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打脸刘法医

  我当即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但又觉得林队的反应有些出乎我的预料,连忙装出一副无辜的表情问:“林队,您这是干什么呀?”

  一边说,我还一边躲着,不让他给我解开手铐。

  林队满头大汗,继续跟我道歉:“小隐同学,真对不起!那个刘法医有眼不识泰山,居然把你给当嫌疑犯抓来了,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自家人了。”

  我故作惊讶:“自家人?你们没搞错吧,你们是警察,我可是嫌疑犯。”

  “而且还是当着我同学的面,指认的哦。”说完,我笑眯眯得补充了一句。

  林队脸上的汗更多了,似乎压根没想到中间还有这么一出插曲,要知道我撑死了只能算配合工作而已,怎么可能在没有关键证据的情况下,就被当成杀人嫌疑犯。

  这要是闹上媒体,都已经可以算作集体失职了。

  “是误会吧?小隐同学。”林队挤出一丝尴尬的笑容。

  我皮笑肉不笑得说道:“您不信,可以跟我去找刘法医当面对质。”

  林队顿了顿,随即转移了话题:“小隐同学,要不我先帮你把手铐打开吧?不然总戴着这个也不是一回事儿。”

  我适当让了一步,将两手往林队面前伸出。

  等解开手铐以后,林队恭恭敬敬的将手机还给我,并且道:“小隐同学,今天的事儿真不好意思,这样吧,叔叔请你吃麦当劳,可以吗?”

  我摇摇头。

  林队加大诱惑:“那海底捞?”

  我还是拒绝:“听说你们这里的牢饭怪好吃的,既然人生的第一对小银镯我戴过了,那牢房三件套也顺便安排一下吧。”

  林队听我这么说,脸都快皱成苦瓜了:“小隐同学,今天的事儿真的是一场误会,叔叔再次向你道歉,可以吗?”

  我其实并不想为难他,只是不想就这么过去罢了!

  正犹豫的时候,刘法医带着几名警员出现了,似乎是刚从学校回来,身后还用担架抬着树木园的那具女尸。

  刘法医看到我以后,首先瞥向了我的两只手,在发现手铐没有了之后,立马看向了林队。

  林队知道他想说什么,开口道:“丁隐同学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并不是本案的凶手。”

  刘法医瞪大了眼睛:“不是他,那是谁?林队我跟你说,你可别被他骗了,这鬼小子精得很,他知道许多只有凶手才知道的细节,就算不是真凶,也是帮凶!”

  听到他的话,我简直快要被笑哭了:“您这番话可千万别让我师父听见,万一让他老人家听见了,哈哈,怕是要误以为自己是所有公安厅大案的凶手了……”

  “你师父?”刘法医不屑得扬扬眉:“你师父又是从哪个犄角旮旯蹦出来的?我看你这副目无尊长的样子就是他教出来的吧。”

  林队一直咳嗽,示意刘法医少说两句。

  结果刘法医却死咬着我不放,最后林队实在看不下去了,只能清了清嗓子道:“还记得当年那桩困扰了我们市十年的雨夜屠夫案吗?”

  “当然记得,那是我有史以来碰见的最棘手的案子,结果没想到,宋顾问来了以后,三天就破了,他们特案组还真是有一手。”刘法医得意洋洋得答道。

  但是刚说完,他就意识到了不对劲:“你好端端得提这个案子做什么?难不成……”

  他震惊得看向林队,而林队就在他不可思议的眼神中点了点头:“没错,丁隐的师父就是宋顾问!”

  刘法医惊讶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他看看林队,又看看我:“什么,宋阳居然是这小子的师父?”

  “不可能不可能。”刘法医连退了三步,他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当初我豁出去这张老脸,想让宋顾问教我几招,都被他言辞拒绝,他怎么可能会收这个小鬼为徒。”

  “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笑眯眯得看向刘法医,说道:“呵呵,宋阳还真是我的师父,要不要我打个电话过去,顺便帮你转达一下对他的景仰之情。”

  林队见我晃着自己的手机,连忙阻拦下来。

  他朝刘法医说道:“刚才我已经跟宋顾问通过电话了,丁隐确实是他破例收的弟子,而且我看得出,宋顾问很看重小隐同学。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误会,老刘,看在我的面子上,也看在宋顾问帮咱们破过那么一桩大案的份上,向小隐同学道个歉吧!”

  刘法医甚至怀疑自己是听错了,重复道:“让我跟他道歉?”

  我冷笑道:“难道不应该吗?仅仅因为我的举止异常就怀疑我是凶手,这也就罢了,居然还故意在我同学的面前造谣我是杀人犯。往小了说,你是公报私仇,往大了说,你这是亵渎了法医的精神!”

  “如果今天被冤枉是一个心理承受能力较差的学生,因为你的报复,他做出什么不可控的行为,您能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我一声比一声高,把刘法医说的哑口无言。

  林队也站在我这边:“老刘,这件事儿确实是你做的不对,你理应道歉,我还要给你记一次处分。”

  刘法医是个要脸的人,他死活不愿承认是自己错了,又把锅甩到了我身上:“谁让你非要在命案现场指指点点,又做出那么多让人怀疑的举动……”

  我简直被刘法医闹得快没脾气了,就在这时,清烟师姐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重大发现,纸条上的笔迹找到了。”

  “谁的?”我跟刘法医异口同声得问道。

  清烟师姐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知道我洗刷了嫌疑,但考虑到我毕竟是个普通学生,支支吾吾得不愿意说。

  林队却道:“没事儿,小隐同学是自己人,兴许还能帮我们破案呢,你说是不是?”

  这句话我早就等着了,不禁眼睛放光,点头如捣蒜。

  清烟师姐诧异得眨眨眼,似乎没想到一番审讯,林队居然态度大变,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刘法医似乎已经等不及了,他忍不住催促了一遍:“清烟,笔迹是谁的!”

  清烟师姐屏住呼吸,将一个笔记本和那张写着‘死’‘死’‘死’的字条拿给林队,然后道:“根据字迹比对,那张诅咒字条是死去的汪淼写的。”

  “什么?汪淼?”刘法医震惊得说道,似乎一时间难以消化这个事实。

  清烟师姐点点头:“没错,本来我们只是例行检查,想从汪淼的遗物里找点线索,结果没想到居然发现,那张诅咒字条上的笔迹跟汪淼写的字特别像,而且通过笔迹鉴定,确定是出自汪淼之手。”

  旁边的警员小王不可思议得说道:“难不成是汪淼杀了谢娟,谢娟的朋友又利用尸仙娘娘的传说,神不知鬼不觉得杀了汪淼?”

  这时清烟师姐露出一副为难的表情,似乎是有话要说。

  我问她怎么了。

  清烟师姐看了看林队,然后道:“虽然觉得尸仙娘娘的传说不可信,但我还是根据死者舍友的证词去核实了一些事情。结果发现所谓的尸仙娘娘灵验,其实是假的,给汪淼送秋天第一杯奶茶的那个人,我通过监控找到了。”

  刘法医露出欣喜的表情,马后炮得说道:“我就说嘛,这世上哪有什么尸仙娘娘,肯定是有人装神弄鬼。”

  然后他看向清烟师姐:“说吧,清烟,那个指使给汪淼送奶茶的人,是谁?”

  清烟师姐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了一个让大家都意想不到的名字:“指使送奶茶的人,就是汪淼自己!”

  “什么,又是汪淼?”众人不可思议得说道。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