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六章 欲穷千里目

  我们几人随便吃了点东西,就打算休息了。

  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清晨五点多的时候,张鹰眼那边打来了电话:“有网红不信邪,居然翻过栅栏跑到快活楼去探险,现在已经失联了!”

  他等下过来接我们,让我喊一下饺子跟慕容清烟。

  我赶紧换好衣服,去敲饺子跟慕容清烟的门。

  二十分钟后,我们在楼下集合,张鹰眼已经开车赶到了,他眼睛下面的黑眼圈已经发青,嘴唇煞白,气色特别差。

  我有些心疼张鹰眼,朝他说道:“要不让清烟来开车吧?您来休息一下。”

  张鹰眼摇摇头,将用来提神的烟头掐灭:“我精神好着呢,倒是我要跟你们说声抱歉,这么大半夜还把你们给吵醒了……”

  “看您说的,人命关天,我们年轻少睡会没事儿。”饺子拍着胸脯,表示自己精神很足。

  慕容清烟主动来到司机位,让张鹰眼在旁边休息会。

  张鹰眼拗不过我们,憨厚得跟我们说了句:谢谢。

  路上的时候,张鹰眼告诉我们,有个叫做“盗洞小当家”的网红听说快活楼最近发生了好几起的命案,居然主动来了吕州市,美名其曰探险。

  “这个人还特意开了直播,带大家探秘快活楼的画面。”

  饺子说道:“这不是作死吗?这个网红的脑子被驴踢了吧,别人避之不及,他却上杆子送人头?”

  张鹰眼苦笑着摇摇头:“这个网红走的就是黑红路线,一开始是靠闯一些灵异地方,在凶案现场装神弄鬼火起来的。后来国家打击封建迷信,他只能走别的路线,结果越发没底线,比如踩踏丹霞地貌,又比如在敦煌莫高窟开闪光灯拍照,对壁画造成破坏……诸如此类,简直就是文物杀手。”

  慕容清烟望向我:“这个人还真是完美踩雷了夏杰最痛恨的几个点。”

  我问张鹰眼:“他这些违法行为,没有受到处置吗?”

  张鹰眼无奈得答道:“谁说没有,次次都罚款了,上个月还被逮起来关了一周,流量下滑得厉害,听说快活楼出了事儿,麻溜赶到这里蹭热度了。”

  说着,张鹰眼打开了个账号,给我们看盗洞小当家的直播回放。

  盗洞小当家这个人居然是爬狗洞进的快活楼,这个人闯惯这种地方了,对狗洞有异于常人的敏感度。

  “难怪叫盗洞小当家,这搁以前估计要下斗!”我冷笑了一声。

  只不过听着听着,我渐渐感觉到了不对劲,这个盗洞小当家居然不是第一次来快活楼,他很早之前就来过,因为在屏风上乱写乱画,还被罚了钱。

  盗洞小当家早就对快活楼怀恨在心,所以嘴上不干不净得表示,快活楼发生的这几起命案,都是遭的报应。

  “谁让李青莲那个老不死的装清高,让他给老子直播带货不愿意,守着这个鬼见愁的地方,呵……”

  很快,盗洞小当家开始装神弄鬼。

  直播间的气氛也被带起来,阴暗的环境下,古楼影影绰绰的样子好似真的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然而就在直播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屏幕突然黑了。

  有人以为盗洞小当家发生了不测,结果没几分钟盗洞小当家的脸又出现在了屏幕里,嬉皮笑脸得问他们是不是被吓到了,然后掏出一包香葱味的小当家干脆面狂啃。

  原来这都是盗洞小当家的策略!

  不得不说,盗洞小当家装神弄鬼的把戏还是招来了不少观众,大批的人涌进了直播间。

  盗洞小当家乐此不疲得玩弄着花招,然而就在盗洞小当家上到古楼第五层的时候,屏幕再一次变黑。

  观众依旧认为是盗洞小当家故意为之,直到半个小时,一个小时,几个小时过去,屏幕再也没有亮起……

  有的人在评论区骂盗洞小当家玩欲擒故纵玩上瘾了,没劲儿。

  有的人问主播是不是没电了?

  还有的人让大家洗洗睡吧,因为盗洞小当家干这事儿不是第一次了,等到了第二天就会报平安。

  这是他的策略,故意吊着大家一晚上的胃口。

  没有人在意盗洞小当家的生死,毕竟狼来了这种话,听几次就没人信了。

  除了警察!

  张鹰眼在网上搜索快活楼的相关信息时,发现了这个直播回放,于是赶紧通知了在快活楼出入口站岗的警员,让他们赶紧核实一下,是不是有人偷溜进了快活楼,对方是否平安。

  很快,警局的同事就发现快活楼的锁被人撬了,大门敞开!

  他们前往第五层,压根没看见盗洞小当家的影子,众人只能打着手电筒一层一层的寻找,直到在快活楼的最顶层,发现了被丝线悬挂的一双血淋淋的眼睛。

  “当时几个警员,吓得晚饭都差点吐出来。”张鹰眼说道。

  慕容清烟把车停稳以后,我们赶紧直奔快活楼,路上的时候,张鹰眼告诉我们,他已经命令几个警员保护好案发现场,等我们过来。

  我们气喘吁吁得来到顶层,只见两只血淋淋的眼睛挂在最高处的快活楼牌匾上,活脱脱的就像是牌匾长了眼睛似的。

  我来到牌匾下,极目远眺,周遭的一切尽收眼底。

  一股不寒而栗的感觉涌上心头,让我念出那句熟悉的古诗词:“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毫无疑问,凶手有着极高的文化素养,面对这样一个突发情况,都能给对方找到最适合的一句古诗词。

  每一件作品都完美得让人无可挑剔!

  张鹰眼气急败坏得说道:“眼睛是找到了,可尸体呢。”

  那几个警员面面相觑,表示他们已经在楼内认真搜寻过了,根本就没发现盗洞小当家的尸体。

  我告诉他们:“尸体很明显已经转移了……”

  饺子疑惑道:“可是之前尸体都是留在快活楼的呀。”

  慕容清烟看我这样一副表情,问我是不是已经知道尸体在哪儿了。

  我望向南边的方向,说道:“东边祭祀台,西边花海场,南边白日山,北边长江流,这快活楼的风景如此引人入胜,所以才引得那么多的文人骚客驻足赋诗。”

  聪明的饺子很快反应过来:“王不凡死在了东边的祭祀台,江婉宁是西边的花海广场,所以你猜测盗洞小当家的尸体应该是在南边的白日山?”

  这下慕容清烟也明白了:“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她几乎是与饺子同一时间开口:“尸体就在白日山!”

  我头皮发麻得补充道:“如果放置在白日山与长河水交汇的地方,才是最完美的一件作品!”

  可与此同时,我在心间又对凶手多了几分的敬佩,他真是一个将古诗词运用到登峰造极的高手!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