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七章 第四具尸体

  张鹰眼当即下令,派遣一队刑警前往白日山和长河水交汇处进行大搜查。

  掘地三尺,也要找到尸体!

  我主动请缨,表示一同前去。

  张鹰眼有些犹豫:“可是这毕竟还没天亮,山里头……”

  慕容清烟甩甩手笑道:“白日山不也是快活楼的一处景区吗?既然是景区,危险性应该不大。”

  饺子也连连点头:“没错,再说丁隐那鼻子比狗都好使,就放心交给他吧。”

  言外之意,就是直接把我当警犬用了。

  张鹰眼还是觉得有些不妥,我说道:“盗洞小当家双眼被挖,吹了几个小时都没散掉那股子血腥气,尸体处的腥味肯定更浓。”

  “事不宜迟,咱们赶紧动身吧。”我一边说,一边朝着楼梯处走去。

  张鹰眼让两名警员保护好案发现场,另两个警员好好在快活楼内巡查一下,看能不能找到新的线索?

  “还有,小安跟小杨给枪上膛,跟我们一起去白日山。”

  张鹰眼担心会跟凶手碰面,想要多带几个人保护我们的人身安全。

  毕竟凶手可能不止一个!

  慕容清烟叫他放心:“要是那个怪物真敢露面,还省得我们去找他了……”

  白日山在景区的最南边,连绵不绝的青山与海天相接,在这晨分日出之际,别有一种氤氲的美丽。

  天色蒙着一层灰纱,笼罩在快活楼的上方,经久不散。

  我们在前往白日山的路上时,饺子突然开口道:“其实我感觉,凶手好像没我们想象中那么坏,除了李青莲教授,杀的都是该死之人。”

  “大尺度视频,精日分子,文物破坏者,像他们这样的网红,只会起到不好的示范作用。现在的小学生都不想着好好念书,宣传负能量,搞软色-情直播了,这样的风气真是要好好整改!”

  “王不凡,江婉宁,平成幻姬,盗洞小当家,他们为了流量毫无底线,一次次得玷污神圣的中国文化,就算没有夏杰,也会有春杰,秋杰,冬杰。”

  慕容清烟也很有感触:“这样人的存在,除了对老祖宗留下来的古文化的侮辱,还毒瘤残害着祖国的下一代,确实要杀一杀不良风气。”

  我说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只要有利益的存在,就会有人钻法律空隙,有时候不是国家不想管,而是根本管不过来。”

  张鹰眼摸了摸后脑勺,憨厚得说道:“我没有什么文化,说不出你们那些大道理,作为一个警-察,我虽然觉得这些人有错,但罪不至死,凶手并不能随便夺取他人的生命。不过啊,如果我不是警-察,我真想把那些小逼崽子一个个逮起来暴揍一顿,都搞的什么东西啊,带坏小孩子。”

  张鹰眼意外得彪了几句脏话,庆幸得说道:“还好我家那小子以当警-察为目标,还是一颗没被毒虫侵害的花骨朵。”

  我笑着望向张鹰眼:“那也是您这个榜样当的好!”

  饺子叹息道:“要不是凶手对李青莲教授起了杀心,我真不想插手这个案子了。”

  无形中,大家都能理解凶手的动机,只是为了李教授的安全着想,只能继续查下去。

  因为凶手的路已经走偏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到了师父家挂的那副画像——刀神前辈。

  刀神不也是坚持内心正义,一直在吊民伐罪吗?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白日山的入口。

  我们几个人直接往北走,去寻找白日山与长江交汇的地方。

  初春山寒,空气里氤氲着散不掉的雾气,很薄,湿漉漉的,脚底踩的泥土也松软不少。

  饺子突然打了个喷嚏,我这才注意到,她居然又穿的连衣裙,看来在平安村的教训还不够。

  似乎是察觉到了我的意思,傲娇得扬了扬下巴,小脸倔强得很。

  罢了,看在她是女生的份上,我不跟她计较。

  就在我打算脱-衣服的时候,张鹰眼已经抢先一步脱掉了自己的警服,盖在了饺子身上:“山里头寒,小心受凉。”

  饺子没有拒绝张鹰眼的好意,而是眼圈微红,吸了吸鼻子说了句谢谢。

  这让我知道,在饺子内心,还是非常渴望父爱的。

  我们走了许久,都没有找到尸体,这让另外跟来的两个警员泄了气:“到现在咱们连个脚印都没发现,该不会是走错了吧?”

