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血色红叉

  钟子柒越听越是胆寒,不禁打起了退堂鼓。

  “小隐子,我那个啥,肚子好像又开始不舒服,我在楼下等你!”说完,他便弯下腰捂住肚子做戏。

  这一招已经是钟子柒第二次用了,我正想拆穿,结果还是迟了一步,这货已经用百米赛跑的速度

  咚咚咚下了楼,生怕迟了一步就有女鬼追他。

  望着钟子柒的背影,我不禁摇了摇头,还真是不讲义气,又把我给丢下了……

  可眼下查案要紧,我也没顾得上跟他计较,而是再次踏入二楼那空荡荡的走廊,尽管现在是白天,气氛没有晚上那么恐怖了,但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原因,总让我觉得这层楼阴气冲天。

  尤其是想到昨晚瞥到的那双红皮鞋,更让我脊背发寒。

  我咬着牙一步步向老厕所靠近,同时在心里暗暗安慰自己:“没事的,昨晚不都过来了吗?”

  要出事儿早出事了。

  时间仿佛变得很慢很慢,周遭静悄悄的,只有我自己咚咚的心跳声,就这样来到了老厕所门口。

  黄色的脏水布满了脚下的台阶,空气中依旧弥漫着那股臭味。

  我深呼吸一下,正欲推门,赫然听到厕所里传来细碎的脚步声。

  里面有人!

  我的脑子轰的一声就炸开了,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一脚踹开门,只见尽头处隔间的小门敞开着,地上的水渍映着一个惨白惨白的女人倒影。

  那女人脚下还有一双鲜艳欲滴的红皮鞋……

  我的眼睛瞬间发直,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里面那个人走了出来,她看到我的时候很意外,温和得笑道:“小同学,你怎么在这里?”

  听到这句话,我长舒了一口气,悬着的心也终于落了地,原来是清洁工阿姨。

  刚才我真是差点就要被吓死了,还以为大白天得闹鬼,传说中的尸仙娘娘现身了。

  “小同学?”清洁工阿姨连喊了我两声,我终于回过神来,扯出一丝笑容道:“我是静川大学新一届的学生,对路不太熟,这里好像不是男生厕所?”

  清洁工阿姨解释道:“这里原本是女生厕所,只不过很多年前就荒废了,之前我明明上了锁,不知道被哪个人给搞坏了,还得我重新上报学校,申请一把新锁……对了小同学,你以后可千万别走错路,这个地方呀,不干净。”

  说到后半句话的时候,清洁工阿姨明显压低了声音,显然要不是因为定期打扫,她也不愿意过来。

  我讪讪笑了笑,朝清洁工阿姨的脚底瞥了一眼,发现她穿的是很普通的透明胶靴,刚才是因为视觉误差,所以才把地上放着的那双红皮鞋认成是她穿的了。

  “阿姨我着急上厕所,就先走了。”我假装离开,却听到身后传来了清洁工阿姨的嘀咕声。

  她也想不明白,这里为什么会多一双红皮鞋:“厕所都废弃这么久了,怎么还有人女生往这里跑?鞋子都落下了。”

  “算了,我还是先把皮鞋交到老方那里吧,免得那老婆子又说我偷东西。”

  说罢,清洁工阿姨就拎着红皮鞋噔噔噔下了楼,应该是要拿给宿管作登记。

  我趁阿姨离开后,连忙提脚进了厕所的最后一道隔间,好在阿姨只清理了一半,小门上还有一大半名字没擦干净。

  上面确实写着汪淼跟张点点的名字。

  我刚松了一口气,随即整颗心都吊了起来,因为我陡然间发现,张点点的怀疑对象——谢娟,她的名字也在上面。

  而且在她的名字上画了一个血红的大叉,明显是被勾掉了。

  什么意思,谢娟已经死了?

