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诡异的头发

  老法医被我一连串的话,打的有些措手不及。

  当下问道:“清烟,你来看看,这一小撮头发跟死者的有什么不一样?”

  女警官凝眉看了半天,也看不出什么区别,但出于警-察的敏锐嗅觉,还是察觉到了一丝异常:“按理来说,死者是不会吞入自己这么多头发的,待会我们回局里化验一下。”

  我见这个女警官还挺严谨,不禁补充了一句:“到时候把死者肺部积水,鼻腔的水沫也化验一下,我敢保证,宿舍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老法医哼了一声道:“你说的这些都是基本常识,我自然会一一化验,不需要你来提醒!至于你说案发现场是人工湖,这我就奇怪了,小兄弟,你是怎么知道的?”

  “莫非你是这起案子的目击者,或者……咳咳。”说到后半句话的时候,老法医明显笑了一下,似乎是在把我往凶手的方向怀疑。

  女警官也抱胸瞥着我:“没错,就算尸体是溺死以后被拖回女生宿舍,那也得化验以后,才能根据肺部积水以及死者鼻腔水沫确定案发现场。”

  此时,周遭鸦雀无声,就连胖女孩也止住了哭声,一脸愕然得望向我。

  我神秘一笑,只说了几个字:“我是闻出来的!”

  不出所料,周围立马响起了唏嘘声,一个个仿佛听到了天方夜谭,对此嗤之以鼻。

  可我确实是闻出来的。

  当初师父宋阳为了锻炼我的五感,每天晚上给我熬得那一大碗很苦很苦的‘清窍明瞳散’,可不是让我白喝的。

  除了洞幽之瞳外,我的嗅觉也变强了不少!

  我告诉女警官:“那是因为这团头发有淡淡的木棉花香,而学校人工湖旁就栽着几颗木棉花树,死者的手脚干净,身体肯定被专门清洗过,但她吸入的花香却无法洗干净。所以生前去过哪里,尸体会告诉我们的。”

  而那团头发因为在尸体齿缝中待得太久,所以死者在泄去阳气的时候,吸入的气体排出,花香被那小撮头发堵着,自然沾到了味道。

  “当然,闻死者的鼻腔跟嘴巴,也是可以闻到那股味的。”我微笑着补充了一句。

  旁边的老法医已经呆了,回过神后,就指着我的鼻子怒道:“什么歪理邪说,通过尸体嘴巴里的味道就能判断出第一案发现场,我干法医这么多年来闻所未闻!小家伙,依我看,要么你是目击者,故意在同学面前逞能,要么就是凶手。除了凶手,我不相信有人在短短的几分钟内,就能做出这么重大的发现。”

  “清烟,待会让人封-锁好现场,别让什么乱七八糟的人进来了。”老法医说完,就开始整理东西。

  女警官问他要去哪儿。

  老法医瞪了我一眼,然后道:“我现在就带尸体回去化验,看第一案发现场是不是那个所谓的人工湖。要真是的话,清烟,你可别让这小子跑了!”

  我实在理解不了这个人的脑回路,我帮了忙,没有一句感激,还要把我当成杀人凶手?

  “清烟学姐,你相信我是清白的吧?”我扭过头,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

  女警官深深得看了我一眼,然后说出了《名侦探柯南》的经典名句:“凶手往往就是最不可能的那一个!”

  我简直被她搞得哭笑不得,提脚就要往外走,反正人家已经下逐客令了,我要是继续待下去,兴许真要被当成嫌疑犯对待。

  然而就在我离开的时候,听到女警官在登记那个胖女孩的名字:“同学,麻烦提供下姓名手机号,之后警方可能还需要找你了解情况。”

  “1383499XXXX,备注:张点点。”胖女孩说完了以后,还是一脸恐惧拉着女警官的手不放:“警-察姐姐,你相信我,这事儿真的跟尸仙娘娘有关。”

  我听到胖女孩的名字,不禁觉得有些耳熟,似乎是在哪里见过,就在犹豫的时候,钟子柒一把就将我拉出了警戒线:“小隐子,咱们还是赶紧走吧。”

  “现在那个法医跟美女警花已经怀疑到了你身上,要是让他们知道你昨晚正好去过老厕所的话,那真是浑身长满嘴都说不清了。”

  钟子柒这话说的,就好像我真干了什么一样。

  不过多一事儿不如少一事儿,既然这个法医跟女警官对我这么有敌意,硬着头皮往上凑确实容易出问题,倒不如……

  “不对,你刚才说什么了?”我脑子里突然抓到什么,钟子柒一脸茫然的望着我,说道:“咱们赶紧走,免得让那个法医……”

