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丁隐被捕了

  树木园的出口距离食堂很近,等我们走出树木园的时候,正值饭点,路上有很多去吃饭的学生。

  我生怕遇上熟悉的人,不禁向女警花投去求救的目光:“清烟师姐,可不可以一会儿再出去?”

  刘法医推了我一把,警告道:“别想耍什么花招。”

  我扫了一眼刘法医,实在厌恶他这种公报私仇的行为,不禁冷笑道:“我就奇怪了,刘法医,在树木园发现了尸体,您不陪着另外几个警察留下来尸检,而是着急忙慌得要把我送往警察局,这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的!”刘法医先是瞪了我一眼,然后道:“尸检是为了什么,为了抓凶手!既然你已经被我抓到了,那我还在那里耽误什么功夫?”

  旁边的警员小王立马逢迎:“没错没错,刘主任说得对。再说了,刚才刘主任又不是没验尸,以刘主任的经验,那几分钟完全够了。”

  美女警花皱了皱眉,说了一句公道话:“刘主任,我也觉得尸体还需要好好勘验一番。”

  “万一抓错了人,我们整个刑警队都吃不了兜着走……”

  美女警花欲言又止得瞥了一眼刘法医,似乎是想叫他自己考虑清楚后果。

  刘法医心头一惊,但很快露出阴险的笑意:“清烟,我要强调一点!我只是工具忘带了,没想到这里面真的会有一具女尸,等把你们送回警局以后,我会带点仪器重新回来验尸。”

  小王也在旁边附和,为刘法医说话:“清烟,我知道你这是担心冤枉了你学弟,但刘主任你还信不过?小张他们不是留在现场了吗?刘主任都是有自己安排的。”

  这样一来,美女警花也不好说什么了。

  可是路上的同学却越来越多了,他们看我的眼神很怪异,似乎是在想我为什么会被两个警察夹在中间?

  我把头垂得很低很低,生怕被哪个人认出来。

  但令我没想到的是,怕什么就来什么,突然间,我听到了一阵咋咋呼呼的男声:“咦,那不是丁隐吗?”

  我回头去看,发现居然是我的几个同班同学,而且之前对我颇有敌意。

  我故意假装没听见,努力往清烟师姐的身前钻。

  清烟师姐好像也意识到了什么,贴心得挡住我的脸,不让别人看见。

  结果那个刘法医却主动将我的身份捅了出去:“确实是丁隐,你们找他有什么事儿吗?”

  我怒火中烧,暗含警告得喊了一声:“刘主任。”

  刘法医一脸笑眯眯得盯着我,仿佛很喜欢看到我被激怒的样子。

  清烟师姐赶忙解释道:“我们有个案子,需要丁隐同学帮点忙,但因为很隐秘,你们可以答应我,不随便乱说吗?”

  她说话的时候,嗓音柔柔的,带着几分商量的语气,再加上长得漂亮,很容易就收买了那几个同学。

  他们盯着清烟学姐,盯得眼睛都直了,其中一个戴眼镜的宅男,口水都快流下来,一脸花痴像。

  清烟师姐趁机带我快步离开,结果就在这时,刘法医故意撞了我一下,那双拷在我手上的小银镯刹那间暴露在了众人眼前。

  那几个男同学惊呼:“这……这是手铐!”

  刘法医朝他们嘘了一声,说道:“你们可千万别说出去哦,这可不是普通的案子,是连环杀人案!”

  “刘主任!”这下不光是我,就连清烟师姐都看不过眼,大声呵斥了一句。

  我张了张嘴想跟几个同学解释,却发现他们就如同看到杀人魔王一般,惊恐不已的作鸟兽散了。

  我凶狠得瞪向刘法医,却见他正笑眯眯得与我对视,一脸的阴谋得逞。

  不知道走了多久,一路我都不敢抬起头,甚至怀疑这老头是故意的,故意让把警车停得那么远。

  我感觉耳朵里充斥了各种行人对我的议论,好不容易上了警车,世界终于安静了下来。

  我问刘法医为什么要这样。

  我们明明无冤无仇,他这样是想毁了我!

