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吊死女,心慌慌

  果然不出我所料,谢娟怕是凉了。

  不仅如此,钟子柒还告诉我:“谢娟的寝室关系很不好,她总是在背地里偷偷用舍友的洗发水跟护肤品,而且仗着自己学习好,经常欺负人,结果寝室都不跟她玩了。”

  大家看不惯谢娟,所以也没人在乎她回不回寝室,毕竟现在还没有正式开课,很多人都会时不时离校。

  这时我突然注意到一个细节!

  似乎谢娟跟汪淼的社交关系都不怎么样,两人行事风格都属于盛气凌人的那一种。

  哪怕汪淼有个玩得好的张点点,也不过是把她当作衬托自己的丑小鸭。

  就在我琢磨着这是不是就是命案共同点的时候,钟子柒又把我给打断了:“小隐子,你在听吗?”

  我闷哼了一声:“在听。”

  然后开口问道:“那谢娟跟汪淼之间的恩怨是怎么回事?情敌一说,是真是假。”

  钟子柒信誓旦旦得告诉我:“当然是真的,你别听那个张点点瞎话,什么不认识,他们几个都是一个班的。而且汪淼暗恋的是静川大学篮球队队长刘阳,结果没想到,刘阳喜欢的是谢娟,还给谢娟送过情书。”

  “我跟你说,那个谢娟也不是啥好东西,知道汪淼喜欢刘阳,就故意在汪淼面前炫耀那封情书,说刘阳跟她表白了,两个人晚上还要出去约会开房呢。”

  谢娟是想让汪淼对刘阳彻底死心,结果汪淼转头就把情书的事儿告诉了张点点,跟张点点一起骂谢娟狐狸精、不要脸。

  “我估计啊,应该是那些话传进了谢娟的耳朵里,让谢娟对汪淼起了杀心……”钟子柒津津有味的做着分析。

  我直接问他:“情书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钟子柒似乎没想到我会问这个,顿了顿,然后道:“你等我一下,我再去打听打听!”

  挂了电话以后,我俯下身来继续观察那串脚印,脚印为什么只有一个人的?从杂草痕迹来看,凶手是杀了汪淼以后拖回的宿舍,可来的时候呢?

  脚印会是凶手留下来的吗?

  我用手指撵了一点泥土观察,在洞幽之瞳的放大下,我发现那些黑泥中似乎夹杂着不属于这里的红壤。

  红壤是酸性土壤,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这里,唯一的原因只能是被鞋底带过来的!

  但是不应该啊,凶手如果是一个聪明人,在作案前他一定会把这双红皮鞋给刷干净,否则不是暴露自己之前去过什么地方吗?

  “算了,不管那么多了,还是问问钟子柒,学校哪里会有红壤吧。”我正要给钟子柒打电话,手机刚拿出来,就发现钟子柒已经给我打过来了。

  我一接通,那头就响起了兴奋的声音。

  钟子柒用一副已经破案了的语气说道:“我问到了,小隐子,你一定想不到,谢娟收到情书的那一天,晚上就没再回过学校了,我敢保证,谢娟是跟刘阳私奔了!”

  我简直想给钟子柒贴个最佳联想奖:“刘阳能带她私奔到哪儿去,两个人是约会,又不是犯罪。”

  话说一半,我突然意识了什么,立马道:“不对,情书!钟子柒,你知道刘阳是约谢娟在哪里见面吗?”

  “小隐子,你好八卦啊。”钟子柒吐槽了一句:“你怎么老是对别人的事儿那么上心呢?”

  我让他别墨迹:“快说,到底是在哪儿约会?”

