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肆章 千古一辩

  “那是谁?”

  饺子跟慕容清烟面面相觑,产生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我没有告诉她们自己心中的答案,而是将目光投向了窗外,此时我的心一如当初去见道门老九的时候,难以抉择!

  很快,警车就停在了快活楼下。

  这里再也没有人声鼎沸的喧嚣,也没有满地的垃圾和瓜子壳,静谧下来的快活楼,展现出了真正的魅力。

  它不需要彻夜不归的狂欢,也不需要密密麻麻的游客。

  它只需要一份最纯粹的古典美!

  星辰叔叔在前开路,宋阳则走在他的身后。

  不远处,高大巍峨的快活楼直直得屹立在那里,等待着真正懂得欣赏它的人临近。

  “咦,快活楼怎么又被撬开了?”

  张鹰眼很奇怪,明明已经封了楼,为什么一楼再次大门敞开。

  宋阳朝他们说道:“你们先在楼下等一会,我跟星辰上去看看,小隐,你也来!”

  饺子努了努嘴,问她为什么不能一起。

  慕容清烟拉住了她:“宋顾问的安排,自然有他的道理,就是我比较担心安全问题。”

  饺子叫她把心放进肚子里:“有星辰叔叔在,宋叔叔一根毫毛都少不了!”

  张鹰眼等一众警员在楼下等候。

  我跟在宋阳身后,缓缓上了楼。

  一层、两层、三层,直至最后一层。

  顶楼盗洞小当家的那双眼睛已经取下,被裘法医带回警局了,再没有之前的血腥气。

  我们推开门,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饮茶写诗的老者。

  对于我们的到来,他没有意外,甚至连头都没有抬,而是一边挥毫泼墨,一边淡淡得说道:“你们来了……”

  宋阳儒雅抱拳:“让先生久等了。”

  老者放下毛笔,慢慢抬起头:“比我想象中早了一些,不愧为大名鼎鼎的宋顾问!”

  我心中的猜测成真,真凶不是别人,正是双腿残疾、不久前胸部中了一刀的教授——李青莲。

  这时候的他完全没有在医院时候的老弱无力,反而神采奕奕,一身唐宋侠气,仿佛穿越千年的杀人诗客孙不平。

  宋星辰上前道:“既然您已经知道,那就麻烦走一趟吧。”

  李青莲露出温和的微笑,一如我初见他时的那般儒雅模样:“让我跟你们走,可以,但宋顾问,要不要跟我赌一把?”

  “赌?”宋阳挑了挑眉,似乎来了兴趣。

  李青莲道:“赌你能不能让我心甘情愿的戴上手铐?”

  听到这话,宋阳目光一凛:“我一生破案无数,还从没有人敢跟我讲条件!”

  我也不知道李教授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附和道:“师父,既然已经确定凶手,咱们直接抓人吧,主谋既然已经落网,那个怪物帮凶也逃不出吕州市了。”

  说到这,我突然想起了什么,问李青莲:“当初我用洞幽之瞳试探你,问你有没有见过什么怪物,你的答案是没有。要知道在洞幽之瞳下,撒谎一辨就知,你到底是用了什么法子瞒过我的。”

  “怪物?在我心里,小言从来就不是怪物。”

  李青莲的话让我明白,那个隐藏在快活楼里的鬼影叫做小言,而他之所以能顺利通过洞幽之瞳,并不是玩了任何伎俩,而是一颗正直的心敢于面对一切。

  他从来不觉得‘小言’是怪物,自然能坦坦荡荡得告诉我,他从未见过什么怪物!

  这时宋阳找了张椅子,自顾自坐了下来,冷冷的望着李青莲道:“好吧!今天就为你破例一次。你杀的那几个人我都知道,不是大奸大恶,就是私德有亏。他们确实有罪,但罪不至死,应该审判他们的是法律,而不是你这个自诩为侠的人。”

  “法律。”李青莲像是听到了天下最好笑的笑话:“如果法律有用,时代会变成这幅丑陋的模样吗?”

  “包括你这所谓的世间最后一个仵作,你的祖先宋慈,是不是也曾被无数法医污蔑为封建余孽,被人瞧不起吗?”

