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许愿纸

  刘法医拧着眉头看向清烟师姐:“清烟,这事儿你确定吗?”

  清烟师姐点点头,很是肯定得说道:“千真万确!那个女孩手机里还有跟汪淼的微信聊天记录,当时汪淼为了指定她绑双马尾来送奶茶,特地多给了一百块钱,所以奶茶店的小妹对她印象很深刻。”

  我不禁对清烟师姐竖起大拇指:“这么快的速度就把人找到了,师姐你好厉害呀。”

  清烟师姐瞪了我一眼,似乎并不喜欢男生这么嘴甜。

  林队也对清烟师姐表示赞赏,清烟师姐却说这都是自己该做的,随即忧心忡忡得说道:“可是现在案子不就陷入僵局了吗?谢娟死的时候手里抓着的诅咒纸条是汪淼写的,奶茶又是汪淼自己托人送的,目前最大的嫌疑者似乎变成了汪淼……”

  这时警员小王忍不住插了一句嘴:“可是汪淼已经死了呀。”

  就在刘法医准备说话的时候,我故意打断道:“要不我们进办公室吧,老是杵在这里,也不是办法。”

  刘法医气鼓鼓得瞪着我,林队也应声答应。

  我们进到左手边的一个会议室,会议室里正好放了一块黑板,估计是他们警察平时用来分析案情的。

  刘法医瞥了我一眼,阴阳怪气得说道:“林队,这小子就算洗刷了嫌疑,也没有资格坐在这里吧?”

  小王跟清烟师姐看看我,又看看刘法医,似乎在盘算着到底站在哪一边。

  林队却不假思索得回答道:“刚才小隐同学不就已经加入到了案情的讨论中吗?而且你也知道,他是宋顾问的徒弟,就算只学到了一点皮毛,于我们而言都可能雪中送炭。”

  “再说了,之前你不是就讲小隐发现了很多连你都没注意到的细节吗?我相信有小隐的加入,一定能帮助我们早日破获这桩血案,毕竟现在不是死了一个,而是两个……”

  我突然出声打断,凭借自己敏锐的直觉道:“不,还会有第三个人!”

  刘法医鼻孔出气,眼睛都快看到天上去了,他说:“谢娟是一周前遇害的,汪淼的死亡时间是昨天凌晨,再快,也快不到今天就发生第三桩命案吧,还是说,你这小子就是唯恐天下不乱。”

  我没理会他,而是看向林队,礼貌得说道:“既然林叔叔不把我当外人,那我就把自己得到的信息分享给你们了……”

  说完,我就拿起一只粉笔,直接在那块黑板上写起字来。

  除了谢娟与汪淼的名字外,中间我还用红色粉笔写下了‘尸仙娘娘’四个大字。

  刘法医对此嗤之以鼻:“我都说了,跟尸仙娘娘无关,你还把她当作重点来查,真是可笑。”

  林队瞪了刘法医一眼,冷声道:“刘寒秋!”

  他朝刘法医丢去一个警告的眼神,示意他闭上嘴巴,刘法医虽然不情愿,但毕竟林队压他一头,还是得多少给点面子。

  我告诉林队:“可能你们并不知道,谢娟跟汪淼除了是情敌关系外,她们还都向尸仙娘娘许过愿!包括张点点,也去过老厕所许愿。”

  虽然老厕所上没写他们各自的愿望,但我已经基本都猜出来了:“谢娟许的愿望应该是让帅哥刘阳爱上自己,而她也确实收到了刘阳的情书!可那封相约在树木园私定终身的情书,并不是刘阳写的。”

  “也就是说,凶手知道了谢娟的愿望,并以此设计将她骗到树木园杀害!”

  至于汪淼,她跟张点点说自己许愿得到秋天的第一杯奶茶,其实是骗了张点点,因为那杯奶茶根本就是她自己送出来装样子的。

  “也就是说,汪淼跟尸仙娘娘许的愿并不希望被外人知道。”

  清烟师姐皱了皱眉:“汪淼不是也喜欢刘阳吗?会不会她的愿望其实跟谢娟一样?”

  我摇了摇头。

  小王也很疑惑,他说:“那会是什么愿望呢,汪淼不是在得知刘阳给谢娟写情书后,恨得要死吗?那张诅咒纸条足够说明她有多喜欢刘阳。”

  我指着小王,提醒道:“没错,就是纸条,好好想一下字条上的字:我要她死,死死死死!”