  我感觉到既震惊又不可思议,正拿出手机给那道小门拍照,却听到走廊里传来了脚步声,显然是清洁工阿姨回来了。

  可眼下却逃不掉,我只能假装在这里上了厕所,在摁下冲水键的时候,清洁工阿姨回来了。

  她跟我四目相对,紧接着就赶紧转身捂住眼睛。

  我不好意思道:“阿姨那个,我比较急,就在这里解决了,不好意思哈。”

  说完,便提着裤子连忙离开。

  走的时候还听到身后传来清洁工阿姨的吐槽声:“现在的小孩儿真不像话,上厕所都不知道关门。”

  我也没把清洁工阿姨的话放在心上,只是在经过楼下时,专门朝失物招领箱瞥了一眼。

  只见在那里赫然放着一双崭新的红皮鞋,冷不丁的,还有点渗人!

  尽管还不确定汪淼的死是否与尸仙娘娘有关,但考虑到她曾经去过老厕所,这双红皮鞋很有可能是重要的物证,我便将那双红皮鞋收了回来。

  但拿鞋必须得登记,我只能留下自己的个人信息。

  等把红皮鞋带回宿舍的时候,钟子柒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催命电话一个接一个得来。

  我接通以后,钟子柒问我在哪儿。

  “宿舍!”我一边将红皮鞋塞进柜子里,一边回答道。

  钟子柒似乎生气了:“别告诉我,等了你那么久,你这逼崽子居然在宿舍补觉,等着你吃饭呢,麻溜来荷园吃饭。”

  荷园是我们食堂的名字,钟子柒问我要吃什么,先帮我排个队,这顿他请了。

  “这顿?貌似有人欠我一个月的饭吧。”我借着昨晚的赌约,狠狠敲诈。

  钟子柒咬牙切齿的骂道:“算你狠!”

  等去到食堂的时候,钟子柒已经开吃了,而所谓的请吃饭居然变成了一根油条配稀饭。

  “这就是你请我的早饭?”我指着那一小碟子咸菜苦笑道。

  钟子柒自己喝着美味的胡辣汤,口齿不清得说道:“我只说了要请你一个月的饭,又没说请什么级别的,有稀饭吃就不错了,五毛钱呢。”

  我顿时感觉自己又被这个死胖子给算计了,不禁有些肝疼,但转而就笑眯眯得说道:“难道你不好奇我在老厕所发现了什么秘密吗?”

  钟子柒咦了一声,以一种干呕的姿态道:“吃饭提什么厕所,丁隐,我发现你好恶心。”

  “我恶心?呵呵。”我端起那碗白粥,轻吹了吹:“那就别想从我这里拿到一丝线索,更别提接近那位美女警花了。”

  钟子柒一把拽住我的粥搁在一边,两眼放光得道:“你当真找到了关键线索?”

  我没回话,钟子柒又眼巴巴得献殷勤:“小隐子,你跟我说说嘛,人家还是蛮好奇的。”

  我一见他这幅表情,就知道钟子柒是想在所谓的清烟警花面前立功了。

  但也没拆穿,而是有些为难得道:“告诉你也不是不可以,就是这肚子……”

  话说一半,我挑眉嫌弃得盯着那碗粥。

  钟子柒立马会意,将自己的红烧牛肉面推了过来:“怎么能让咱们寝室的小神探喝粥呢,来,吃这个。”

  我假意推脱了一下:“那怎么好意思?”

  钟子柒一脸巴结:“怎么就不好意思了,这牛肉面本来就是给你点的,我正寻思减肥呢,这才买了碗粥。”

  我顺势接过面加了点辣子。

  然后一边吃面,一边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了他。

  钟子柒瞪大了眼睛,惊奇道:“原来那个谢娟也去过老厕所,难道真是她杀了汪淼?”

  我摇了摇头。

  钟子柒说:“那是什么,她跟汪淼不是情敌吗?我怀疑她有充分的杀人动机,我可是看了好多推理电影,里面不少案子的原因都是情杀。”

  眼看钟子柒义愤填膺,就差把谢娟当场逮起来了,我跟他说了自己的想法:“我推测,谢娟已经死了……”

  “什么?”听到我这话,钟子柒腾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

  我示意他坐下,继续补充道:“而且我怀疑谢娟才是尸仙娘娘案的第一位死者,甚至说,还有其他人也在老厕所许愿了!”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