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零章 师父驾到

  我顿时有些羞囧,脸颊烫烫的,实在没想到打脸会来得这么快。

  饺子抓到了我的小辫子,很开心:“哈哈,丁隐你也有猜错的时候呀,看来这个地方挺克你的,上次也是刚说完暂时不会出命案,结果作死小当家就上来送人头。这一次,夏杰也出来送,还真有些搞不懂。”

  原本饺子是想让我吃瘪的,可是越说越觉得不对劲。

  “夏杰为什么要选择这个时候跳出来?”我们两人异口同声得叫道。慕容清烟也觉得奇怪,既然他现在停了手,最好的选择就是像当年的杀人诗客孙不平一样,人间蒸发。

  他居然跳了出来……

  这是我们所想不通的。

  此时夏杰已经被特警抓获,扭送到了警局,我们接到通知以后,也朝那里赶了过去。

  审讯室里,夏杰一言不发。

  张鹰眼知道我审讯有一手,问我要不要试试看?

  我直接答应下来。

  不过我没忘记跟他说一下自己的新发现,张鹰眼诧异道:“高雅也有嫌疑?不会的,她刚才为了护着李教授,胳膊都流血了,怎么可能跟凶手有关。”

  “再说,要是她想下手的话,李教授昏迷的时候,她多的是机会。”

  听到张鹰眼的话,我都觉得自己有些武断了,仅凭一些猜测就断定高雅有重大嫌疑,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让他还是留意一下高雅的行踪。

  “医院不是有监控吗?查一查,江婉宁遇害的那一天,高雅是否有不在场证明?盗洞小当家出事的晚上,高雅是不是寸步没离开过医院。”

  张鹰眼点了点头,表示他回头会交给手下去办的。

  紧接着,我们两个人就进入了审讯室。

  夏杰比照片中年轻很多,稚嫩的面庞还有未褪去的青涩,眼睛里的光是亮的,很难想象,这样一个人会是吕州特大连环凶杀案的嫌疑人。

  面对我们的质问,夏杰一声都不吭。

  无论我是使用诱导审讯法,逼迫施压法,还是利用洞幽之瞳对他进行震慑,夏杰始终紧闭嘴巴,没说过一个字。

  我甚至都怀疑他是个哑巴。

  “为什么要对李教授下手,你就那么没有良心吗?狗都知道护主,你却对恩师做出如此行为?”

  我故意把夏杰说的不堪,可是激将法对夏杰也不起任何效用,他根本不屑于反驳我,而是冷冷得瞥了我一眼。

  那双眼睛很干净纯粹,清澈得没有一丝杂质。

  被他那样看着,让我觉得自己好像是一个坏人,所以对方不屑于与我这等凡人计较。

  “天呐,这张嘴我是撬不开了吗?”一股深深的挫败感席卷心头。

  然而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这时,审讯室的门啪的一声被推开,一个沉稳却霸道的嗓音响起:“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那个嗓音是如此熟悉,以至于我回头的一瞬间,泪水就涌上了眼眶。

  师、师父!

  身穿灰色古朴唐装的宋阳,双眉如剑,目若寒星,浑身散发出一种强大的气场,不自觉吸引着所有的目光。

  饶是淡定自若的夏杰都望了过来,脸上出现了一丝难以隐忍的紧张。

  我差点就忘记了这里是警局的审讯室,腾地一下站起来,就哒哒哒得跑到师父跟前,抱着他的大腿撒娇:“师父,我好想你呀。”

  宋阳微微愣了一下,我继续发挥着自己的卖萌攻势,用头在他身上蹭来蹭去,软软得说道:“师父我长高了一些,你有没有发现?”

  宋阳拿我没办法,伸手摸了摸-我的头,虽然面色还是那么严肃,语气却稍稍放软了一些:“嗯,是长高了。”

  我开心得不行,觉得师父这是愿意跟我破冰了,正要顺着竿子往上爬。

  结果一抹冰冷的目光刹那间刺了过来,我看向门外,那个帅的跟大明星似的的星辰叔叔正倚在一边喝奶茶。

  还真是师父的影子啊,师父走到哪儿,他就跟到哪儿。

  不知道为什么,原本温柔的星辰叔叔,一双眼睛死死瞪着我,散发出强烈的杀气,就好像我抢了他老婆一样。

  我赶紧松开了紧抓师父的手,生怕下一秒星辰叔叔就会抽出背后的唐刀,给我演示一遍什么叫做剁猪蹄。

  张鹰眼好像是第一次见到宋阳,却特别清楚他的身份,就好像见了偶像的小学生一般,一双手搅在一起,局促不安得喊道:“宋、宋顾问!”

  结结巴巴的语气还略带点小欣喜。

  师父朝他微微点了点头,张鹰眼继续道:“我、我真是做梦都没想到,能亲眼见到您,真是死也值得了……”

  “是我来迟了。”师父温润的嗓音带着给人安定的力量。

  他走向夏杰的对面,强大的气场压得夏杰抬不起头,这一次夏杰居然主动开了口:“别、别想从我嘴里问到什么。”

  “呵。”师父轻轻笑了一声,而后身体后仰,整个人的气场充斥着审讯室。

  他看着夏杰,一字一句的道:“我也懒得审问你,因为你……根本就不是凶手!”

  夏杰腾地一声站了起来:“谁说我不是凶手,人是我杀的,全部都是我杀的。”

  刚才还一言不发的夏杰一下子说了这么多话,脸上再不复刚才的淡定冷静,右手都有些不受控制得哆嗦起来。

  宋阳却只是微微一勾唇:“是吗?”

  夏杰重重得回答:“当然是。”

  可是豆大的汗水从夏杰的额头掉落,充分表明,这时候他的心已经彻底乱了。

  宋阳抬头,漫不经心得敲了敲桌子:“说吧,你想包庇谁?”

  夏杰死死咬着牙,不愿意松开。

  宋阳笑道:“突然跳出来不就是为了转移嫌疑吗?我事情很多,不想在这个案子上多浪费时间。”

  “你要明白,只要是我插手,他就绝对逃不掉!”

  夏杰嘴唇都开始发白,我不知道师父到底对他做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做,可是夏杰确实状态完全不一样了。

  他的两只手互相抓着自己的另一条胳膊,嘴唇都被咬出了血,似乎是在跟师父做对抗。

  最后师父没了耐心,直接站了起来。

  我问师父要去哪儿。

  师父回了在场众人两个字:“抓人!”

  这两个字好像彻底刺激到了夏杰,夏杰近乎咆哮得喊道:“我不是故意跳出来,我是杀完了该杀的,最后对那个老不死的灭口而已。”

  言外之意就是这几天他不在,是在暗中下手。

  可是快活楼最近并没有再发现尸体呀……

  东边三百米、西边三百米、中央快活楼、南边群山,而现在就只剩下了北边,还没等我想完,师父已经开口了。

  他问张鹰眼:“快活楼北边的长江,最近有没有奇怪的事情发生?”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