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零章 脖子上的血洞

  “僵尸婴儿,是僵尸婴儿干的!”此刻不光是饺子,就连慕容清烟也露出了畏惧的目光。

  中年女人无力得靠在墙壁上,叹息一声:“难道这就是报应吗?”

  我坚定得摇头:“不,阿婆说过不会是僵尸婴儿,僵尸婴儿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害人,更何况斜水村这么远,它哪里能千里杀人?”

  女人冷笑得打量着我,眼神不善,似乎在说,是我们将僵尸婴儿带来的。

  此时再多辩解都是多余,我继续埋头验尸,却发现死者身上再无任何致命伤,这与上一具尸体小梦的情况很像。

  只是二者的死因有细微差别:”小梦是因为强烈的恐惧,产生了应激反应,导致心脏供血不足,最终造成缺氧性死亡。而这一具尸体则是被活生生吸干血液而死。”

  “吸干血液,那不就是僵尸婴儿吗?”饺子惊恐得后退了一步。

  我伸出一根手指头摇了摇:“不,凶手只是在欲盖弥彰,他一定是人!”

  慕容清烟皱紧眉头,让我说得更明白点。

  我解释道:“第一具尸体确实存在某些意外,但这一具尸体,凶手明显就是往灵异事件上面带,也就是说他在故意诱导我们怀疑是鬼魂作祟。”

  那个民警听得云里雾里,问我到底在说什么?

  我没有跟他多解释,而是重新去观察阿婆脖子上的血洞,这一次我戴上乳胶手套,将伤口微微拉扯开,同时发动了洞幽之瞳。

  在洞幽之瞳下,哪怕是一粒芝麻都会被放大数十倍。

  “原来是这样。”我恍然大悟道。

  饺子看不惯我卖关子,上来踢了我一脚,让我痛痛快快得把自己的发现全部吐个干净。

  我说道:“阿婆不是被吸干血液而死,而是被抽干血液。”

  “什么?”慕容清烟跟饺子同时问。

  我说道:“首先,如果是僵尸婴儿的话,这个犬齿的大小就不符合。再者如果是吸血鬼,那就更扯了,传闻说吸血鬼的牙是中空的,牙的内侧有个小洞,血液会从那里进入食管,简单来说就是用牙吸血。”

  饺子问我:“有什么不对吗?这两个犬齿血洞不就是吸血的吗?”

  我摇摇头告诉她:“可我在这两个血洞里发现了针孔,简言之,阿婆不是被吸血,而是被针管抽干了颈部大动脉的血浆,那两个牙洞只是在伪装。”

  “针孔?你能看见针孔?”

  一旁的女人对我露出了不屑的眼神,我微笑着告诉她:“我这双眼很特别,是可以看到这种细小孔隙的。”

  说罢,我回头望向了慕容清烟:“之前在检查小梦尸体的时候,我没找到致命伤,但我记得她胳膊上、手腕处有很多针孔,之前我以为是治疗跟输液造成的,并未放在心上。现在我明白了,就算小梦营养不良,存在贫血,也不会缺血缺到一受到惊吓就致死的程度,应该是有人曾大量抽过她的血,而阿婆也被抽了血。”

  饺子鼓起了腮帮子:“你是说,凶手对血有执念?”

  我点了点头:“凶手将阿婆灭口以除后患,是一方面;凶手故意将阿婆的死因往僵尸婴儿身上引导,也是一方面;但还有一方面,那就是凶手需要大量的血。”

  慕容清烟恍然大悟,她迅速给医院那边拨打了一个电话,那边显得很惊慌,却确认了我们的猜测。

  挂断电话以后,慕容清烟朝我说道:“丁隐,你猜的没错!第二人民医院除了流传的那些诡异事件外,还发生过一起血库丢失储备血浆的事故,以及几个病人被无故抽血的事情,由于担心造成更恶劣的影响,他们只能瞒了下来,暗中调查。”

  这让我更加确定一点:“凶手是人!还是一个非常了解当年僵尸婴儿事件,并认识米婆的人!”

  那个女人稍稍放下了对我的偏见,看向我的眼神意外得带了一抹欣赏,她告诉我:“昨夜我娘应该是偷偷跑出去见那个人了,她知道凶手是谁,想要确认。”

  米婆身上带着手机,但现在手机不翼而飞,应该是被凶手拿走了。

  我说道:“我现在怀疑两个人,一个是外号‘鬼妈妈’的那个羊毛卷,因为是他告诉我们米婆的住址,也清楚我们会来这里。还有一个就是当年那个请动米婆的护士,听说米婆是她的姑妈,这才愿意来医院驱魔。”

  “当然我更怀疑那个护士,因为米婆很明显想要偏袒凶手,否则昨天就告诉我们那个人是谁了!而且护士更容易去抽病人的血。”

  不管是从哪个角度来看,那个护士都更可疑。

  当然我没有说自己之所以没有怀疑羊毛卷,完全是因为对方太傻了,钻钱眼了,根本就没有杀人伪装成僵尸婴儿的智商。

  女人朝我点了点头:“你说的羊毛卷我不知道,但表姐跟我们家已经断交很久了,几年前她又来求过我娘一次,具体的事我不知道,只知道表姐是哭着离开的,从此以后,再也没来过。”

  我问道:“你表姐叫什么名字,现在还在当护士吗?”

  女人拿出手机,想要给我看一眼对方的照片,却许久都没有翻到,只告诉我:“她叫做张雯雅。”

  我跟慕容清烟对视了一眼,问她医院里的年长护士里有叫这个名字的吗?

  慕容清烟摇了摇头,说自己不记得了,但她等下就给医院打电话,让那边核查一下。

  找到新线索的我们,当即就决定返回静川市。

  我们的车带不了尸体,只能先留在斜水村派出所,到时候再做安排。

  我们即刻动身,上车以后,我突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清香:“咦,这是什么味道?”

  之前车里是没这个味道的。

  慕容清烟一边发动车子,一边不好意思得说道:“之前我忘记关车窗了,可能是什么花香飘了进来。”

  我点点头,心中却不知道为什么,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幸好车子能发动,并没有什么异样。

  路上的时候,慕容清烟感慨了一句:“丁隐你这鼻子可真好使,我都没闻到有什么味儿。”

  饺子有些骄傲,故意炫耀道:“哼,本小姐也闻到花香了,还知道是什么花呢。”

  “哦?”我赶紧问饺子。

  饺子弯了下眉眼,笑着告诉我:“萱草啊,又名黄花菜。”

  不过她笑着笑着,脸色就变了,僵硬得补充了一句:“我、我好像之前在护士长身上也闻到了类似的味道!”

  我心下一惊,震惊道:“那个护士长好像也姓张,只不过不叫张雯雅,而是叫做张萱。”

  慕容清烟笑了笑,叫我们别那么紧张,或许只是凑巧而已。

  然而在听到我后面的话,她就笑不出来了:“在中国古代,萱草是代表母亲的花卉,比如唐诗中就写道:萱草生堂阶,游子行天涯,再比如客家经常用‘萱花永茂’‘萱堂延福’等匾额来祝福母亲长寿。”

  “凶手的动机我可能知道了,她应该是为了自己的孩子!”

  此话一出,慕容清烟赶紧踩了一脚刹车,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刹车居然失灵了,我们的车子正直直得朝前面的沟壑冲去……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