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一章 杀人诗客

  李青莲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而是悠悠得说道:“相传孙不平最爱登楼赋诗,才高八斗的他,剑术也能排在大唐前三!”

  “孙不平虽是富家子弟,却从小嫉恶如仇,在他少年时就曾因救一被欺凌的少女而当街杀死恶霸。虽然家族力保,免去了他的牢狱之灾,父母却要求孙不平立下重誓不再招惹是非,否则必会连累家族。”

  面对父母跟家族的重压,原先还愧疚的孙不平却于大厅之中站了起来,询问父辈是否记得他对自己的教诲:“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

  “恶霸仗势欺人,我见了却当不见,难道不是有违孙家的教诲?”

  孙不平指着大堂之上高高挂着的《上善若水》,拒不认错,那一日辩论足足进行了一天一夜,孙家却没有一个人能赢得了孙不平。

  因为他们知道,孙不平是对的。

  可是孙不平太刺了,他这样的性格,迟早会为孙家招来灭顶之灾……

  孙母求孙不平弯一弯自己的脊梁,告诉他,祖父是为他好。

  孙不平俯首跪拜,不孝子孙不平不愿意割舍心中正义,却也明白,这一身血肉骨头到底是欠了父母。

  为了不连累孙家,孙不平只能与孙家断绝关系,日后所作所为皆与孙家无关,也祝孙家官运亨通,仕途顺利。

  那一日,孙不平毅然决然得离开了孙家祖宅。

  他只带走了一笔一剑,以及父母绵绵不绝的惦记与想念!

  从此,孙家少了一个绝世天才。

  江湖中却多了一个杀人诗客!

  薄情寡义抛妻弃子者,杀之,赋诗一首:“昔日芙蓉额心翠,今日断魂索命楼。”

  通敌叛国者,杀之,留诗一首:“我辈肝胆天可鉴,岂能金银压楼梁。”

  不孝父母背德者,杀之,提诗一首:“楼高登不平,有子当如无。”

  听到这里,我不由得感慨了一句:“其实孙不平也是在内涵自己,不孝吧?”

  李青莲叹息一声说道:“他当了正义侠客,却未能偿还父母恩情,心中必是愧疚得很。”

  慕容清烟说道:“这几句诗里好像都有楼这个字,跟现在这个案子确实有异曲同工之妙。”

  饺子也忍不住开口道:“王不凡不就是个负心汉吗?而今天那具尸体是个精日分子,还真是跟千年前这个孙不平对上了。”

  我皱起眉头,看向李青莲道:“可是李教授,您不是说关于孙不平的记载,野史都删除了吗?那您是怎么知道这个人的。”

  李青莲告诉我:“只要一个人存在过,就不可能被彻彻底底的抹杀掉,何况是这样一个令人景仰的大侠?”

  碍于孙不平的身份,正史有意将他除名,毕竟当时孙家已经有人位高宰相,自然不希望有这样一个人给家族抹黑,甚至影响他们的政-治前途。

  野史中,曾经有人记载了孙不平的事迹,尊称他为侠义诗客。

  民间越来越多的人尊他一声孙大侠,有的人甚至想要给他建祠供像,还有的人开始模仿作案,专杀那些为非作歹的恶霸富商,以求公平正义。

  我问李青莲:“所以,因为影响太大,野史被强制删除了是吗?”

  李青莲点点头:“社会开始动荡,传到皇帝的耳朵里,他派人镇压,首当其冲要解决的人就是第一个杀人诗客。”

  尽管大家心知肚明,杀人诗客就是孙不平,但因为他没被抓到过,关于他的身份,不过是个猜测而已,皇帝却要孙家去解决掉这个麻烦。

  不知道为什么,尽管未曾谋面,我却为这个满身侠气的诗人所揪心:“那孙不平,被抓到了吗?”

  李青莲说道:“不知道,有的版本说孙不平为了家族主动现身,还一身血债,还有的版本说孙不平当初在暗杀一个恶贯满盈的官员,中了埋伏,不幸身死。”

  总之从那以后,杀人诗客再也没有出现过,仿佛一颗流星,短暂出现以后就消失了……

  李青莲告诉我:“其实关于孙不平的故事,我也是最近知道的,一个月前,有个游客在快活楼上给我讲了这样一则故事。”

  张鹰眼立马来了兴趣,问李青莲对方长什么样子?

  “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模仿孙不平作案的凶手。”

  李青莲说道:“具体长相我记不清了,我只记得他高高瘦瘦的,讲话掷地有声,很有涵养,应该是哪里的专家学者。”

  我眯了眯眼,看向李青莲道:“我想问您一个问题。”

  李青莲文雅得朝我笑笑,示意我尽管问。

  我说道:“在您看来,孙不平是一个怎样的人。”

  李青莲笑得更开了,他回敬我道:“在我心里,他是一个怎样的人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你心里,他是一个怎样的人?”

  我有些看不懂李青莲的表情。

  李青莲却继续道:“我很敬重孙不平,但是快活楼死了太多人了,还有一个月就是学生组织春游的日子,如果这件事平息不掉的话,影响会很大。”

  这时,张鹰眼替李青莲解释道:“快活楼作为一个古文化跟现代文化交汇点,一直都是吕州市的一个标志性建筑,每到春季,学校都要组织小学生跟中学生来这里参观,包括大学生,也是有强制参观的要求,要么是来快活楼,要么是去当地的历史文化纪念馆,跟两个学分挂钩呢。”

  李青莲看向我们说道:“只有铭记历史,才能砥砺前行。”

  饺子立即明白过来:“就跟我们小时候清明要去烈士陵园扫墓一样吧。”

  慕容清烟补充道:“其实静川大学也有类似的要求,等你们大二的时候,不仅会要求你们去当地的标本纪念馆当几天的志愿者,还要去好几个爱国基地,都有学分要求。”

  李青莲眯着眼点了点头:“没错,在吕州市,快活楼也是作为第一批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需要学生过来学习的,因为快活楼也曾经遭受过日本军国主义侵害,当然也曾作为游击队的居住点。”

  而每当学生过来参观快活楼,李青莲都会充当他们的讲师,激情澎湃得为他们讲述那一段历史。

  “所以,我真诚得恳请你们,可以尽快破案!”

  李青莲对那几个网红没好感,但却真心希望快活楼能尽快摆脱被这几桩命案带来的恶劣影响。

  毕竟如果再有命案发生的话,快活楼必定会被封锁,一个月后的学生参观也极大可能被取消。

  李青莲很真诚,让我不由得立即答应下来:“您放心,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尽快破案!”

  李青莲眯着眼睛点了点头,就在这时,上课铃响了,李青莲必须回去了。

  他望向不远处的快活楼,怅惘得说道:“真想再多见到几张稚嫩的童真面孔,好好为他们讲述一遍快活楼的历史,告诉他们,快活楼需要我们每一个人的保护!”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