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四章 鬼哭长廊

  “这人,确定脑子没问题?”饺子一脸茫然得望向我。

  我也看不懂这项操作,慕容清烟五官抽搐,显然也被惊到了。

  那个中二青年见慕容清烟没说话,指着自己,又指了指手机:“我,鬼妈妈,咱手机里约好的。”

  没错,是约好的,可没人要跟你相亲啊。

  我无奈得扶了扶额,感慨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饺子躲在一边忍不住偷笑,慕容清烟瞪了她一眼,转头扯谎道:“亲,不好意思,我结婚了,孩子都会打酱油了。”

  “这么年轻就走进了婚姻的坟墓?”中二男有些不敢相信。

  慕容清烟忍着没发火,微笑着点了点头。

  中二男的脸一下就垮了,随即又面带希望得看向饺子:“小姐姐,你肯定没结婚,我绝对会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饺子亮了亮自己的铁拳,皮笑肉不笑得道:“我爹我舅我叔我大伯都是警察,你确定想成为世界上第一个被盘问最多的女婿?”

  一句话又把中二男的小火苗给掐灭了。

  慕容清烟看了眼手表:“好了,跟我们走吧。”

  然而就在他准备跟我们进七号楼的时候,中二男突然来了一句:“不对,咱们钱还没谈好呢。”

  图不了色,就只能图钱了,这个人还真是现实。

  我有点不敢相信得问了一句:“你真叫鬼妈妈啊?”

  对方嗯了一声,问我有意见吗。

  我答道:“意见倒是没有,建议有一条。”

  中二男回道:“说来听听?”

  我告诉他:“你可以把你那头像搞得招桃花一点,昵称最好也别弄的那么阴间,不然哪个阳间小姐姐约你出来相亲。”

  本来我是想讽刺他的,但是不好意思表现得太明显,只能话锋一转,貌似真的帮他考虑了一下。

  中二男眯了眯眼睛:“这个建议不错,就是不太适合我那个号的风格,不过你这个朋友我交了,以后有生意记得找我哟。”

  说罢,他还给我比了个小心心。

  我彻底被打败了,让他赶紧带路,钱什么都好说,只要主意不打我身上,怎么都成,反正钱又不是我出。

  慕容清烟也懒得跟这个羊毛卷多计较,随便掰扯了几句,就让他进医院了。

  谈好价钱以后,中二男得意得摸了摸自己额前的羊毛卷:“得嘞,自我介绍一下,余周周,合作愉快!”

  我们干巴巴笑了一下,没把我们的名字告诉他。

  当来到七号楼以后,羊毛卷径直向电梯走去,我赶紧阻拦:“这里的电梯经常失灵,最好还是别坐。”

  羊毛卷跟看智障一样瞥了我一眼,随即眼睛一转:“走楼梯,得加钱。”

  慕容清烟耐着发火,咬着牙说了一个字:“加!”

  羊毛卷正要掏手机,饺子笑眯眯得说道:“这么麻烦干嘛,结束以后直接扫码给你。”

  可能有了之前的铺垫,羊毛卷知道慕容清烟财大气粗,也就不计较那么多了。

  我们由楼梯间而上,一层又一层,直到来到第七层的时候,羊毛卷停了下来。我们看向他,指着楼道那个大大的数字7,提醒他还没到。

  羊毛卷摇了摇头:“谁跟你们说906就是在九楼了,那个手术室就是在这里!”

  我们面面相觑,羊毛卷解释道:“这底下不是有负二楼吗?那个时候,负二楼是当作一楼用的,也就是说以前906事实上是706。”

  我顿时恍然大悟:“难怪我们在九楼没找到……”

  羊毛卷继续在前面带路,七层的冷气开得很足,一进去我身上的鸡皮疙瘩都竖起来了。

  由于这一层的灯坏了好几盏,所以光线不是特别好。

  羊毛卷倒是习以为常,继续在前带路,不知道为什么七楼的设计很奇怪,别的楼层都是一通到底,而这里的尽头却有两条分岔路。

  羊毛卷解释道:“那是因为,这两条路的其中一条是跟另外两栋楼连接的,方便患者去取检查报告。”

  我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从这里走的人应该很多,可是这会一个路人都没有?”

  羊毛卷冷笑道:“那是因为七楼早被封起来了,分岔路的另一边就是小型手术室,当初那个女学生的流产手术就是在那里面做的。但是你们也知道,掉出来个僵尸婴儿,后来那条路就不太平了,连带对面那条也开始出问题,过路的行人经常能听到婴儿啼哭的声音,有时候是尖细尖细的阴笑。”

  后来行人哪怕是绕个大圈,也不在那里走了。

  说着说着,我们就来到了尽头的分叉口!

  羊毛卷带我们拐进了左手边,一边走一边提醒我们声音小点:“虽然现在是中午,但是尽量别大声喧哗。”

  话音刚落,我们就看到那条小道贴着的一张血红告示:“禁止大声喧哗!”

  红艳艳的文字映在雪白的墙壁上,形成了鲜明的视觉冲击。

  我咽了咽唾沫:“这么久了,警示牌还那么清晰。”

  羊毛卷回头朝我嘘了一声,一副蹑手蹑脚的样子:“这里就是鬼哭长廊了,听说在院长把僵尸婴儿丢进婴灵池以后,每到半夜这条走廊就会响起渗人的哭声,喊着自己好疼,池子里的水好凉。”

  “它要找妈妈……”

  随着我们的进入,整条走廊越来越黑,阴森森的就好像密室逃脱般。

  饺子突然抓上了我的胳膊,差点没把我吓一跳,当我猛地看向她时,她艰难得咽了咽口水,朝我做了一个口型:“我怕。”

  这下我也不忍心责怪她什么了。

  只是这条走廊实在太阴森了,没过多久,羊毛卷突然停了下来,指着前面一个房间说道:“那里就是906手术室了。”

  手术室落了两把大铜锁,门上还贴了好几张黄色的封条,一层层的,生怕别人误闯此地。

  羊毛卷告诉我:“什么封条,那是符咒!”

  原来当年僵尸婴儿的事情发生以后,院长请了好多高人,但是指标不治本。

  就算白天医生做手术的时候,没再看到僵尸婴儿的影子,半夜鬼哭的声音也消停了几天,可是直到有人晚上下班迟了,从鬼哭长廊经过的时候,就会看到有道小小的影子在走廊尽头盯着他笑。

  那人吓得立即逃跑,第二天就起了高烧。

  还有的护士查房的时候,感觉脚下冰凉凉的,一看居然是个浑身漆黑的无脸婴儿。

  饺子已经被吓得发冷汗了,偏偏羊毛卷说的还都是我们想知道的,帖子后半部分的内容:“直到一个护士介绍自己的远方姑妈试试。”

  “那个女的是当地农村特别有名的神婆,据说生下来手里就带了一搓白米,后来就理所当然的成为了米婆。”

  我跟慕容清烟对视了一眼,说道:“米婆?”

  羊毛卷点了点头,回答道:“对,通俗意义上的神婆,是可以沟通阴阳两界的灵媒。米婆可以问米招魂,当初就是她找到了僵尸婴儿,平息了一系列诡异事件!”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