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八章 被吓死的人

  我的视线从那处拐角收了回来,大踏步得向饺子走去。

  “看到我这么开心啊,一脸的笑容!”饺子上去就摸-我的脸,一点都不顾及身边同学的目光。

  我叫她别闹,被别人误会就不好了,饺子却非要故意挽住我的胳膊:“姐这么漂亮,让人羡慕是你的福气。”

  自从饺子成年以后,就一直以姐自居。

  我懒得跟饺子辩解什么,就在这时,有道靓丽的倩影骑着机车,一个漂移在我们身边停下。

  对方摘下头盔,露出一张飒爽的完美脸孔:“快上车!”

  几天不见,慕容清烟又变漂亮了。

  我跟饺子上车以后,慕容清烟就发动了摩托,只是就在离开的时候,我的眼角突然扫到了一抹熟悉的影子。

  那是我一直都没忘得掉的白月光。

  我以为自己放下了,可当看见那张清冷如月的面孔以后,我的心还是漏跳了好几拍。

  她就站在那里,离我越来越远,一点一点的淡出我的视线。

  脑海中突然涌现出一句话:见你时,你是万物;不见你时,万物是你。

  “停车,等等!”

  我像是疯了一般,丝毫忘记了现在是在慕容清烟的车上,居然让她把车骑回去。

  慕容清烟问我怎么了,是忘记带验尸工具了吗?

  她的话让我如梦初醒,丁隐啊丁隐,你这是在干什么,明明要去验尸,怎么就因为一个相似的人影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我想我是疯了……”我木木得说出这句话。

  饺子察觉到我的不对劲,拿手在我眼前晃了晃,道:“丁隐你好像不对劲啊,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然而就在慕容清烟让我们坐稳,她掉转车头的时候,我拒绝了:“我刚才想了想,好像要拿的东西都拿了,不用再折回去。”

  “真的吗?”

  慕容清烟有点不太相信。

  我说真的。

  慕容清烟说道:“本来打算带你先去警局验尸的,那现在就还按照原计划,去第二人民医院吧。”

  我漫不经心得嗯了一声。

  在意识到慕容清烟说了什么后,这才反应过去:“还是先验尸吧。”

  慕容清烟问我现在的状态没问题吗?

  我说自己没问题,就是没睡好,休息一会就可以了。

  饺子看出我有心事,难得的没有嘲讽我,而是安慰道:“你要是心里有事儿的话,记得跟我说。”

  我应付了一下,思绪却再次回到了刚才。

  我不敢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见到了白月光,可是宿舍楼拐角的那道人影真的好像白月光,她一点都没有变,还是那么喜欢白色,宛若天上的谪仙,只可远观。

  可我又担心是自己看错了。

  毕竟白月光根本就没有理由来这里,为了我吗?我丁隐还没有自作多情到那个地步。

  抑或是,思念太久造成的幻觉?

  两年了,在这两年里我没有再见过白月光一面,可是我对她的思念丝毫没有淡去,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愈来愈深。

  思念好像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将我牢牢得束缚其中,我逃不掉,也躲不开。

  只有见到她时,才能好。

  可见到她时,也好不完全。

  我痛苦得闭上眼睛,警告自己不许再想白月光了,绝对不许!

  很快,我们就赶到了警局。

  侯晓宇那边已经做完了初步尸检,排除了他杀的嫌疑,不过保险起见,还是让我来再次检验一下。

  因为死者的奶奶闹得很凶!

  我迅速来到了法医室,死者叫做刘小梦,是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这让我跟饺子不由得惋惜了一声。

  “死者本来在第二人民医院入院治疗,昨晚值班护士查房的时候发现她不见了,后来在厕所找到了她。尽管当时护士做了紧急措施,但因为发现得太晚,还是没救回来……”

  我根据侯晓宇的描述,在死者胸口处发现了按压的痕迹,可以佐证护士说的是真话。

  饺子问道:“那死者的家属呢?一般来说,这么小的孩子住院的话,应该都有家长陪床吧。”

  慕容清烟叹了口气答道:“小梦的父母离婚了,她被法院判给了父亲,但是她父亲在外省务工组成了新的家庭,继母不喜欢小梦,也就没有接她过去。”

  “所以说?”

  我跟饺子都有些被刺痛,慕容清烟继续道:“小梦一直跟奶奶生活,奶奶没有养老金,靠捡废品为生。这几天医药费不太够,小梦奶奶骗小梦腰不舒服,小梦懂事得让奶奶回去休息,其实奶奶是去给饭店洗盘子凑钱了。”

  饺子瞬间就暴走了:“这还是人吗?小梦他爸是死的吧?抚养费被他吃了?”

  慕容清烟也很气愤:“小梦出事以后,奶奶还是联系不上他爸,对方以为是要钱,直到我们这边打了电话,那边才接。”

  “不过也是服了,这畜生一开口就是问医院打算赔多少钱,压根没把女儿的命放在心上……”

  就这样,一个懂事乖巧的女孩儿死了,唯一为她哀恸的,就是那个已经六十多岁的奶奶。

  我不禁握紧了拳头:“放心吧,这个案子我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还有那个人渣父亲,抚养费,绝对得想办法让他补上,不然老奶奶的后半辈子就没有任何指望了。”

  慕容清烟重重得点了点头。

  要不是她碍于警察身份,早就骑车跨省去暴揍那个人渣了。

  不过听说有利可图,那个人渣已经打算请假赶回静川市。

  我认认真真检查了一遍尸体,发现死者好像是有严重贫血跟营养不良,这应该就是她住院的原因。

  膝盖处有碰撞的淤青,大腿内侧也有被掐伤的痕迹,头发少了一撮,这让我立刻明白,小梦生前曾经经历过校园暴力。

  跟奶奶相依为命的她,也确实符合校园暴力下手的目标群体,单亲或者孤儿都属于校园好欺负的弱势群体。

  因为这种人就算被打了骂了,也没有家长给她们撑腰。

  我有些苦涩得将视线从小梦的尸体上移开,这样一个肉体跟心理备受摧残的孩子,不知道学校到底还有多少?

  但是尸体浑身上下并没有任何可疑的致命伤,我取出听骨木,检查死者的内脏情况,最终得出结果:死者因为受到了突然的情绪波动,产生了应激反应,进而引起血管系统异常,而死者身体又严重缺血,心脏供血输送不到脑部,最终造成缺氧性死亡。

  我翻开死者的眼皮,发现她的瞳孔异常放大,额头有些许抬高或平行的皱纹,这些都是人类在极度惊吓时的反应。

  换句话说,整个尸检结果都在暗示,刘小梦其实是被吓死的!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