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五章 堕胎池祭坛

  我看向羊毛卷,问他是怎么知道的。

  饺子也很奇怪:“照理说,这是属于第二人民医院的秘密,外人怎么会知道的这么详细。”

  羊毛卷嘿嘿一笑:“你们忘记我是干啥的了?我要啥都不知道,能把故事编的那么好看?不过吧,这第二人民医院的事儿,其实不少上了年纪的老人都知道。”

  第二人民医院创建之初,其实叫做静川市有色矿产职工总医院,有色矿产是家大企业,工人生病体检都在矿产职工总医院进行,享有员工福利,当然附近的居民头疼脑热也可以在这里治病。

  直到几年前,有色矿产职工总医院移交静川市管理,这才正式改名为:第二人民医院。

  “起初僵尸婴儿的事儿被当时的院长给捂下来,但是接连几起医疗事故,让医院的声誉一落千丈!尽管米婆的出现,让这里再没发生过怪事,但医院的气运却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当年很多知名医生陆续辞职,没多久,院长也以自身病重无法继续担任相关职务为由,辞去了院长一职。

  说是主动辞职,其实是被逼的!

  医院连年亏损,直到被接管改名,才渐渐摆脱以前的颓势。

  想到这里,我顿时明白了九楼那个老头的怪异神情,看来僵尸婴儿的事儿,他是知道的。

  羊毛卷继续往前走,一边走一边继续刚才的故事。

  当初听说这桩灵异事件跟婴儿有关,米婆是不愿意接的,因为用她的话来说,她们这种人能与神灵或鬼灵沟通。

  若有无主冤魂扰了阳间人清净,缠上了不该缠的人,米婆要问清楚缘由,或和谈或威逼,令冤魂退去。

  若是阳间人夜夜噩梦缠身,觉得亡故亲友离世匆忙,有话未交代,米婆要将阴间的鬼魂带到阳间来,附身于己,知其不甘,了结心愿。

  可米婆有三种人不碰,一不碰婴儿魂魄,二不碰新娘魂魄,三不碰自尽而亡魂魄。

  俗话说无知者无畏,婴灵意识混沌,还未成型,喜怒无常,由心性而发,出手也没有轻重。

  新娘怨念深,一袭血红嫁衣更是有极大几率化作煞,毕竟死人穿红衣易为厉鬼。

  自尽而亡之人,自己都敢杀,更别提旁人了……

  因此,米婆有了这三不问!

  米婆担心会犯了仙家传下来的忌讳,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

  但院长跟一众医护纷纷下跪哀求,若是婴灵的怨气安抚不了,不仅是医院开不下去,他们几个的性命也难保。

  米婆百般纠结,最后还是过不了自己那一关,怀着一颗怜悯之心答应来医院试试。

  当年米婆就是在女学生做流产的906号手术室做了问米仪式,她证明了是有婴儿的魂灵不散,一路撒米一路来到了婴灵池。

  就在这时,羊毛卷也已经带我们到了地方,指着不远处说道:“这里,就是婴灵池了。”

  原来所谓的婴灵池是一个中型排水池。

  这里不知道有多久没人来了,地上到处都是污水痕迹,看来连清洁工都不曾踏足。

  婴灵池前面立着一个供台,上面的贡品早就腐烂了,发出一股股难闻的味道。

  不知道为什么,羊毛卷自从进来以后,还点了一根白蜡烛进行照明。

  他说道:“当初米婆来到这里后,突然咬破了手指,疯了一般在墙壁上乱写乱画,谁也不敢上去阻拦,可就在米婆停下以后,墙上赫然出现了一个带血的婴儿,而那个婴儿的嘴巴还在吮吸自己的手指头。”

  米婆满头大汗,俯身跪地,其余的医护也都磕头赔罪,表示自己已经知错了。

  后来米婆在池前设下这方供台,命当初所有参与堕胎手术的人进行忏悔,每一天都要跪地求饶,连续忏悔七七四十九天,直到婴灵满意为止。

  若是婴灵还不满,他们就要再继续一个七七四十九天的轮回。

  “那女学生跟院长呢?”饺子问道。

  羊毛卷回答道:“米婆让那个女学生认婴灵为自己的孩子,必须要发自内心得对他好,让他感受到母爱,这样才能感化婴灵。”

  只有这样,婴灵才会柔软,不再恶作剧得报复所有人。

  女学生是真心知错了,连同院长一起忏悔,恳请得到婴灵的原谅。

  他们给婴灵取名为“小为”,逢年过节都要来这里上香,买孩子喜欢吃的东西,孩子可以穿的小衣服。

  只有大家真心把婴灵当作一个孩子对待,而不是怪物,才能一点点化解对方的戾气。

  慕容清烟皱起眉头,问道:“这样真的有用吗?”

  羊毛卷点点头:“当然了,只不过那个米婆走了以后就再也不肯来了,说这一趟起码折了她好几年的阳寿,若是成了,说明婴灵良心未泯,内心还是渴望母爱的,若是不成,那就算再请她回来几遍,也毫无用处。”

  从那以后,七号楼算是安稳下来了。

  饺子站在那个婴灵池跟前,忍不住道:“这个故事是真的吗?”

  羊毛卷说道:“当然了,你没看到那个供台啊。”

  饺子盯着婴灵池,皱眉道:“可这里怎么看都不像能处理掉婴儿呀,这个孔这么小,婴儿再大也冲不下去吧。”

  羊毛卷翻了个白眼:“我说院长是把胎儿丢进婴灵池,你以为就没有下一步了呀?”

  我们有些不明白羊毛卷的意思,让他说的更清楚一点。

  羊毛卷继续道:“据真实人士所见,那些被堕胎的婴孩其实都是被剪碎了以后,用腐蚀性液体溶解的差不多了,再从婴灵池冲走。”

  换句话说,所谓的婴灵池其实是处理尸体的化骨池……

  我们越听越觉得没人性,甚至觉得如果传说是真的话,婴灵的复仇并不为过。

  羊毛卷的故事讲完了,打算跟我们算算账准备收钱,随口问了一句:“不过,这都过去多少年了,你们怎么会突然对僵尸婴儿的传说感兴趣?”

  饺子扭头看向他道:“因为这栋楼最近又发生了很多诡异事件,大家都觉得……”

  就在这时,呼的一声,羊毛卷手中的蜡烛突然灭了。

  那一刻,我清楚得看到蜡烛火焰熄灭时候的朝向,就好像有一个看不到的人突然吹灭了一样。

  阴冷的寒气顿时朝我们席卷而来……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