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诅咒字条

  现在的我,已经快被吓得魂不附体。

  当时我有一种感觉,不光是自己在盯着那个长发女尸看,那个长发女尸也在直勾勾得盯着我!

  周围静悄悄的,只有我的心脏扑通、扑通得跳。

  地上到处都是枯叶组成的鬼脸,沙沙的风,裹挟着阵阵阴气吹到我的面颊上,那冰凉的寒意很快就席卷了全身,让我本就紧绷的神经都快要拉断了!

  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脑海里不停得回旋着钟子柒讲的恐怖传说,碎-尸-碎-尸,碎你个头。

  这分明是一只吊死鬼!

  我感觉自己几乎不能动了,风愈发得大,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感觉那个长发女尸在撩起自己的头发,让我看她的脸。

  我不敢上前,也不敢后退。

  不知僵持了多久,直到我的屁-股都坐麻了,手机传来叮咚的一声,终于将我惊回了神。

  我看了一眼手机,居然是一条垃圾短信。

  长呼了一口气之后,我狠狠抹了一把脸,当初不是亲眼看见父母惨死吗?比起当年的场景,这又算得了什么。

  我一点都不害怕!

  师父当年能做到的,我一定能。

  我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提着脚尖,一步一步靠近那具尸体。

  长发女人现在的样子实在太吓人了,我都不敢跟她直视,但就在这时,我发现挂着她的那棵树,居然是一颗槐树。

  要知道槐树槐树,木中有鬼,是一种阴气特别重的树,特别容易招魂。

  此刻的我,脑子里乱糟糟的,一些不该想的东西总是不受控制得往外冒……

  我站在那里凝神静气了许久,这才壮着胆子去观察那具尸体,很奇怪,尸体居然是被一条红色的竹节绳挂在树上的。

  竹节绳一般是女生用来跳绳健身的物品。

  而且这是一具不算新鲜的尸体,双腿的尸僵现象已经消失了,尸斑呈现青绿色,多块融合在了一起,据此判断死亡时间大概是一周前。也就是说,眼前的这具尸体就是谢娟?

  我昂着脖子验尸太困难了,就在我想要把她放下来的时候,突然发现,尸体手里好像紧紧攥着什么东西。

  我专门搬来一块大石头,用力去够死者的手,好不容易把她的手心掰开,这时一阵风吹来。

  死者的头发被吹开,一张煞白的脸露了出来,此刻我清清楚楚得看到,她的牙齿上赫然咬着一团诡异的头发。

  这让我一下就想起了汪淼嘴里的那一撮,两个死者嘴里居然都有一团头发!

  这团头发到底是谁的?

  在恐惧下,我不知道怎么发了狠,用力掰开了死者的手,就在这时,一条血红色的字条从谢娟手里掉了下来。

  我一把抓住,只见惨白的月光下,血一样红得写着:我要她死,我要她死,死死死死死!

  这一句满是怨毒的话,让我骤然升起一种冷意,再联想到之前的那片曼陀罗,我不禁怀疑这是有人在向谢娟展开的复仇!

  我越想越觉得就是这样,恐惧渐渐被兴奋所代替。我大着胆子爬上那棵槐树,虽然这树挺吓人的,树身上还印着一条条扭曲的纹路,但是想到即将亲手验尸,我还是有些许期待。

  然而就在我的手碰到那条竹节绳的时候,猛然间,听到了有脚步在靠近。

  不是一个人,是起码五六个!

  我朝暗处看去,然而下一刻,几束刺眼的灯光立马朝我的眼睛照了过来:“别动,举起手来!”

  眼睛被强光刺痛,我闭目了一会,才敢睁开。

  只见一个得意洋洋的身影率先冲在了最前面,他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我的脸道:“小逼崽子,被我逮到了吧!”

  “从你出现在案发现场的那一刻起,我就对你充满了怀疑!谁最了解作案细节,凶手最了解,丁隐,据我的调查和分析,你就是本案的凶手。”

  我简直被老法医的这番话给惊到了:“什么,我是凶手?”