  李青莲这句话很明显刺痛了宋阳,星辰叔叔动了怒,手已经不受控制得搭在了腰间的刀鞘上,却被宋阳伸手按住。

  宋阳朝他微微摇头,表示不要轻举妄动。

  李青莲用毛笔蘸在墨汁,一边继续挥毫,一边说道:“江婉宁为了点击率,在快活楼前大跳艳舞,妇人家做出如此低俗之事,法律管了吗?我倒要看看,她一死,还有谁敢在古建筑前赤身露体,丢失汉人的脸面。”

  “平成幻姬,这样一个背叛国家民族的精日分子,居然能在网络上月入百万。在这种扭曲价值观的影响下,下一代还要不要了?倭寇当年侵占我们的领土,现在要侵占我们的精神,法律管了吗?”

  “盗洞小当家,以破坏文化古迹为乐,游客如果都跟他学,老祖宗留下的宝贵遗产不出五十年就被糟蹋的一干二净,法律又管了吗?”

  “火星呈哥,哼哼,留着汉人血脉,却致力于诋毁汉文化。中医、建筑、汉服、剪纸、皮影,哪一样不是我们民族的精粹,哪一样不让外国人惊艳羡慕?这时候法律又在哪里?”

  “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为什么历经无数战火,都能一次次的站起来?正因为我们有自己的文化,自己的信仰,面对外族的屠刀,可以昂首挺胸说自己是炎黄子孙。”

  “可现在呢,我们的国家变了,一夜之间就变的陌生了,没有了尚武精神,没有了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有的只是娘炮、直播、还有大连苏州一个个建立在大屠-杀伤痛上的日本风情街。在那群所谓网红的带动下,你们看看,现在的孩子成了什么样子?”

  “有人认为如今的中国是最强大的,但我不这么认为,我反而觉得一股空前强大的危机正席卷着这个民族!如果任由这些人肆意折腾下去,民族将不存,炎黄将休矣……”

  “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倘若必须要用鲜血来唤醒这个时代,那就让我李青莲来!”

  说到这里,李青莲伏案上的毛笔字已经写完了。

  那行字苍穹有力,一笔一划彰显着主人的决心:“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长江万古流……”

  宋阳突然明白了什么,他看向李青莲:“长江那具浮尸其实是你最后一次作案?”

  李青莲点了点头:“这几起命案发生后,再也没有网红敢来了,看看,没有那些俗人的打扰,快活楼有多美。”

  我说道:“可是这样一闹,普通游客也不敢来了啊。”

  李青莲摇了摇头:“跟风打卡的人自然不敢来了,可那些原本就热爱古文化的人,他们的脚步不会为此停歇。”

  “王国维说‘欲者不观,观者不欲。’对物质世界充满欲望的人,本就不配欣赏美,快活楼的美永远都不是为那些利欲熏心的人盛开的。”

  李青莲从来就不怕死,他怕的是自己没能守护好快活楼这份文化遗产……

  听着李青莲的慷慨陈词,师父居然选择了久久的沉默。

  我则感觉自己在李教授面前,越来越卑微,越来越渺小,此时此刻,我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正气凛然!

  我们都知道李青莲有罪,可却不知道要如何为他戴上手铐?

  李青莲眯了眯眼,推动自己的轮椅来到快活楼的窗前,倚窗眺望:“这就是我爱了一辈子,守了一辈子的快活楼,我怎么忍心让它被外人践踏。”

  “宋顾问,老夫有个不情之请。”

  “您说。”

  “再给我半个时辰吧,我想好好得跟快活楼做一下告别。”

  我鼻子泛酸,感觉胸中好像堵了一口气,上不来下不去,忍不住看向师父。

  却见宋阳眼眶微微有泪光闪动,双手抱拳道:“先生,保重!”

  说罢,不待我再问什么,星辰叔叔就拉着我离开了。

  来到门外以后,我很奇怪,面对李青莲的字字珠玑,师父都无言反驳,难道不是说李青莲赢了吗?

  可为什么李青莲却又说要跟快活楼做最后的告别。

  师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默念着那句诗:“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长江万古流。”

  似乎,李青莲从未想过跟我们回警局,却也从未想过要逃避自己的罪责。

  他只是想尽可能多一点时间陪着快活楼,生也好,死也罢,他都要跟这座楼在一起!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