  刘法医却装作听不懂,还警告我安分一点:“与其在车上废话,还不如想想,一会进了审讯室以后,怎么为自己辩解吧。”

  我冷笑一声:“反正人不是我杀的,随便你们怎么审。”

  说罢便将头扭到一边,不愿意再看一眼刘法医那恶心的嘴脸。

  好不容易到了警察局,刘法医又摆出了那副花孔雀的样子,朝小王努了努嘴道:“把丁隐给我送到审讯室。”

  清烟学姐想跟上来,却被刘法医拦了下来:“清烟,这个案子的资料我已经给林队了,接下来的审讯,你就不用参与了。”

  “让林队审讯一个小孩子?会不会,会不会太大材小用了……”清烟师姐露出很为难的表情,似乎刘法医口中的林队是个极其厉害的角色。

  刘法医将目光投在我身上,说道:“清者清,浊者浊,要是这小子心里没鬼,肯定会把他放了的,清烟,你就别太上心了!”

  清烟师姐皱了皱眉头,说道:“好吧。”

  就在她扭头看向我的时候,我提醒了一句:“记住比对一下,那两团头发的DNA,看是否出自同一个人。”

  “还有那张纸条,也是关键,不排除是仇杀!”

  清烟师姐朝我点了点头,随即便朝另一个方向离开了,至于小王跟刘法医则一路带着我进了审讯室。

  一个人坐在黑暗密闭的小屋中,我百感交集。

  要知道师父当年可是顺顺利利便破掉了人生的第一桩大案,而我,这还没干什么呢,就被当作了嫌疑犯。

  还是极其严重的那种!

  正在我百无聊赖得坐在小黑屋里,跟窦娥比冤的时候,一个身穿警服,五官严肃的中年男子进来了。

  看警服他比清烟师姐多一颗星,显然职位远在清烟师姐之上,应该就是刘法医嘴里的林队。

  “你就是丁隐?”林队在看到我的那一刹那,满是惊讶,似乎想不到传说中的犯人居然这么年轻。

  我无奈得点了点头。

  林队不愧为老刑侦,在盘问了我几个问题后,脸上就写满了问号:“所以,就因为你出现在了尸体现场,刘法医就把你给抓回来了?”

  我又是无奈点头。

  林队哭笑不得的点了根烟:“这跟刘法医说得对不上啊,他说你杀了汪淼之后,特意来到犯罪现场毁尸灭迹,然后还在你柜子里找到了装神弄鬼的红皮鞋。”

  我解释道:“他这是被自己先入为主的观念影响了,就算他觉得我可疑,又怎么能直接把我当做杀人犯代入呢?这不仅是对我的不负责,更是对死者的不负责!”

  “还有,一个最基本的问题,我杀人动机是什么?我是否具备作案时间。”

  我把自己还是新生刚入学的事情,老老实实跟林队说了一遍,末了还补充道:“昨天我一直都跟自己的舍友钟子柒在一起,就算中间分开了半小时,那也不构成杀害汪淼的犯罪时间,更何况,一周前遇害的谢娟,就更和我没关系了,那时候我还待在师父宋阳家里呢。”

  “宋阳?”林队在听到这个名字后,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我当下计上心来:“对啊,那时候我一直待在师父宋阳家里,根本就没有出来过,不信你可以给他打电话。”

  “还有,你们不是很好奇,我为什么能看出刘法医都看不出的尸体细节吗?去,打完这个电话,你们就都知道了……”

  林队叼着烟望向我,似乎是想知道我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片刻之后,他起身出去了。

  等再进来的时候,手里多了我刚才被没收的手机,开机以后,跳出来了一大串的未接来电,全是钟子柒打来的。

  他没把手机还给我,而是自己翻找通讯录,找出一个备注师父的号码,直接拨了过去。

  手机铃声在响了两下以后,被接通了。

  那头喂了一声:“小隐?”

  我见林队突然愣了一下,连忙抢过手机哇哇大哭:“师父,我被怀疑成杀人凶手了……”

  结果还没等我继续诉苦,林队便凶巴巴的将手机夺回来,并且警告我不要乱说话,防止跟那头串供。

  随即就拿着手机出去了。

  我一颗心惴惴不安,生怕他跟师父说了什么,于是伸长了脑袋顺着门缝偷看。

  走廊里的声音我虽然听不见,但我能明显看到林队接电话的表情越来越惊恐,越来越慌张,连嘴里的烟掉下来都不知道。

  等林队再进来的时候,看我的眼神瞬间不一样了,上来就要给我开手铐。

  “小隐同学,是局里冤枉你了,叔叔给你道歉!”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