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二章 饺子的身世

  我们将李青莲教授送回了课室,学生们那真挚年轻的面庞,迎着阳光迸发出无尽的朝气,期待着李教授去讲述下一个历史故事。

  李青莲拿起粉笔,开始为他们介绍梁思成林微因夫妇与建筑的一段情缘。

  这让我无比感慨!

  张鹰眼觉得李教授没有任何嫌疑,毕竟快活楼的凶案,受影响最大的就是李青莲。

  我原先是对李教授有所怀疑的,但是洞幽之瞳清清楚楚得告诉我,李青莲没有撒谎,他从来就没有见到过什么怪物。

  饺子扁起嘴巴,一副气鼓鼓的样子:“那我画的那个四不像到底是怎么回事?”

  慕容清烟翘起唇角,笑道:“你都不知道,我们怎么知道。”

  饺子烦躁得抓了一把头发,好像很挫败的模样。

  我安慰她:“放心,起码你证明了我对凶手驼背的猜测是正确的,那个怪物应该是存在的,只不过李教授很有可能没见过罢了。”

  张鹰眼还是坚持李青莲没嫌疑:“李教授在我们当地很有威望,想当初他就是为了救一个小女孩,落了个双腿残疾的下场,还坚持让大家别道德绑架,打扰小女孩的安宁。”

  “这样的一个人,是做不出杀人行为的……”

  我拿起手机,随手搜索了一下李教授,想不到他还是一个网红教授,因为讲课诙谐有趣受到了许多学生党的热烈追捧,在好几个平台都有不少的粉丝。

  当然最让人尊敬的,还是李教授的高洁德行!

  慕容清烟说道:“可是现在案情一筹莫展,我们唯一得到的线索就是这个怪物的画像,还不知道后面会不会再发生命案。”

  张鹰眼叹了口气:“现在快活楼整个景区已经暂时封锁,几个出入口都有市局的兄弟把守。”

  我摇摇头说道:“其他地方也要小心,我怀疑快活楼应该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入口。”

  张鹰眼说他知道了,会及时上报给上级。

  我见张鹰眼脸色不大好,让他去医院看看,张鹰眼摇摇头,表示待会先回警局,看看裘法医那边有什么发现。

  我说好。

  中午吃饭的时候,饺子又点了一大盘的饺子,慕容清烟问她:“饺子饺子,你一直吃这个都吃不腻吗?”

  饺子一口吞掉一个饺子,笑着道:“当然不会腻,我最爱最爱吃饺子了。”

  我有些好奇,问她:“你的名字跟饺子有关,那你的能力呢?”

  饺子的表情突然变得很伤感,水汪汪的大眼睛里也泛起了一丝泪花。

  我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的答案应该是肯定的。

  这时饺子吸了吸鼻子,看向我道:“大家都知道我是单亲家庭,其实、其实就在几年前,我失去了自己唯一的亲人。”

  我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赶紧扯了一张纸巾想要递过去,饺子却摇摇头:“我没那么脆弱,在妈妈走的那一天,我发誓会亲手抓到凶手,我的能力也是从那个时候才出现的。”

  饺子故作坚强,笑着跟我们说没事,还打算将所有细节告诉我们。

  慕容清烟却心疼抱住了饺子:“傻丫头,咱不说了咱不说了啊。”

  这一刻我突然明白了,饺子为什么会那么傲娇,失去所有亲人的她,应该受了很多委屈与白眼。

  所以她变成了一只小刺猬,长满了一圈的刺来警告别人不要靠近,那些刺儿看起来很讨厌,却是保护自己的盾牌!

  为了安慰饺子,我把自己的伤痛扯开,告诉她自己也是一个孤儿,只剩下师父一个亲人。

  饺子擦了擦脸颊,傲娇得回答道:“我可不是孤儿,我有爹,只不过早不知道去哪儿了而已。”

  我跟慕容清烟都很意外,问道:“你爸没死?”

  饺子嗯了一声,说她的生父是个很厉害的缉毒警察,一直在外头东奔西跑,很少回家,就连母亲生产的那一天,都联系不到她爸。

  所以在饺子生出来以后,她妈就离开了那座城市,只留下了一封离婚协议书。

  “那个人或许都不知道我的存在。”饺子自嘲得笑道:“不过那个男的还算不错,就算离婚了还要定期给我妈打生活费,因为他觉得对不住我妈,很可惜,我妈不差那点钱,也不想跟他有什么瓜葛,就把所有的联系方式都换了。”

  我问饺子:“那你妈过世以后,你都没想过要找自己的生父吗?毕竟他好像不是坏人。”

  “他或许是一名优秀的警察,但他却不是一个好丈夫,也不是一个好父亲。更何况,我也不知道他是谁,从小到大,我连他的照片都没见过,只听到我妈做梦时候哭着喊老王,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

  “我想,那个男人应该姓王吧?”

  换到平时,我跟慕容清烟一定会拿网络梗来调侃饺子,但是望着饺子那张明明渴望父爱,却云淡风轻得看穿一切的样子,我们俩都心疼起了饺子。

  甚至我脑海里出现了王援朝的一张脸,他以前似乎也从事过危险的边境缉毒,他也是跟老婆离异了,可是他好像是知道自己有个孩子的。

  这一切应该只是巧合吧?

  饺子抹了一把额头,骂了一句脏话道:“就不该提他,一提到他,我整个人心情都不好了。”

  说着,饺子朝前台招了招手:“老板娘,帮我上两听啤酒。”

  饺子一向不喜欢喝酒,我记得上次她还嫌我身上有酒味,可是这会她却娴熟得开着瓶盖,一下一下得往自己嘴里灌。

  慕容清烟心疼饺子,也要来了啤酒,陪她一起喝。

  饺子酒力不好,喝了没一会,就开始骂骂咧咧,一会骂她生父不负责任,恐怕连她妈妈的死讯都不知道,一会骂自己,以前为什么那么不懂事。

  “如果那天我早点回家,妈妈就不会死了,我为什么要跟妈妈生气,我为什么那么坏……呜呜。”

  从她断断续续的哭声中,我终于明白,饺子根本不想要自己的特殊能力,因为那是用她妈妈的命换来的应激性天赋。

  眼泪混着啤酒从饺子脸上滑落,我第一次发现,原来那个娇俏天真的野蛮大小姐也是那样脆弱。

  她跟我的经历很像,却又不太一样。

  饺子啊饺子,你真是让人又讨厌又心疼,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