  我摇头:“不是这一句。”

  钟子柒摸了摸脑袋:“要是让他们知道你昨晚去过老厕所。”

  “对,就是老厕所!”我惊喜出声,立马扭头看向那个胖女孩,难怪我刚才觉得她的名字有点耳熟,原来我在老厕所见到过。

  就在老厕所最后那个隔间的小门上,清楚写着胖女孩跟汪淼的名字。

  我是真没想到,这个案子还真跟尸仙娘娘有关,但我知道世上根本就没有鬼,就算有,也只是有人在故意装神弄鬼。

  钟子柒想拉着我离开,我却执意待在门口。

  “不是吧,小隐子,色字头上一把刀,你现在还敢偷看那个美女警花?要我说,算了,既然人家不领咱们的情,咱们也没必要上杆子献殷勤了。”

  原来钟子柒也觉得我刚才故意抢风头,是为了引起那个女警官的注意力,虽然那个清烟学姐长得是不错,但现在的我满脑子只有验尸查案,好早日学成归来,成为师父对抗江北残刀的帮手。

  好不容易等女警官跟胖女孩问完话,胖女孩终于出来了,我正要上去问她几个问题,结果那胖女孩就跟受了什么惊吓一般,一直四处张望,好像有人在暗处盯着她一样。

  “这人怎么跟小偷一样?”迟钝如钟子柒,都意识到了胖女孩的不对劲。

  眼看着我跟在那个胖女孩的身后,钟子柒也不伸长脖子看花美女警花了,反而加快脚步,走到我身边悄悄道:“小隐子,该不会这个张点点有问题吧?”

  “有点问题,但还不确定。”我说。

  钟子柒自动忽略我的后半句话,大有种将凶手缉拿归案的豪情:“那我们还不快点把她逮住,万一能立个功啥的,还能借机接近我的清烟小姐姐。”

  钟子柒真不适合干跟踪这一行,还没走几步,就跑到胖女孩面前,把她拦住了。

  胖女孩被吓了一跳,怀里的电子秤‘咚’的一声落在地上。

  “你、你要干嘛?”胖女孩紧张得问道。

  钟子柒半天憋不出个屁来,只瞪着一双眯眯眼往我这边瞟,我不缓不慢得踱步上前,胖女孩立马把我认出来了:“你不是刚才那个小-弟弟吗?”

  这话把旁边的钟子柒立马笑得肚子疼了,我涨红了脸:“你才小呢,我一点都不小!”

  然后,我清了清嗓子,连忙转移话题道:“你是汪淼的闺蜜对吧?”

  “我刚才已经把要说的话,都跟警-察姐姐交代了,你没必要再问我一次吧……”胖女孩没敢跟我对视,只是低下头,手指紧张得搅来搅去。

  我让胖女孩别紧张,自己并没有恶意:“你不是也很希望查明真相吗?早一天把凶手抓到,你也可以早一天安心。”

  听到我的话,胖女孩立马抬起了头,问我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是希望你能把没跟警-察说的那几句话,跟我说一下而已。”我不慌不忙得开口。

  胖女孩慌了,大声叫道:“我已经把自己所有知道的东西都跟警-察说了!还有什么呀,你又是什么人,有什么资格来盘问我。”

  说完之后,胖女孩捡起电子秤就要离开。

  我冷笑了一声,这女的还真是不见黄河心不死:“你也去过那个老厕所不是吗?这一点你貌似忘记跟警-察说了。”

  胖女孩的脚步顿住,等回过头的时候,脸上已经写满了惊恐。

  我知道她想问我是怎么知道的,但话出口却变成了:“对,对,我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

  “呜呜,是阿淼,那天阿淼跟我说老厕所许愿很灵,我才去的。对了,之前阿淼还跟我道歉说对不起,我现在明白了,是她觉得带着我一起惹了尸仙娘娘,所以才对不起的。”

  “现在阿淼死了,下一个就该轮到我了!”胖女孩还在抽抽噎噎得哭泣,把钟子柒都看得有些于心不忍。

  钟子柒非常擅于打马后炮,摆出一副特别正经的表情,跟我分析:“难怪刚才她进宿舍的时候,我就一直觉得不对劲,闺蜜死了应该特别悲伤才是,结果她害怕恐惧的情绪远超于悲伤。”

  末了,钟子柒还凑近我的耳朵:“小隐子,你说这事儿该不会真是尸仙娘娘干的吧?”

  我没有理会钟子柒的话,反而指着胖女孩,无比认真得说道:“不,你在撒谎,第一个去老厕所跟尸仙娘娘许愿的人不是汪淼,而是你!”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