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八章 问米

  饺子愣了一下,随即摆了摆手:“我爸要是叫援朝的话,那不是跟王援朝叔叔撞了名字吗?”

  我问饺子:“那你爸的全名叫什么?”

  饺子说不知道,就只知道姓王。

  慕容清烟插了句嘴:“你不是天底下第一聪明吗?再说了,你还是特案组成员,不会查不到自己父亲是谁吧。”

  饺子傲娇得扬了扬下巴:“我为什么要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我从出生起就只有妈妈,我姓迟,不姓王,也可能我爸早就死了也说不定。”

  我问饺子:“那如果没死呢。”

  饺子说道:“那我就更懒得找他了,他没死,不找我不找我妈,我干嘛还要找他,反正在我心里,那个人就是个死人!”

  说到这里,饺子摊了摊手:“其实我跟僵尸婴儿的身世差不多,两个人都没爸爸,不过我比它幸福,我有一个天下第一好的妈妈。”

  后半程我们都没有说话。

  淅淅沥沥的小雨落下,打在车窗上发出霹雳啪啪的声音。

  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好在没多久,我们就抵达了斜水村。

  当地的派出所就在村口的位置,来之前慕容清烟就跟这里打过招呼了,所以那边打算等雨小点以后,再带我们去张家米婆住处。

  饺子不愿意:“那不就天黑了吗?咱开车过去,方便。”

  接待我们的民警犹豫片刻,答应了下来。

  米婆家在村子里面一点,路上的时候,那个民警问我们为什么会跑这么远来找米婆。

  慕容清烟故作神秘得咳嗽了一声,对方会错了意,以为我们是要找米婆问米,他特别热情得道:“张家米婆确实很准,但她现在年纪大了,很少出来了,现在一般都是她女儿来接手。”

  说到最后,他还八卦了一句:“不过,你们城里也信这个啊?”

  慕容清烟担心继续说下去,对方想得更偏了,只得透露了一两句,表示我们来找张家米婆是有事儿要打听。

  民警似懂非懂,还要装懂:“哦哦哦,我懂的,我懂的。”

  饺子扁了扁嘴,嘀咕了一句:“懂你个大头鬼!”

  “别、别说那个字。”民警耳朵灵,朝我们嘘了一声,表示阴雨天的时候,别乱带某些字,不吉利。

  饺子看了看我,还想抱怨,我做出了一个给嘴巴拉拉锁的动作,给她把嘴巴拉住。

  饺子的脸鼓成了个河豚,却没再说话了。

  很快,我们就到了张家米婆家里。

  她家的房子还蛮大的,两层小洋房,外观铺了一层的米色瓷砖,看起来很漂亮。

  一点都不像是搞那种东西的。

  敲门以后,是个挺漂亮的中年女人给我们开的门,她穿的很普通,脖子上还挂了一条围裙,好像是本来在做饭。

  长发用木簪挽成一个髻,很是端庄。

  饺子脱口而出:“我们走错地方了吧?”

  那女人眯着眼打量了一眼饺子,问她要找谁。

  民警赶紧给我们互相介绍身份,然而意外的是,他称呼眼前这个女人就叫张家米婆,这让我们大为惊讶。

  我忍不住问了一句,民警解释道,张家米婆只是个代号,问米的本事传女不传男,现在的张家米婆就是我们眼前这个人。

  早在五年前,她娘就把问米的本事儿传给了她。

  慕容清烟知道民警还是误会了,又澄清了一遍:“我们真不是来问米的,我们是来打听事儿的。”

  中年女人眯着眼打量我们,散发出一股不欢迎我们的气息。

  我们只得把来意好好说了个明白,中年女人点了点头:“原来如此,那件事我听说过,我带你们过去吧!”

  民警没跟过来,就在门口等我们。

  女人带我们到一间小木屋停下了,她敲了敲门,用地方话跟里面说了一句什么,随即就扭过头来:“我跟我阿娘说过了,你们等下有事直接问她就成,但记住了,进门踏左脚,出门踏右脚。”

  “还有,待会无论听到任何奇怪的声音,都别乱问!”

  女人说的严肃,我们不敢怠慢,乖巧得点了点头。

  慕容清烟走在前面,推开了眼前那扇门,木门发出吱呀一声长音,她抬起左脚踏了进去。

  我跟饺子赶紧跟上。

  可是一进去,饺子就捏紧了我的胳膊。

  这间屋子的光线实在太暗了,里面好像有一个特别大的祭祀台,太暗看不清供奉的什么神像。

  只知道祭祀台前面坐着一个老婆婆,她的跟前还放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摆了一碗白米饭,插着根筷子,还有一碗是生米。

  桌子两边各点了一根白蜡烛,在烛火下,老婆婆的脸看起来异常渗人。

  我们当即打了个寒颤,感觉现在发生的一切好像已经超出了我们的认知。

  老婆婆缓缓得睁开了眼睛,嗓音沧桑而古老:“你们要问什么?”

  饺子用胳膊肘捅了捅-我,让我赶紧问。

  我又将烫手山芋扔给慕容清烟,好在慕容清烟胆子比较大,她直接朝老婆婆弓了下腰,表示尊敬以后,说明了我们此行的来意。

  “僵尸婴儿,嗯,我记得。”老婆婆说话的声音很慢,说几个字就会顿一下,在这种阴暗诡异的环境下,别提多阴森了。

  我恨不得赶紧跟饺子离开这个地方,但两条腿黏在这里,又压根动不了。

  慕容清烟问她那件事是真的吗?

  老婆婆神秘笑了笑,并不回答。

  慕容清烟又把近期发生的事儿朝老婆婆说了一遍,问她会不会是僵尸婴儿作的乱。

  老婆婆摇了摇头,表示不可能是它,它没那么大的本事害人。况且这么多年过去了,该有的怨气早就散了,顶多玩心比较大,搞搞恶作剧……

  听到这话,饺子立马扯了扯我的袖子,瞪大眼睛看着我,意思好像在说,丁隐,真的有那个啥。

  慕容清烟又告诉老婆婆:“可小梦是被吓死的,会不会?”

  老婆婆让慕容清烟把尸体的详细特征跟她说清楚,慕容清烟朝我的方向看了一眼,表示这个我最了解。

  我咽了咽口水,大着胆子把死者的死因仔仔细细说了一遍。

  老婆婆似乎想到了什么。

  我意识到有戏,忍不住问她:“您是不是知道什么。”

  老婆婆没承认也没否认,而是回了一句:“明天的时候,我跟你们去那里走一趟吧,现在天黑了,走不掉。”

  我跟慕容清烟对视了一眼,答应下来!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