  慕容清烟说道:“凶手熟悉快活楼,走的肯定是另外一条路,大家继续找找吧,这可能是我们距离凶手最近的一次。”

  又走了半个时辰,这时我发现,地上的杂草有被压倒的痕迹,赶紧喊大家来看。

  警员小安却吓了一跳:“哎呀,这个一看就不是人的脚印,都没鞋底。”

  我说道:“可是这个脚掌的大小很像人啊。”

  张鹰眼望向我:“那你的意思是?”

  我眯着眼睛向四周看去,这里的杂草很多,是潜伏最好的地方,但也是最容易暴露痕迹的地方。

  “西边!”

  我让大家往西边方向找找看,有没有地洞秘道一类的地方。

  慕容清烟看向我:“丁隐,你是说?”问我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我朝她点了点头道:“前面没有脚步,很有可能是凶手根本没有从山上走,否则的话,他就这么大大咧咧得背着尸体到处晃悠,不可能不被警-察发现。”

  “还记得吗?高雅曾经说过,快活楼曾经作为游击队的居住点,被日-军烧过。”

  慕容清烟跟饺子当即明白过来:“所以这里应该有一条地道,可以从快活楼直通这座山,而凶手正是借助了这条秘道。”

  我点了点头:“就通过泥地里的这种大脚印来找找看。”

  张鹰眼跟另外两个警员顿时精神抖擞,赶紧四处搜查,而我则闭上了眼睛,好好利用自己这个被师父宋阳过度开发的鼻子。

  可能是因为山里的原因,就算凶手曾经背着尸体经过,在空气中留下的气味也早就散了。

  我无奈得睁开了眼睛。

  此时天光乍白,红日徐升,已经到了日出时分。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莫非我们要在黄昏时刻,才能根据天象寻找尸体的位置?

  我叹了一口气,望向长河,忍不住想起了一句绝美的词句: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这么美的景,我们却在寻找尸体,真是大煞风景!

  尸体可能跟地道出口不在一个地方,我们分头寻找,张鹰眼带那两个警员去找地道,我跟饺子和慕容清烟寻找尸体。

  这时慕容清烟说道:“饺子,你不是有那个什么画像秘术吗?一会找到尸体以后要不要再画一次画像,看能不能画出点不一样的东西来。”

  “大姐你以为我是想画就能画啊?这个绝招我七天只能发动一次,不然,当时到达吕州市我就用了,干嘛一直憋到现在。更何况大招都是在合适的时候放,要是随随便便乱用,那还是什么禁术?”

  饺子跟慕容清烟在我耳边叽叽喳喳的乱响,我嫌烦,默默得堵住耳朵,屏蔽另外几个感官,只利用眼睛看路,用鼻子辨别空气中的气味。

  渐渐的,一股淡淡的尿骚味飘进了我的鼻子里面。

  不是动物那种呛鼻刺激的尿骚味,而是有点类似人上火以后的尿味。

  我顺着那股味道走去,尿味越来越浓,后来又冒出了一层血腥气,血腥气混着屎尿味搅在一起,让人真是不想闻都不行。

  我加快了脚步,没想到饺子跟慕容清烟也闻到了,捂住鼻子说道:“谁在附近拉屎了?”

  没一会,我们就找到了臭味的源头。

  一具尸体静静得躺在地上,他双目的位置只剩下血淋淋的窟窿,嘴巴跟脖颈的位置也流了一大滩的血,身-下还被排泄物糊了满满一裤-裆。

  看来,盗洞小当家不是在快活楼死的,而是在这里!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