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三章 巴黎圣母院

  当我望向师父的时候,他也朝我点了点头。

  莫非,我内心的猜测是正确的?

  可为什么呢……

  我将尸体交还给了裘法医,正准备离开之际,慕容清烟突然低声提醒我:“不用烧黄纸吗?”

  之前慕容清烟见过我验尸,除了快活楼这里的几具尸体,对于别人,我都会按照师父教给我的法子送冤魂往生。

  “一杯黄酒敬天地,两根高香敬鬼神,掌灯扫灭黑夜幕,洗冤昭雪宋提刑。”

  我怯生生得看向师父,师父并没有对我遗漏步骤多加苛责,而是敛了敛眸子道:“走吧。”

  张鹰眼小跑跟上,主动给我们充当司机。

  上车以后,张鹰眼问宋阳要去哪儿。

  宋阳只回了三个字:“快活楼!”

  张鹰眼说了一句好嘞,就发动了车子。

  路上的时候,张鹰眼跟我们详细汇报了一下这具浮尸的身份:“火星呈哥,自诩名牌大学毕业,眼界超脱常人,却是个彻头彻尾的古文化黑子。”

  饺子笑道:“这个网红名真有意思,是地球容不下他,所以自封为火星第一大V吗?”

  张鹰眼咳咳道:“咱们不用名字批判这个人,显得有失偏颇,但他做的一些事儿确实挺恶心的……”

  原来火星呈哥数次炮轰古文化,经常拿一些断章取义的新闻表明很多唐宋建筑存在安全隐患,需要通通拆除!

  对于汉服,多次嘲讽半夜穿出去比鬼还恐怖。

  对于中医,也是三番五次举出骗子害人的例子,建议取消中医,全民只用西医诊断。

  对于剪纸,皮影,吹糖人等传统手艺,认为其是陋习,现在的青少年是要好好学习将来为社会做贡献,不应该学习那些落后的东西。

  甚至要求取缔学生背诵古诗词的任务,多写英文单词,好跟世界接轨。

  诸如此类,等等等等。

  “火星呈哥对古文化有特别大的偏见,上次还建议政-府取消对古建筑定期修缮的费用,觉得这给财政带来了巨大压力。还不如拿那些钱多修建点基础设施,至于地方嘛,完全就可以拿那些古建筑来让位置。”

  火星呈哥一直在倡导科学,把自己塑造成一个为民着想的伟人,表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大众,为了我们的下一代。

  “这不是扯淡吗?真的会有人相信。”饺子忍不住爆了粗口。

  张鹰眼苦笑一声:“追随他的人还不少,其实这个人压根就是为了骗钱,不定时就以什么名义向自己的粉丝卷一批钱,说是被中医骗,被啥封建余孽打了,需要治病。”

  听了这话,我们简直惊讶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天底下还有这么无耻的人?

  我说道:“那就没有骂他的吗?”

  张鹰眼回答道:“当然有,但人家说自己已经超脱了现在的境界,等过了十几二十年后,他们就会明白自己的良苦用心了。”

  “你们可以上网搜,那个呈哥还有个采访稿叫做《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现在的人不理解他没关系,他会继续在这条路上孤独而神圣得走下去。”

  我简直快被这个人恶心得快要吐出来了:“说的自己有多伟大似的,却要推倒一个民族的根本,真是良心都不要了。”

  还好刚才我没给他烧纸,不然我真想分分钟剁掉自己的手。

  不过师父也没要求我严格按照验尸的步骤来,是他已经知道了吗?

  我忍不住看向师父宋阳,师父也恰好看了过来,对视以后,我有些心虚得咽了咽口水,生怕他会再问翻身六验的事儿。

  师父却并没有提起,而是微微向座椅的方向靠了靠。

  饺子似乎知道什么,替我问出了口:“宋叔叔,咱们这次直接去快活楼,凶手是在那里吗?”

  师父微微点头:“来之前,我已经把所有的案件资料都看了一遍,心里有数。”

  说到这里,师父朝我的方向瞥了一眼,道:“小隐,你还是太年轻了!记住,在一场凶杀案中,任何人都有可能是凶手,想要摸清真相,往往要往最不可能的方向去找。”

  师父终于愿意再叫我一声小隐,这让我悬着的心稍稍落了地。

  饺子诧异:“最不可能的方向?”

  宋阳眯了眯眼。

  慕容清烟将手机里拍到的饺子之前心理画像的照片拿给宋阳看:“我们目前确定的是,凶手很有可能是这个怪物,可警方数据里的并没有收录他的信息。”

  宋阳摇了摇头:“他顶多只能算个帮凶罢了。”

  说到这里,宋阳望向我,暗示道:“小隐,你有看过一本叫做《巴黎圣母院》的书?”

  我当即明白过来,眼睛一亮:“那个敲钟人卡西莫多?”

  宋阳嗯了一声。

  我叫道:“师父你的意思是,这个怪物的角色其实类似于敲钟人卡西莫多?但因为这个怪物长相非常奇特,使他并不能在社会中行走,根本不具备设计完美凶杀案的智商。”

  “因此这个案子中一定有个文化水平极高,智商超群的主谋。之前我怀疑是夏杰,现在看来,他更多是为了转移警方注意力而跳出来的……”

  宋阳没有打断我,表示我的猜想完全正确。

  慕容清烟突然想起来:“丁隐你之前不是怀疑高雅吗?如果不是夏杰,高雅会不会是主谋?之前高雅不是说过他父亲曾参与修缮快活楼的工作,将自己的一生献给了快活楼,从小在快活楼长大的高雅知道那条秘道,对快活楼有着异常感情的她,也有充足的杀人动机。”

  毕竟她曾亲口说过,是那些网红打破了快活楼的安宁。

  而目前死的所有人,都是品德不端的该杀之徒!

  饺子也认为慕容清烟说得有道理,补充了一句:“高雅是标枪好手,江婉宁的心脏应该是由她刺穿的。”

  我摇头否认了她的说法:“不,主谋不是她。在这桩案子中,高雅扮演的角色也只是一个帮凶,这是一起极其复杂的联合作案。”

  饺子跟慕容清烟齐刷刷得望了过来:“那真凶是谁?”

  我看向宋阳,重复了一遍他刚才的那句话:“真凶是一个我们完全想不到,也从来没有怀疑过的人。”

  因为他实在太不像凶手了……

  可我却在这一刻,完全明白了他的动机,他要的其实跟高雅一样,却也不太一样!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