进去以后,等没人就故意换上了日-本和服,视频发到网上以后,引来了诸多骂名。

  当地博物馆也发声明,对这种行为表示谴责。

  女网红嘴上道歉,表示自己知错了,引导粉丝为她开罪,倡导文化多元性,每个人都有穿衣自由。

  没能付出任何代价的她,这次选中了快活楼。

  张鹰眼说道:“凶手应该不是陈飞燕,她那时候都被抓捕了,根本来不及犯下这次凶案。”

  我嗯了一声,抬头眺望一眼这座楼,说道:“三起案子都跟快活楼有关,这绝对不是巧合!查一下,这个女网红是不是之前就失踪了,我怀疑她才是凶手的第一个目标!只是没想到正好碰上了陈飞燕,凶手发现王不凡跟江婉宁在快活楼前拍过大尺度视频,也符合自己的猎杀目标,所以打晕了陈飞燕,将王不凡做成了第一具尸体——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江婉宁是第二具——花近高楼伤客心,万方多难此登临。

  第三具尸体则是——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梳妆台。

  听到我的话,慕容清烟他们猛地看向了我:“这三具尸体对应的古诗词全部与楼有关!”

  我点了点头,说道:“所以我说的没错,香草美人绝不是巧合,而是凶手有意为之。大堂之上的香草美人是让所有进入快活楼的游客,都记得要把品德高洁,忠君爱国放在第一位,可是这位网红,呵呵,如果我没有猜错,她应该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精日分子!”

  饺子露出鄙夷的神色:“我最讨厌这种人了,吃祖国的饭,喝祖国的水长大,受了祖国的教育不感恩也就罢了,居然觉得外国的月亮就是圆!看了点动漫二次元,就忘记了侵华日-军的血泪史,还真是为了流量,脸都不要了。”

  慕容清烟说道:“这个网红最新的动态是五天前发的,你看,这是她的自拍照。”

  原来这个网红曾经半夜偷溜进快活楼,还拍下了一张美美的自拍,表示这次的快活楼之行,她很满意,下次再来的时候,一定给大家带来更劲爆的福利!

  搔首弄姿的网红嘟起嘴巴向镜头卖萌,身后的铜镜却映出了一道奇怪的影子。

  我努力放大那张照片,女人的脸占据了大部分屏幕,只有铜镜的一小部分留了下来。不知道是光的折射还是什么,一张阴森森的面庞倒映在铜镜之中,好似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联想到昨晚看到的那个灵异帖,让我不由得想起了楼主小时候的经历,那个双眼血红在黑暗中行走的怪物。

  我把那个鬼故事分享给饺子和慕容清烟看,慕容清烟根本不信:“这世上哪有什么鬼,什么怪物,应该是楼主做噩梦了吧,不然为什么会在家里醒来,难不成怪物把她给送回去了?”

  身后的裘法医也站了起来,他说道:“根据尸检结果,死者是被软布条勒紧颈部后,窒息性死亡。死者曾经因痛苦而挣扎,指甲里残留了凶器的纤维,我已经采样完毕,可以回去做比对。”

  我补充道:“她既然发生了挣扎,除了去扯脖子上的布条,也可能会抓到凶手的皮肤!到时候我们可以采集一下DNA,看有没有凶手的皮屑。”

  我重新回到尸体身边,想要通过洞幽之瞳找到点线索,就在这时,我发现梳妆台的桌子腿下居然有一根褐色的长毛。

  我将那根毛捡起来以后,发现它不像头发那样有光泽,又比人类的汗毛要粗硬长许多,有点像动物的皮毛。

  饺子凑了过来,瞪大眼睛说道:“该不会真有怪物吧?”

  裘法医呵斥道:“别听小孩子瞎扯淡,要真是怪物杀人,那这个怪物还真了不得,还懂这么多古诗词呢?”

  不过话虽如此,裘法医还是用镊子小心翼翼得夹进证物袋里,表示回去会做一下DNA比对。

  我看向张鹰眼问道:“张警官,之前发生了两起命案,快活楼都没有安装什么监控吗?”

  张鹰眼说道:“命案之前,快活楼里就有安装监控摄像头,只不过什么都没拍到而已。在发生第二起命案以后,快活楼又加装了一些监控,可是这一次快活楼前面的监控也都被人为的破坏了。”

  “看来凶手对快活楼异常熟悉。”我皱起眉头说道。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了外卖小哥的声音:“饺子,谁是饺子,这里有你点的饺子!”

  我猛地看向饺子,饺子骄傲的扬了扬下巴。

  她胸有成竹的拍了拍我的肩膀:“那么麻烦干嘛,等姐给你亮一手!”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