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二章 僵尸婴儿的真相

  民警很快就开车找到了我们,原本是要给张萱戴上一对小钢镯,但是张萱的手腕受了伤,只能先为她包扎。

  我们也都做了一下简易处理,之后才返回了静川市。

  审讯室内,张萱交代了一切!

  她有个四岁的儿子,患上了重度地中海贫血症。

  这种病是由先天基因缺陷造成的,一生都需要依靠输血来维持生命,随着他人血液输入体内,身体又会累积过量的铁元素,需要服用昂贵的进口药才能排出。

  在这种情况下,张萱家渐渐支撑不起,她的丈夫最后留下了所有的积蓄跟离婚协议书,然后一走了之。

  只剩张萱还在苦苦支撑……

  “其实这种病是有机会根治的,那就是骨髓移植,可是那么一大笔的钱,我从哪里搞?我连买血的钱都凑不到。”

  张萱只能通过偷医院的血袋来勉强支撑,可是医院很快就发现了,并加强了戒备,她只能偷偷抽病人的血。

  “所以你抽了小梦的血?”我最理解不了的是,张萱身为一个母亲,怎么忍心对另外一个孩子下手。

  张萱的头垂了下去,低低得道:“小梦是个好孩子。”

  慕容清烟也是怒不可遏,然而张萱却告诉我们:“虽然我这样说很无耻,但小梦是自愿的,是她主动跟我达成了买卖血液的交易。”

  我跟慕容清烟不愿意相信,张萱说道:“我办公室的抽屉里有一张小梦的日记。”

  眼看我们还是怀疑,张萱不禁苦笑一声:“我都这样了,根本没必要撒谎……”

  张萱利用自己的身份,装神弄鬼,就是为了将一切栽赃到僵尸婴儿的身上,用传说来伪装,好让自己可以抽病人的血液。

  之后再假装是僵尸婴儿搞的鬼,是僵尸婴儿在吸血。

  可小梦的血,是她买的。

  “小梦很聪明,在我第一次抽她血的时候,就发现了,她提出了跟我的买卖交易,因为她要的钱不多,我就答应了。”

  “可是她被吓死,真的与我无关!”张萱言辞否认,表示自己从来没有吓唬过小梦。

  我问她:“那张家米婆呢?她的死,也跟你无关吗?”

  张萱说道:“她的死我认,可是谁让她不帮我!几年前我那么求她,她都不答应,她明知道游游的病,明知道游游离不开我,她怎么能这样做,怎么能……”

  原来在我们上门以后,米婆就猜到了凶手,希望张萱能自首,否则就会把一切告诉警方。

  因此张萱选择了灭口,哪怕对方是自己的姑妈。

  毕竟几年前两人的亲情就已经断了,对于张萱来说,自己的儿子才是一切!

  审问结束以后,我们重新来到了第二人民医院。

  此时天已经黑了。

  我们进入张萱的办公室,桌子上摆放着一盆萱草花,淡淡的芬芳四溢,让人安定祥和。

  谁能想到,改名成张萱的张雯雅,居然做出如此凶残恶毒的事情。

  也许这就是母亲,哪怕是身穿白衣的天使,也可以为自己的孩子化身为索命恶魔!

  她从来没想过要人的命,唯一杀害的只有自己的姑妈,可木已成舟,一切再难回头。

  我们打开办公桌的抽屉,里面有一沓的资料,最上头是医院相关的东西,下面压着几页关于地中海重度贫血病的内容,以及一份报纸。

  报纸上曾经记载过一则关于地中海贫血的真实案例,有个小女孩从出生一两个月开始,每次都要输半个单位的血,只有这样,她苍白如僵尸的脸才能迅速红润起来。

  随着她的长大,变成了每次要输两个单位的血,每月要输两次,还要负担高额的排铁药。

  排铁药不好喝,女孩总是长久得捧着杯子,喝不完小半杯药剂,脸上的笑容苦涩无奈。

  “哎,这个小女孩真可怜!”慕容清烟由衷得叹息了一声。

  饺子说道:“张萱的孩子也可怜,她入狱后,那小孩儿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慕容清烟眼神黯了黯,回答道:“其实他们可以求助社会,求助政-府,不需要这么偏激的。”

  我说道:“也许张萱是想求助的呢?不然她也不会将那张报纸保存下来了。”

  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她放弃了希望。

  “咦,你们看那个!”

