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九章 亡灵献祭

  钟子柒嘚瑟得甩了一下刘海,就仿佛我们是在沾他的光一般。

  保安头头的脑袋则更低了……

  慕容清烟摆摆手:“不用这样,你们只是尽自己的责而已,我不会让老爸开除你们的。”

  原来这次艺术展的主办方正是慕容清烟父亲慕容永夜,慕容永夜除了支持各种公益外,还会大力扶持静川市的科学发展,以及艺术发展。

  我看向二楼的中年男子,此刻他已经带人离开了,刚才出现不过是为了给自己的宝贝女儿撑腰罢了。

  我们终于可以靠近那尊维纳斯的眼泪。

  雕塑外面包裹着的石膏已经通通破碎,露出了里面封存的一具尸体,我皱了皱眉头,让钟子柒帮我回学校取一下验尸箱。

  “等等!干脆待会直接送到警察局吧。”

  这次是专门来看艺术展的,压根没想到会遇到命案,所以我就没携带工具。

  警方这边来得很快,没一会外面就传来了警笛声。等辖区民警出现后,慕容清烟飞快说明了情况,并让那几个民警好好调查一下这件作品的来源。

  之后我们便带着尸体回到了警局。

  侯晓宇热情得跟我打招呼,在将尸体身上覆盖的石膏清理干净以后,死者终于露出了真容!

  那是一具不着片缕的赤裸女尸,年龄在二十岁左右,全身上下无明显伤痕。尸体全身僵硬,由于被封在了石膏里跟空气完全隔绝,尸斑并不明显,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死亡时间的判断。

  侯晓宇拿着高清相机,对着尸体面部拍了一组照片,方便尽快核实死者身份。

  我则提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维纳斯的眼泪不是姜堰艺术学院送来的参展作品吗?凶手跟死者应该都跟那座学校有关。二十岁,也正好符合大学生的年龄。”

  慕容清烟跟我想到一块去了,她命令手下着重调查姜堰艺术学院。

  慕容清烟说道:“当时听到获奖人为K,我就觉得很奇怪!拿了第一名又不现身,很有可能是预料到了事件的败露,居然敢把活活的一个人封在石膏里送展,真是胆大包天。”

  说到这里,慕容清烟望向我:“不过还好有你,不然真就给他糊弄过去了。”

  我说道:“凶手的雕刻手法确实可以说是巧夺天工,正如评委所说,创作者应该是一个天才!常人难找,天才易寻,这个范围无形中会缩小很多。不过他之所以用K作为代号,应该还有别的意思,站在凶手的角度,他是一个天才,这种级别的奖项应该拿到手软,之所以送来参展,肯定有别的原因。”

  慕容清烟问我:“为了毁尸灭迹吗?在我看来,将尸体变成一件雕塑,是毁尸灭迹的最好办法。”

  我笑道:“可他为什么不放在自己家里呢?这样也不会被外人发现,偏偏要送来参展。是真有那个自信不会被发现?还是心大到觉得被发现了也无所谓。”

  就在这时,一连串手机铃声打断了我们的讨论。

  原来是钟子柒带着我的验尸箱来了,被拦在大厅不让上来。

  慕容清烟接过我的手机,让钟子柒拿给旁边的值班民警听,说了没几句,他就噔噔噔得赶来了。

  人未到,声先来,钟子柒还在门外的时候,就嚷嚷了一句:“小隐子,我快不快?”

  侯晓宇面色怪异:“还有男人想要快的?”

  慕容清烟瞪了他一眼,警告他别开车,这里还有未成年。

  我脸刷的红了一下,没想到慕容清烟也懂这种荤段子……

  钟子柒把验尸箱扔给我:“给你,小隐子!”

  我两手抱住过验尸箱,朝钟子柒道了声谢,便从中取出了听骨木。

  戴上橡胶手套之后,我先用双手覆盖在尸体洁白的胸部,轻轻按压,引得钟子柒啧啧发声:“小隐子,你这未免有点太变态了,连尸体都不放过啊。”

  慕容清烟剜了他一眼,说道:“再说话,我就把你给丢出去。”

  侯晓宇也抄起了一根长棒,虎视眈眈得盯着钟子柒。

  钟子柒右手作拉链状,在自己嘴巴上一横,就把自己的嘴给封住了。

  我又拿起听骨木在死者的胸腔位置敲了敲,紧接着是肺部,沿着各个内脏全部听了一遍后,我确定了死者大概的死亡时间:七天前。

  “清烟师姐,做下记录!”我开口道。

  慕容清烟知道我进入了状态,当即在笔记本上沙沙写着,而我则以越来越快的语速,汇报自己的验尸结果。

  “死者全身上下无明显外伤,面部呈青紫色,符合窒息而亡的特征。血管发生阻滞,血流停止运动后血液淤积,导致面部出现瘀血特征,过。”

  “舌根后坠,导致喉头水肿,过。”

  “但因外部曾被石膏覆盖,暂时不能肯定!”

  直到我拿着听骨木在敲击死者肺部的时候,听到了里面不自然的回音,让我知道死者肺部也发生了肿胀现象。

  我又将听骨木沿着食管敲了敲,发现上半截食管跟气管有闷闷的回响。

  “怎么,有问题吗?”慕容清烟见我停了下来,当即问道。

  我沉默了片刻道:“死因总结,死者是被活活封在石膏塑像里闷死的,临死前还呛了几口石膏水……”

  “活活封死在石膏塑像中的?”

  慕容清烟有些不敢相信,我朝她重重点了下头:“没错,凶手一开始并没有杀死她,而是将她封在了雕塑中,一遍遍得浇上石膏水。”

  慕容清烟愤恨的压断了笔头,脱口而出:“这个王八蛋!”

  我说道:“等下可以让刘法医来检测一下尸体的胃容物,我怀疑凶手应该是死者的熟人,给她喂下了大量的类似于听话水的东西,以致她失去了行动力,紧接着被封在了石膏中。在死者醒来以后,想要挣扎已经迟了,只能活生生得窒息而亡。”

  “因此这件作品才会如此富有生命力,那是一个临死之人最绝望最无力的挣扎,她所流露出来的悲伤和绝望,淋漓尽致得展现在了这件作品身上。”

  所以,维纳斯的眼泪能拿到冠军,并不让人意外。

  试问,一件雕刻再完美的艺术品,哪里比得上一个活人的献祭?

  就在这时,慕容清烟的手机响了,调查的辖区民警说道:“那件维纳斯的眼泪确实来自于姜堰艺术学院,校方领导却表示此次送来参展的不是这个,而是另一个雕塑。”

  慕容清烟跟我对视了一眼,立马明白,是有人从中掉了包!

  此刻,电话那边又补充了一句话:“死者身份也查实了,名叫李藕冰,是姜堰艺术学院刚入学的大一新生。”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