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二章 锁定陈飞燕

  看着高雅的侧脸,我不由得叹了口气:“古人的诗词跟现在的网络小视频其实是有本质区别的,一个是雅,一个是俗。”

  高雅扭过头,回给我一个笑:“俗不俗的,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没有从心底尊重这座古建筑?不可否认,有很多人拍摄的视频,确实很不错。有的人利用无人机,拍下快活楼的俯瞰之景,从另一个角度带大家欣赏快活楼。”

  “可是……”

  高雅话锋一转,道:“更多的网红来到这里,并不是想宣传快活楼,而是将快活楼当成他们成名的垫脚石,故意拍一些难堪的视频,这是我最不能忍受的!”

  说话间,高雅握紧了拳头,咬紧了牙关。

  我突然感觉到了她对于那群网红的滔天恨意,试探性得问:“听说今天上午好像有个女网红在花海广场遇害了。”

  高雅脸色松了松,道:“这件事我知道,那个女孩子还挺漂亮的,可惜了。”

  慕容清烟明白我的意思,故意说道:“那个女网红一年前在快活楼拍过大尺度视频,这次过来也是不怀好意。”

  慕容清烟一边说,一边观察着高雅的神情。

  高雅好像不知道这件事,她骂道:“一年前就在这里拍过大尺度视频?真过分,只可惜那个时候我还没毕业,不然一定投诉举报她。”

  我跟慕容清烟交换了一个眼神,让高雅继续带我们到别的地方转一转。

  半路上的时候,我们透露出想去祭祀台走一走。

  高雅拒绝了:“那里发生了命案,去那里做什么?而且就算我想带你们过去,也不行啊,都被警方封-锁了,估计得过段时间才能开放。”

  “这样吧,我们上楼看看,其实站在快活楼上,向下俯瞰的景色,是最美的!”

  我们几人答应了,随着高雅一起登上快活楼。

  快活楼的游客是最多的,很多人都在这里拍照留念,一些小孩子嘈杂的嗓音,妇女的嗓门却吵得我有些脑仁疼。

  我们走马观花般来到了最上面一层。

  站在快活楼,我们登高遥望,但见远山连绵不绝,浩荡长江,横无际涯。

  我感觉自己的心胸在此刻变得宽阔无比,仿佛烦恼都减轻了不少,高雅指着东边的方向说道:“看!那里就是祭祀台了,祭祀台是在清代遗址上重建的,仙鹤跟乌龟都保留了当时的原汁原味。”

  而西边的花海广场一片绯红,更是美不胜收。

  “难怪古人喜欢在这里吟诗作对,这里确实能启发不少灵感。”我望着楼下的美景道。

  这时,有个上了年纪的声音叹息了一声:“只可惜,古人不在,我等辜负了这等雅兴!”

  我回过头一看,居然是一个坐着轮椅的老者。

  那老者五十岁的年纪,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谈吐很是儒雅。

  见到他以后,高雅惊讶了一声:“李老,你怎么来了。”

  高雅给我们介绍,原来这位就是快活楼物质文化遗产的继承人李青莲,李老还是当地有名的大学教授,由于身体不好,提前办理了退休。

  说话间,高雅对李青莲的仰慕崇敬溢于言表。

  其实我看面相,李教授精神抖擞,身体应该很健朗。

  问题应该主要出在他的腿上!

  结果没想到我朝李教授的腿多看了一眼,高雅就瞪了过来,低声告诉我,李老的腿因为一次意外,落下了终身残疾,这辈子都得坐着轮椅。

  她希望我能不要盯着李老的缺陷看,担心伤害到李老。

  李教授却摆摆手,说了句无妨。

  “人老了,不中用了,难免会有这一天。”

  看的出来,李教授是个非常乐观洒脱的人。

  高雅问李教授怎么突然来了,还一个人来,多不方便。

  说罢,高雅就很自然得走到了李教授的身后,帮他推轮椅。

  李教授说自己想快活楼了,就过来看看。

  我跟饺子礼貌得跟李青莲教授打招呼,李教授很和善,知道我们还是学生的身份时,非常感慨:“现在像你们这个年纪,还喜欢古文化的人不多了……”

  好多小孩儿热衷于追星,有的甚至年纪轻轻搞直播,当网红,时代越来越畸形了。

  慕容清烟安慰他道:“但还是有很多人从小的梦想就是当兵,当科学家,当警-察。”

  李教授点了点头,望向快活楼外。

  我见他愁眉不展,忍不住关心了一句。

  李教授叹了口气道:“最近也不知道快活楼惹了谁,平白害了两条人命,唉!”

  他看起来很苦恼,生怕再继续下去,会影响到快活楼的形象。

  高雅蹲下身子,让李教授不要担心:“听说公-安-局已经向省厅借了人才,相信这个案子很快就会告破的。”

  同时,高雅还跟我们说:“李教授不在乎什么经济效益,他最害怕的是,快活楼会被打上杀人的标签。”

  我们没告诉高雅,自己就是吕州市借来的人才,而是附和得点了点头:“案子会破的,一切都会真相大白!”

  在参观完快活楼以后,我跟饺子还有慕容清烟就离开了。

  路上,慕容清烟问我为什么不表明身份,去案发现场看一看。

  饺子插了嘴:“刚才在快活楼上,我们不是已经往下面看过了吗?”

  慕容清烟反驳:“远观跟近看,哪能一样?”

  我没有理会她们的拌嘴,而是回忆着王不凡跟江婉宁死前的照片,一个是驾鹤西去,暗含诗句: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一个是死在花海广场,唯美凄凉,正好对应上了那句:“花近高楼伤客心,万方多难此登临。”

  两句诗都跟楼有关。

  想到这里,我不禁瞥向了那座威严肃穆的高楼。

  还会有第三个遇害者吗?

  这两起凶杀案到底是情杀,还是属于第三种情况?

  我百思不得其解,却见夕阳的余晖洒在黄鹤楼上,给人一种安宁祥和之感,万籁仿佛归于静谧,好像这个时候的快活楼,才是最美好的。

  饺子喊了我一声:“要不,回头我试试自己那个法子?”

  慕容清烟提起了好奇心,问什么法子。

  饺子不告诉她,反而盯着我的脸,似乎只要我说需要,她就会不顾一切得照做。

  我没有回答,而是开口道:“待会打个电话,问问张警官那边的进展吧,两条线应该会有所收获。”

  说曹操曹操就到,就在这时,慕容清烟的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正是张鹰眼。

  慕容清烟赶紧接起电话,按了免提。

  另一头的张鹰眼,气喘吁吁,嗓音里却带着难以掩盖的兴奋:“查、查到了,那个昵称为花无缺的账号主人,就是陈飞燕!”

  据调查,陈飞燕确实跟王不凡存在男女关系,只不过当王不凡火起来以后,就看不上陈飞燕了。

  “那照这么看来,陈飞燕确实存在杀人动机!”慕容清烟斩钉截铁得道。

  张鹰眼嗯了一声,继续说:“还有,你们可能不知道,陈飞燕是跟王不凡、江婉宁一起抵达的吕州市,乘坐的同一班高铁!”

  我跟慕容清烟对视了一眼,感觉陈飞燕的嫌疑更深了。

  紧接着,张鹰眼那边又补充了一句话:“对了,江婉宁这次根本没带她的专人摄影师,她的摄影师在一周前意外伤了手,压根来不了,有人故意顶替了那个摄影师。”

  “而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陈飞燕!”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