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五章 最后的圣人

  很快,半个时辰就到了。

  宋阳闭上眼眸,表情中蕴含着无限的悲痛,轻轻说了一句:“先生走好。”

  这个时候,张鹰眼为首的一众警员等不及了,也已经来到了顶楼。

  “宋叔叔你们怎么在杵在那儿,凶手呢?”

  饺子一边问,一边推开了书案后面的屏风门,随即迸发出一声尖叫:“李、李教授!”

  只见李青莲倒在伏案前,七窍流血,已经毒发身亡,但嘴角却挂着一缕微笑。

  张鹰眼立马狂奔上去,想要实施抢救,宋阳却叹息一声:“让他体面的离开吧,这对他来说,才是最好的归宿。”

  原来所谓的告别,竟是如此。

  我走过去,想要检查桌子上的茶壶,却被茶杯吸引了注意力,带毒的茶水已空,唯独一枚秋兰孤零零得沉在杯底。

  “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

  之前在平成幻姬裸死梳妆的地方,出现了一株江蓠,是李青莲对她愤怒的警告,而这枚秋兰则是李青莲留给自己的。

  他的品德如秋兰般高洁,脊梁如秋兰般坚贞。

  这让我想起了一楼大厅的牌匾——香草美人,李青莲才是真正的香草美人!

  在得知李青莲就是古诗词杀人案的真凶以后,张鹰眼完全不敢相信,他坚称李教授绝不是那种人。

  “他双腿残疾了那么多年,怎么可能行凶?还有,他可是差点就被凶手刺死了。”

  宋阳告诉我们:“那一刀恰好刺在了心脏跟肺叶中间的空隙,在仵作眼里,那个位置被称为:不死穴,是不会让人有生命危险的。”

  李青莲想用自己的死换来另外几个帮凶的太平,可让人没想到的是,高雅竟主动带着小言投案自首。

  正如饺子的画像一般,小言全身长毛,面部狰狞,双眼血红,整个背都是驼着的。

  对自己所犯罪行,高雅供认不讳,只希望警局可以善待小言。

  “他的智商只有人类的五岁,我们让他做什么,他便做什么,完全不具备独-立思考能力,不是行为能力人。”

  宋阳一眼认出小言是近-亲婚配的结果,导致小言患上了一种罕见的疾病,浑身长毛对光敏-感,只能在黑暗的环境下生活。而长期以往下去,红眼的问题也就越来越严重,变成这样一个怪物。

  其实像这种情况,国内也有例子,比如说前几年出现的毛孩,就是身体不明原因的长毛,不过他们并不是因为近-亲结婚导致,也远没有小言这般畸形。

  高雅说小言一出生就被丢弃在了垃圾桶里,是李教授听到哭声将他抱回了家,一直养着。

  随着时间的推移,小言的长相越来越奇怪,他不敢见人,有次偷跑出去差点被打死。再加上他的皮肤对光太过敏-感,因此只能秘密生活在快活楼的秘道中。

  宋阳告诉高雅:“小言是患了罕见疾病,监狱里肯定不能待,医院才是最适合他的地方。”

  言外之意就是,他会想办法治好小言的怪病。

  高雅苦笑了一声:“李教授不要让我恨你,这一点,我做不到。但是我可以对你说一声谢谢,如果你真的能治好小言的话。”

  宋阳直接作出了承诺:“放心,宋家绝没有背信弃义之人,只要开了口,再难都会全力以赴!”

  高雅满意得点了点头。

  她将陈飞燕跟夏杰的嫌疑通通澄清了,让警方不要过多为难他们。

  原来正如我想象中的一样,平成幻姬才是李青莲的第一个目标,而王不凡跟江婉宁只不过是恰好送上门的。

  为了不让陈飞燕这个可怜的姑娘误入歧途,恰好那两个人也正好符合自己的猎杀目标,所以李青莲替陈飞燕代劳,解决了这两个人渣。

  夏杰是李青莲非常喜欢的学生,尽管夏杰很想加入这场连环凶杀,李青莲却将他骗到了外地,只是让他绑人。

  “李教授怎么可能让夏杰师兄手上沾到鲜血呢?毕竟,快活楼还需要人去守护。”

  看着高雅美目含泪的样子,我突然想起了那本《诗词大全》上,夏杰留下来的一行字:感谢恩师为古文化保护作出的卓越贡献,身为您的学生,我会在这条路上坚定不移得走下去!

  这并非杀人警告,而是夏杰对恩师作出的郑重承诺!

  原本李青莲是想让高雅护送小言离开的,可是高雅不想走:“我骗了他,他生生死死都在这里,我生生死死又能到哪里去呢?”

  “我知道老师爱快活楼,胜过了一切,而我的一切,便是深爱着快活楼的老师。”

  在李青莲活着的时候,高雅从来没有倾吐过自己哪怕一丝的爱意。

  她怕自己的爱亵渎了恩师。

  可是她希望自己死后,可以葬在李青莲的旁边,不需要太近,只要可以远远得看着它,继续守护着他,就够了!

  这是高雅唯一自私的一次。

  她的爱不高尚,甚至不能堂堂正正的出现在光明之下,可那又如何,她可以为爱人付出一切,包括生命!

  在交代完一切以后,高雅便闭上了眼睛。

  我们知道,高雅要追随自己最爱的老师离开了,谁也没有阻拦,因为一个奋不顾身的人,是谁都拦不住的……

  在宋阳的帮助下,这起轰动吕州市的古诗词杀人案终于落下了帷幕。

  李教授死后,存折上仅剩人民币五千六百元,还写明了捐赠用途。

  而那些他视若珍宝的一本本书,则全部捐赠给了吕州大学图书馆。

  在李青莲下葬的那一天,吕州市的菊-花被买空了。那些曾经受过李教授恩惠的,或者没有受过恩惠,只是听说过这位教授为人的,都默默的穿上了黑衣跟在灵车后送了李教授一程。

  吕州大学没有停课,他们不能公开自己的立场,但那些逃课去吊唁的学生们,却没有一个受到处罚。

  当天,万人空巷,汽车鸣笛。

  天空也下起了毛毛细雨,这是一座城市向一位圣人最默契的告别!

  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场轰动不仅仅发生在吕州市,李青莲的死也在网络产生了大地震,短短一天时间,就有五百多名学者,二十万网友联名上书,呼吁大家守护汉文化。

  一个人的血流干了,就会有千千万万个人站起来。

  他们不会让李青莲白白牺牲,不会让世界再出现一个张青莲,白青莲。

  而他们的努力也获得了回报,古诗词杀人案受到了国家深刻重视,在红-头文件下达后,一场名为‘清朗’的行动正式展开,几十家平台遭遇整顿,大批不良网红被永久封-杀。

  华-夏之剑,终于出鞘!

  精日分子,损毁古迹,通通将面临法律的严惩。

  而那些非物质文化遗产,快要失传的手艺人,则被加大力度扶持。

  我清楚得记得,在离开吕州市的那一天,笼罩在头顶的乌云散了,空气里弥漫着兰花的芳香。

  天高云淡,又是一个好日子!

  后来我听说,快活楼终于恢复了往日的宁静,还有人曾经在七月十五那天,看见一个姑娘推着一个坐在轮椅上的老人,在那里默默的欣赏落日。

  我还听说,那人长得很像香草美人李教授。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