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零章 跨越千年的模仿作案

  我说道:“还记得当初我验尸的时候,红伞下,王不凡腹部出现的可疑球状痕迹,以此推断凶手脊柱严重变形,换句话说,凶手是个驼背!”

  听到我的话,张鹰眼突然捂住嘴巴重重咳嗽了几声,他来不及跟我们解释什么,迅速走出了快活楼。

  慕容清烟望向我,秀眉不禁蹙了蹙,我也不由得担心起来:“张警官的脸色好像有点差。”

  饺子没注意到这一切,而是拿着画纸发了愁:“可就凭这张画纸,怎么抓人啊,这、这根本都不像是个人……”

  我沉思片刻,说道:“我倒是想到了一个人。”

  饺子眼睛立马亮了起来,问我是谁?

  我打算先卖个关子,于是将案发现场跟尸体先交给裘法医,让他有发现及时通知我。

  裘法医连连点头,然而就在我转身之际,他用手背擦了擦汗,小声嘀咕了一句:“这小子的气场还真不是一般的强……”

  我相信通过刚才的亲眼所见,裘法医已经对我心服口服了。

  从快活楼出去以后,我们立马撞上了正要折返的张鹰眼,张鹰眼问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我坦然相告:“去找李青莲教授,他是快活楼的文化遗产继承人,如果这里真的存在一个怪物,李教授应该是最清楚的。”

  张鹰眼点了点头:“那我跟你们一块去。”

  我答应下来。

  李教授就住在快活楼附近,只不过这会他有课,我们只能去当地的吕州大学去找他。

  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我们没有表露身份,而是假装学生在底下偷听了李教授的半节课。

  李教授双腿残疾,只能靠轮椅来回移动。

  但是他讲课幽默诙谐,几乎所有的学生都喜欢他,被他讲的内容所深深吸引!

  没有人在意他的身体残疾,而是举手发表自己的见解,真诚得与他互动。

  台上的李教授是在讲一些关于文化古迹保护的内容,明明枯燥的课程,却被他赋予一个个或是感人或是澎湃的热血故事。

  台下的学生一个个都入了迷。

  看着李教授,我能清楚得感觉到,他的一字一句对古文化是那么有感情,他是想借助自己教授的身份,去感染学生爱护中国历史,身体力行得去做榜样。

  就在这时,一个大胆的猜测渐渐从我的心底冒了出来……

  下课铃响起,李教授正好讲完上个故事,他面带微笑得说道:“大家都休息一下。”

  他讲课掌握得非常好,从不拖堂,也不从在精彩处故意打断,好多学生主动围了上来。

  “老师,我帮你打点热水吧。”

  “老师,你要不要上厕所,我推你去。”

  一个健壮的男孩儿来到了李教授的身后,饺子朝我努了努嘴巴道:“当时你不是猜测江婉宁的心脏是被标枪一击刺穿的吗?这个男生好像很有力量。”

  我跟饺子还有慕容清烟走了过去,朝李教授打招呼。

  张鹰眼杵在一边,问李教授有没有时间,容我们问几句话?

  还没等李教授开口,他的学生就道:“你们要带老师去哪儿,我们还剩半节课呢。”

  李青莲笑眯眯得看向他们:“放心,上课前绝对赶回来。”

  紧接着,李青莲面带微笑得转向我:“丁隐,你能帮我推下轮椅吗?”

  我正要过去,慕容清烟却主动站到了李青莲身后:“还是我来吧,丁隐小细胳膊小细腿儿的,不太适合。”

  张鹰眼想帮忙,却又捂住胃部咳嗽了一声。

  饺子让他别逞强,就交给慕容清烟:“慕容姐姐虽然是女的,力气可一点不比男的小。”

  这一次慕容清烟难得的没有呛回去,权当这是饺子对自己的夸奖了。

  我们推李青莲到走廊一侧没人的地方,这里视野空旷,远眺之际还能看到高耸入云的快活楼。

  空气清新,让人心胸一下子都开阔起来。

  李青莲颔首微笑:“这里风景不错吧,我经常来。”

  我问道:“李教授,都不好奇我们为什么会找你吗?”

  李青莲先是瞥了张鹰眼一眼,而后看向我道:“你们身份应该不简单吧,不过挺多外校人士过来找我的,也不意外。”

  我没有跟李教授绕弯子,而是直接表明了身份:“快活楼刚发现了第三具尸体,这件事您应该知道了吧。”

  李青莲叹了口气,惋惜道:“最近风波不断,确实让人头疼!”

  我说道:“根据心理侧写,我们画出了凶手的画像,只是这个人长相实在太奇怪了,所以可能需要您的帮忙。”

  说罢,我将饺子的那纸画像拿了出来,并暗暗发动洞幽之瞳,仔细观察着李教授脸上的微表情。

  李教授先是惊诧了一下,而后皱起眉头问道:“这就是凶手的样子?”

  我嗯了一声,解释道:“画上的人虽然有点四不像,看起来很离谱,但他确实符合凶手的几大特征,这次来,我是想问问您,关于快活楼的那段怪物传说。”

  这一回,李青莲没有惊讶,而是直接承认有过这样的传说,可从来没有人画出过怪物的详细长相。

  “怪物,呵呵,其实有时候更多的是丑恶内心滋生出来的东西。”

  我问他:“您在快活楼这么久,真的一次都没见过这个怪物吗?”

  李青莲摇摇头道:“没有,我从来没见过什么怪物。”

  奇怪,在洞幽之瞳下,我发现李青莲居然没有撒谎。

  一个问题不成,我只能从另一个角度入手,问他对于快活楼频繁死人的事儿有什么想法?

  李青莲叹了口气。

  饺子插了句嘴:“死了这么多网红,关于快活楼是网络主播断头台的消息越传越真了,要是再来一具尸体,就算市政-府再不情愿,快活楼都要面临暂时封闭的下场吧。”

  这句话似乎戳中了李青莲的痛点,他看向我们道:“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过唐代诗人孙不平的故事?”

  “孙不平?”

  我跟饺子几人面面相觑。

  李青莲解释道:“唐朝时期曾经有一位叫做孙不平的诗人,他才学甚高,却鲜少有人知晓,因为他的资料几乎都被封锁了,连野史里也被删除。”

  我皱眉道:“为什么呢?”

  李青莲抬起头,定定得看向我:“因为他爱杀人赋诗,看不惯世俗的他,每写一首诗就会杀一个人,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杀人诗人。”

  听到这话,我们几个人简直惊了:“难不成这起案子很有可能是跨越千年的模仿作案?”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