  老法医却信誓旦旦得回答:“尸体都在这里了,你还想狡辩?”

  我真是快要被老法医的话给气死了,但还是压着怒火道:“你自己看看,这尸体的尸斑起码有一星期了,你说我是凶手,难不成我是杀了她以后,又专程跑进树木园,让你们逮的吗?”

  就在这时,一阵又急又躁的手机铃声打断了我。

  我一看来电人是钟子柒,连忙接通了电话,只听到钟子柒在那头哼哧哼哧得喘着气:“小隐子,我跟你说,刘阳-根本不知道那封情书的存在,情书不是他写的。还有,你没事儿吧,我刚才一查到有问题,就按照你的要求报警了,结果手机刚好没电。回来充电的时候,发现有警-察上门了,他们还从你柜子里拎出了一双红皮鞋……”

  情书果然不是刘阳写的,暗处一定有个极其聪明的人设计了这一切,而这也只是刚刚开始。

  老法医站在槐树下,叉着腰让我快点下来:“别以为你在树上就没事儿了,小王给我上去抓他!”

  这时我才发现,除了那名美女警花以外,老法医还带了好几个警-察来抓我。

  “事情其实是这样的。”我连忙从树上跳下来,跟那个老法医解释:“我是在人工湖那里发现了线索,所以才找到了这里,结果正好发现了这具尸体。”

  老法医哼了一声:“没错,就是人工湖,汪淼肺部积水就来自于那里,也就是说,人工湖确实是第一作案现场。”

  “而你,丁同学,非常聪明!先是去了人工湖清理掉现场,又赶紧来这里打算毁尸灭迹,你没想到吧,我会这么厉害,这么快就带人赶来了树木园,正好抓到了你的小辫子!”

  这电话明明是我让钟子柒打的,怎么变成了他慧眼如炬。

  我感觉跟这个老法医解释不清,只得将目光投向了那个美女警花:“清烟学姐,报警电话是我让我同学打的,不信你们可以核实。还有我之所以来树木园,就是因为查到了在汪淼之前很有可能还有一个受害者,这才抢先一步来到这里。”

  “对了,你们不信可以验尸,还有她手里这张纸条。”我连忙将在女尸手心发现的诅咒字条塞给了女警官,并且告诉她,这具女尸嘴里也有一撮头发,我怀疑这撮头发跟汪淼嘴里的出自同一个人。

  老法医一把夺过字条,冷声道:“放心,尸体我会验的,但你这个凶手,也别想跑。”

  说完,老法医喊了一句:“小王!”

  那个小王警员走到我面前,一把抓住我的手,给我戴上了自己有生以来第一副小银镯。

  我的脸色当场就白了:“你们没有证据,不能这样对我……”

  女警官也皱了皱眉头,朝老法医道:“刘主任,这不符合规矩吧,丁隐是有嫌疑,但没有确凿的证据前,这样,是不是太过分了。”

  老法医道:“别忘了,我们还在他宿舍发现了一双用来假扮尸仙娘娘的红皮鞋,清烟,你该不会是想护短吧?”

  后面那句话,老法医半是警告半是敲打了一番女警官。

  女警官清隽的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虽然噤了声没再说什么,但却故意脱下了自己那件还带着体-香的外套,盖在了我的手腕上。

  我感激得看向女警官,并喊道:“清烟师姐。”

  女警官却冷冰冰道:“我只是不想在案子水落石出之前,冤枉任何一个好人而已,但目前来看,确实数你的嫌疑最大。”

  她知道,倘若我就这样戴着手铐跟警-察走出树木园,一旦被人瞧见,整个大学生涯就毁了。

  清烟师姐是在用最笨拙的办法护住我的一丝脸面与尊严,可是那个老法医,却只知道洋洋自得的炫耀自己,却从来没想过,他小小的举动会给别人带来多大的伤害!

  你会后悔的,刘法医!

  我在心底默默发誓。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