  钟子柒见我认真了,便也没再插科打诨:“树木园!情书上说要谢娟去树木园等他,两个人要在那里定情。”

  我赶紧掏出口袋里装着的静川大学地图,这时我发现那张宣传册上,树木园的位置,除了树木以外,还印着各种奇花异卉。

  里面就有盛开的茶花,而地栽的茶花要想长势良好,快速繁殖,往往会选用红土……

  “小隐子,小隐子?”钟子柒见我不说话,连连喊了两声我的名字。

  我回过神以后,立马叫他去找刘阳。

  钟子柒以为我是怀疑刘阳,不禁道:“原来你跟我想到一块去了。”

  我急道:“不,我是让你联系他,跟他核实那封情书的真伪!我怀疑那封情书根本就不是刘阳写的,而谢娟,已经死在了树木园。”

  钟子柒还是没听明白我的话,我也顾不得跟他解释,只是让他照我说的去做。如果刘阳确定没写过那封情书的话,我可以百分百断定,是有人在暗处捣鬼。

  “那么,你就立刻报警!”在简单交代完毕以后,我马不停蹄得朝树木园的方向赶。

  结果刚挂电话的时候,那头居然传来了钟子柒的一句话:“那、那你晚上不吃饭啊?”

  吃饭,这时候哪还顾得上吃饭!

  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浑身热血沸腾,一想到如果能在树木园见到谢娟的尸体,那就说明我的几个猜想都正确了。

  那我是不是算得上,稍微追上了师父当年破案的步伐?

  我一路狂奔,终于来到了树木园。

  树木园是开放式的,尤其是新生入学这几天,为了方便大家参观,旁边还贴心得放了入园手册。

  我抓起一本手册,就往里面闯。

  根据入园手册,花卉都在最深处。

  两旁是遮天蔽日的大树,参观的小路弯弯曲曲的,就跟乡间的山路一般,保持着最原始的模样。

  听人说,树木园的天比外面都黑得早一些,哪怕是中午也是阴气沉沉的样子,所以除了园林科的学生,基本就没别人来。

  在这条小道上,越往里,就越黑。

  这才走了几分钟,四周就暗得看不清了,我只能拿出手机照明,惨白的光映在地面上,随风摇曳的树影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一张张恐怖的鬼脸。

  咔嚓一声!

  我踩到了一根树枝,差点将自己吓了一跳,主要是周围太静、太静了……

  嗖嗖的凉风裹挟在阴气,笼罩在我身上,这片林子太过原始,除了每棵树都挂着一个介绍名字和年龄的铁牌,其他的一切都尽可能得保持最初的姿态。

  因此显得神秘。

  而神秘背后也藏着阴森可怖的传说。

  我记得钟子柒好像在讲老厕所之前,还说过关于树木园的传说,听说,有懵懂小学妹被社会青年骗到树木园强奸了,后来还被残忍碎-尸……

  不能想,不能自己吓唬自己。

  我决定回去以后就把钟子柒给打一顿,以后可千万不能让他随便讲鬼故事了,平时听不觉得,一到地方,就总感觉身后好像有双眼盯着自己似的。

  而且那种目光阴森森的,让人只是想到,就觉得头皮发麻……

  但我没有退缩,反而继续往前,安慰自己很快就到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看到了那片茶花,开得烂漫,生命力旺盛,而下面的泥土正是红壤。

  我知道自己走对了地方,连忙沿着那条路继续往前,然而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前面居然是一大片的黑色曼陀罗。

  传说曼陀罗生长在地狱之中,是沐浴鲜血而生的花朵,又被称为死亡之花,而饱受冤屈的人会在其花朵开放时回来复仇。

  所以,它的花语是:不可预知的死亡,以及复仇!

  望那一丛丛黑到发亮的曼陀罗,在惨白月光的对比下,它们像极了潜伏在黑暗中的幽灵。

  我莫名得生出一种恐惧:“这种花有剧毒,旁边的警示牌怎么不见了?”

  与此同时,那种被注视的感觉突然又变得愈发强烈起来。

  我像是不受控制般,缓缓回过头来。

  但我看见的不是凶手,而是一个身穿红色连衣裙,吊在树上的惨白女人。

  那个女人的两只眼睛好像金鱼一样暴突出来,一截红艳艳的舌头从嘴巴里吐了出来,直垂到了腰际,还披散着一头瀑布般的长发……

  凉飕飕的阴风扫来,我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脑子里不停得回荡着一个问题:她是女鬼,还是死者?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