  饺子眼尖得从最底下抽出一张发黄的草稿纸。

  那张纸上的字迹娟秀规整,左上方还写着日期,阴雨,一看就是出自于好学生的日记。

  我们三人认真得看着上面的字迹,小梦写着自己这段时间的遭遇,写着奶奶的辛苦,她知道奶奶会背着自己去捡破烂。

  因为有一次,奶奶捡瓶子被小梦的同学发现了。

  同学们以此嘲笑小梦,说小梦家是捡破烂的,一身的细菌病毒,大家都不要靠近她。

  小梦被孤立,被学校的四人团欺负,没有人伸出援手。

  她不嫌弃奶奶,只觉得心疼。

  小梦不希望奶奶那么辛苦,在得知张萱需要血以后,开始卖血给她,想要多攒点钱,这样奶奶就可以少捡几个瓶子。

  小梦想要给奶奶减轻负担,却没想到,卖血最后会要了自己的命。

  看到这里,我们恍然大悟,原来张萱没有撒谎,小梦是真的跟她达成了交易,只是谁都没有料到,卖血最后会要了小梦的命。

  文件最后还压着一张小梦跟张萱自愿买卖血液的合同,上面的字迹也是属于小梦的。

  再加上日记上的口吻天真稚嫩,确实不是张萱模仿出来的。

  “难怪张萱会说小梦是个傻孩子。”我们不由得叹息了一声。

  在小梦死后,张萱肯定意识到了什么,她很后悔,所以在日记的背面亲笔写下了自己的道歉信。

  只是小梦再也看不到了……

  饺子气愤得说道:“张萱是护士,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小梦的血不能多抽。“

  我眯起眼睛,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如果说小梦在知道血可以卖钱后,还曾经偷偷卖给了别人呢?”

  由于小梦曾经住院过,所以当初验尸的时候,我没有特别留意过针孔,毕竟会有治疗输液这种常规操作。

  但我隐隐记得,小梦的针孔确实稍微多了一些。

  毕竟身为护士长的张萱,经常偷抽别人的血,非常有经验,再加上她本来就对小梦怀有一丝怜悯,压根不会往死里抽小梦。

  我感觉有些细思极恐,饺子却突然提出了一个疑问:“可是令小梦致死的,还是那恐怖的场景,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她临死前到底看到了什么?”

  我们打算再去调查一个医院,然而就在这时,慕容清烟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在挂了电话以后,慕容清烟看向我咬牙道:“还记得当初警方提供的四人帮小团伙的不在场证明吗?那份证明是假的。”

  原来慕容清烟一直在偷偷派出刑警调查,今天终于得到一个重大线索,四人帮其中一个女孩是那家电影院老板的女儿。

  这让刑警怀疑不在场证明的真实性,在对四个女孩分别进行突击审问后,她们交代了一切。

  小梦在临死前,曾经跟她们见过!

  她们听说第二人民医院有僵尸婴儿的传说,所以故意定制了面具吓唬小梦。

  可谁也没想到,小梦那么不经吓,居然晕了过去。

  她们真的以为小梦只是晕倒了,谁都没想到小梦身体那么差,居然会被一个恶作剧吓死。

  听完以后,饺子咬牙切齿:“恶作剧,这些人还有脸说是恶作剧?”

  慕容清烟说道:“过失致人死亡罪,伪造证据罪,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她们终究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一切好像就这样尘埃落定了,我们的心却空落落的,然而就在我们走出走廊的时候,灯突然灭了。

  耳边突然响起一阵婴儿的怪笑。

  我的脊背一凉,感觉有什么东西趴在了身上,一双冰凉的小手正缓缓得伸向我的脖子!

  就在这时,一个男人的咳嗽声突然响起。

  那双小手猛地缩了回去,就好像老鼠见到猫一般,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

  下一刻,整条走廊的灯也亮了,只见一个戴着无框眼镜的男人站在楼道口懒懒得打了个哈欠:“丁隐,好久不见了……”

  他的动作虽然是那么的慵懒,但浑身上下却散发出一股强大的威慑力。

  我看了过去,怎么也没想到道门老九会出现在这里!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