  “你们有没有恨过一个人,恨不得杀死对方,但是自己又不能付诸行动。那么许愿、诅咒就是一种很好的方式了,就算许愿杀死了对方,也不用承担任何法律责任不是吗?”

  清烟师姐很聪明,她一点就通:“你是说,汪淼其实是跟尸仙娘娘许愿,要谢娟死?但是这个愿望又不能让别人知道,所以汪淼这才骗了张点点,说自己是许愿喝到秋天的一杯奶茶。”

  我微笑点头:“没错,张点点许的愿望是瘦身减肥,谢娟是要爱情,对于大家来说,许愿要自己最想得到的东西才正常吧?而对于此时已经嫉妒发疯的汪淼来说,她最想要的应该是谢娟去死!”

  这时刘法医拍了拍桌子:“一派胡言,汪淼不是前天晚上许愿的吗?那时候谢娟早都死透了。”

  我像看白痴一样,扫了他一眼:“汪淼就连愿望都可以撒谎了,时间为什么不可以。”

  “那你是说,汪淼早在张点点之前就许愿了?”刘法医继续跟我犟嘴。

  我开口道:“不信你可以去问张点点,老厕所许愿的传说还是汪淼先告诉她的。既然早在之前汪淼就发现了老厕所许愿灵验,那说明她已经亲身试验过了,我怀疑早在谢娟失踪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谢娟死了!”

  “所以之后汪淼才会精神恍惚,一直说尸仙娘娘找她要东西,既然尸仙娘娘完成了愿望,那她也应该付出相应的代价!”

  “什么代价,生命!一命换一命才公平。”而且汪淼之所以跟张点点道歉,就是因为她要骗张点点许愿,想看看张点点在愿望达成以后会不会也被尸仙娘娘索要报复。

  这样一来,所有的疑惑就都可以解释清了……

  清烟师姐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样的话,汪淼也太可怕了吧?不仅诅咒谢娟,还算计自己的闺蜜?”

  “什么闺蜜,不过是一个小跟班,一个跟屁虫而已。”我把张点点的话原封不动得重复了一遍。

  在汪淼心里,她就是把张点点当作一条随意使唤的狗。

  而谢娟,听说她的个性跟汪淼很像,都是不在乎别人感受,喜欢欺辱霸凌的家伙。

  这样的女生长得再漂亮,内里都是腐烂的。

  林队惊喜得看着我,出声称赞:“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小隐,你可真让我刮目相看!”

  我红着脸挠了挠头,笑着说:“没丢我师父的脸就好。”

  我知道林队早就看出,我想参与破案了,之所以装迷糊答应,多半是看在师父宋阳的面子上。

  刘法医却处处看我不爽,他冷言冷语道:“这一切不过只是这小子的推理而已,而且就算是对的,这对我们抓凶手又有什么帮助?说来说去,不都是跟那个所谓的尸仙娘娘有关,难不成要说凶手就是尸仙娘娘?汪淼许愿让尸仙娘娘杀了谢娟,愿望达成,汪淼又付出了生命。”

  “要不这样,咱们去静川大学把那座老厕所拆了,关进监狱里面?”

  我摇了摇头,说道:“我只是想说,有人一直在利用尸仙娘娘的恐怖传说犯罪而已,真正的凶手知道死者的愿望,我们只能从这方面入手来查。”

  “或者说,刘法医,经过几次验尸,您从尸体上找到什么新的线索没有,小子我愿意洗耳恭听。”

  刘法医气得直接站了起来,但结结巴巴就是说不出一句话。

  我断定他没有在尸体上找到凶手留下来的痕迹。

  然而就在这时,清烟师姐突然站了起来:“我想起来了,就在案发宿舍门上,我曾经看到过一张便签纸:我要瘦身成功。那时候我也没有多想,这会联想到谢娟手里抓着的那张纸条,那其实就是汪淼的愿望。”

  “那这样看来,那张便签纸会不会就是张点点的愿望,汪淼的死,会不会就跟张点点有关。”

  “或者说,下一个遇害者就是张点点!”

  此话一出,众人不约而同得站了起来!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