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一章 车祸杀机

  这下我们终于明白那股花香到底从何而来了,不是飘进来的,而是凶手带进来的。

  慕容清烟着了急,猛打方向盘,但车子根本转不过弯。

  凶手是想我们死!

  “丁隐,你跟饺子下去!”只听到叮咚一声,我们车门松了,慕容清烟让我们跳车。

  饺子死死抓着我的手,哭着跟我说不敢。

  车子直直得朝山下开去。

  我跟饺子就算现在跳车也已经来不及了,我们连人带车栽进了山沟,身子不停得剧烈晃动,有时撞在座椅上,有时撞在车顶,这个时候的我们终于明白了系安全带的重要性。

  头疼得快要炸开了,意识混沌,大脑一片空白。

  我晕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鼻子传来一股熟悉的香味,忧郁的蓝雪花唤醒了我。

  迷蒙之间我看到一张雪白的脸,她冰凉的双手死死掐着我的下颚,随后一股苏合香丸的味道直冲我的天灵感。

  我清醒了过来。

  “白、白月光?”她的脸是蒙起来的,可我是那样的想念她,只要看着她的眼睛,我就能认出眼前的人。

  白月光没有接我的话,而是用一种陌生冷淡的嗓音询问我:“哪里疼吗?”

  我摇摇头说不疼。

  在见到她的那一刻,整个人由心到外都是甜的,哪里会疼呢。

  我们的车翻了,白月光艰难得将我从车子里扶出来,我望了一眼身边的饺子,她的额头鲜血淋漓,显然受了伤。

  白月光察觉到了我的眼神,冷冷的道:“放心,人没死。”

  我长舒了一口气,想问问她最近这两年去哪里了,就在这时,一道人影突然冲了过来,那个人穿着一件灰色雨衣,看不到面孔,径直朝白月光身后刺去。

  还没等我喊出一句小心,白月光已经拔出腰后双刃,迎了上去。

  白月光的身手很好,她一脚踢在那个人的小腹上,但见人影退后几步,白月光手心的两把匕首转动如扇,朝人影旋了过去。

  雨衣人手持一柄长刀朝白月光劈去,照理说,长刀对匕首是占上风的,毕竟长刀的攻击距离更长。

  然而没想到,白月光的身形异常灵活,身子一矮一遁,就躲过了对方的攻击。

  下一刻,她的匕首割破对方的雨衣,对方手腕处飚出两道鲜血。

  女人的惨叫声划破长空,手上的长刀瞬间掉落在地,白月光却没有停手,而是使出一招流云捞月,接住坠落下来的刀,逼近对方。

  我只看到一阵流光掠影,对方的雨衣瞬间被碎成一片一片,她的脸也露了出来,正如我预料的那样。

  凶手不是别人,正是当初接待我们的那个护士长——张萱!

  张萱被逼得摔在地上,她抄起地上的一块石头砸向白月光,白月光手握长刀斜着一劈,那块石头便一分为二,掉落在地。

  白月光清冷的嗓音如银铃般动听:“我最拿手的其实是刀,尤爱唐刀。”

  这句话让我立刻看向白月光的手势,她握刀的样子几乎是跟星辰叔叔一模一样!

  张萱一边后退,一边顺手抄起东西朝白月光砸,白月光却犹如死神一般,朝她逼近,无论是什么东西都无法阻碍白月光半步。

  “你别过来,别过来!”

  张萱明明很害怕,却还在狐假虎威。

  白月光来到她跟前,将长刀扔向远方,继续把玩自己的双刃匕首。

  她一脚踩在张萱的背上,居高临下的审视着自己的手下败将,张萱感觉到一股强有力的压迫感,逼得她哀声求饶,逼得她卑躬屈膝。

  张萱问白月光:“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阻碍我?”

  白月光沉声告诉她原因:“因为你动了不该动的人!丁隐,是我的!”

  话音刚落,张萱再度发出一声惊天的惨叫,只见双刃在张萱的手腕处跳舞,鲜血直流,白月光的声音冷冽而残酷:“今日我废你双手,让你再也碰不了我的人。”

  张萱双手的手筋全被挑断了,而就在我期盼白月光回来救我的时候,她却头也不回得离开了。

  “白月光,你停下,白月光!”

  我大声喊着她的名字,她却连顿都没有顿,径直离开了我的视线。

  我挣扎着从车子里挪出来,我是那么想她,可她为什么不能回头看我一眼,如果说她不在乎我,为什么会救我?

  可如果说她心里有我,又为什么只是废除了凶手的行动能力,就离开了?

  我真的看不懂她,可我又没办法控制住自己。

  在这一刻我终于明白,我喜欢白月光,发了疯不要命得喜欢着她。

  我已经从车里爬了出来,可是却怎么都追不上对方了。

  喊叫声把饺子跟慕容清烟吵醒了,她们喊我的名字,才让我稍稍清醒了一些。

  饺子没问题,很快从车子里爬了出来。

  慕容清烟却被卡在了驾驶位上,这时候的我脑子很乱,只有饺子还保存着理智,在发现不远处的长刀时,将长刀拿过来使用,把那些碍事的东西切断,跟我合力将慕容清烟拖了出来。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望着白月光离去的方向,痛苦不已。

  饺子问我怎么了。

  慕容清烟问我是不是伤到哪里了?

  我捂着自己的心口,感觉那里一直在抽搐,好疼,好疼……

  慕容清烟注意到附近还有打斗,以及有人拖着身子,将杂草带倒的痕迹,赶紧拔出腰后佩枪,追了上去。

  没一会她就发现了张萱,将其带了回来。

  饺子一看到张萱,就气不到一出来:“凶手居然真的是你!”

  慕容清烟注意到张萱的手筋断了,还以为出自我的手笔,我摇了摇头,表示有个神秘人救的我们。

  “白月光?”饺子嘴唇颤抖的说出那个名字,望向我。

  我苦笑一声,问道:“你听到了啊?”

  慕容清烟的眼神也暗淡下来,原来她们两个人都听到了,也是,如果不是我凄厉的喊叫,她们也不会醒了。

  只是慕容清烟很快把情绪收拾好,逼问张萱到底是什么情况。

  张萱冷冷得看着她:“真是命大,翻车都死不了,还有一个奇怪的女人救你们,呵。”

  饺子皱着眉望向她:“你真的是凶手?”

  张萱吐了一口血到地上:“貌似警察抓人需要证据吧?”

  言外之意,就是不承认她是凶手。

  饺子怒气冲冲得指着她:“你刚才明明承认是你把我们的车动了手脚。”

  张萱不认账,反而回了一句:“你这是污蔑。”

  “污蔑,你真以为我们找不到证据抓你吗?你抽出米婆的血应该还没来得及处理吧?要不要让民警去你老家看看?”

  听到我的话,慕容清烟立马反应过来,给民警打电话,让对方来接应我们。

  张萱还是很镇定,直到我蹲下身子,站在她跟前道:“说吧,你是为了自己儿子,还是女儿?”

  “如果你老实交代,我们可能会帮你一把,毕竟杀人的是你,跟你的孩子无关。可如果你还是这个态度,你就等着自己的孩子慢慢病死吧。”

  听到生病那个字眼,张萱眸子闪过一丝震惊,开口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冷笑得挠了挠自己的下巴,玩味得说道:“让我猜猜是什么疾病需要大量的鲜血,难道是重度地中海贫血症?”

  张萱的脸色变了,身子彻底软在了地上。

  那一刻我知道,自己说对了!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