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零章 粉刷匠社团

  慕容清烟当即决定前往姜堰艺术学院。

  钟子柒拍拍饿瘪了的肚子,弱弱得抗议道:“喂,起码先吃个午饭吧。”

  侯晓宇站在旁边,一脸无奈:“你还不知道他俩吗?遇到案子急得跟什么似的。不过这次调查速度有点快呀,不仅这么快就查明了死者身份,还将嫌疑锁定在那个送展团队,看来这个案子很快就可以破了。”

  慕容清烟叫他别那么乐观,之所以能这么快,也是因为维纳斯的眼泪太过瞩目。

  “这样,你先带钟子柒吃个午饭,我跟丁隐去那个艺术学院探探底!”

  哪料侯晓宇跟钟子柒齐刷刷得说了一个:“NO!”

  他们俩也要跟我们一起。

  我们没有拒绝,路上的时候,还顺带买了四份盒饭,在车上解决温饱问题。

  一个小时后,我们就出现在了姜堰艺术学院的办公大厅。

  尽管之前已经有民警对校领导进行过问话,但为防出现纰漏,我们还是重新问了一遍。

  几个校方领导已经汗流浃背,纷纷表示他们这一次送展的作品是战争女神雅典娜,而非维纳斯的眼泪。

  “这是我们这边的监控!”

  监控显示,姜堰艺术学院送上车的是一尊身着铠甲的女神,头戴战盔,手执长矛,充满了庄严与肃穆。

  我问道:“那负责将作品送展的人是哪位?”

  还没等校领导说话,旁边一个保安哆哆嗦嗦得举起手来:“是、是我。”

  我见他眼睛浮肿,鼻头微红,心里大概明白了七七八八,随即问他能不能做几个俯卧撑?

  保安大叔显然没听懂我的意思,惊讶了一声:“俯卧撑?”

  我点点头。

  校方领导让他赶紧照做。

  然而就在保安大叔努力双手撑地的时候,他的身体一下就起不来了。

  “小隐子,这还没我厉害呢。”钟子柒不忘在那边抬高自己。

  我打断了他,让大叔起来。

  校方领导嫌恶得皱眉,慕容清烟却向保安大叔伸出手:“不好意思,麻烦您了。”

  我含笑道:“如果我没有猜错,您应该有嗜酒的习惯吧?”

  保安大叔面色一僵,整个人开始犹豫起来,我让他不要害怕:“只要您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就算是戴罪立功了。”

  校方领导一拍桌子:“还不赶紧说!”

  保安大叔双腿一抖,又坐回地上去了。

  慕容清烟怒不可遏,指着那个领导道:“陶主任,你好大的官威啊!”

  说罢,慕容清烟将保安大叔扶了起来:“这种地方不待也罢,回头我给你介绍个地方,待遇不比这里差的。”

  陶主任有些胆怯,好声好气得朝慕容清烟说道:“慕容警官,我这也是想让老张赶紧把自己知道的事儿交代个清楚,怎么变成咱俩对立了似的。”

  慕容清烟嗔道:“就凭您那一骂二吼的样子,我可真看不出你是想帮我们什么忙。”

  我拉了拉慕容清烟的袖子,小声道:“我看出保安大叔有嗜酒的习惯,估计是他被人灌了酒,耽误了正事儿。”

  慕容清烟告诉我:“丁隐,你还是看得太浅了,这种老百姓再想喝酒,也没那个胆子坏了正事儿,保不齐……”

  她朝陶主任的方向瞥了一眼,但见陶主任正面露凶相的瞪着保安大叔,仿佛是在暗中威胁他。

  慕容清烟没理会陶主任,直接扶着保安大叔去外面了,我也快步跟上。

  出去以后,保安大叔这才老实交代:“原来他嗜酒的习惯是跟陶主任学来的,陶主任喜欢应酬,喝酒又对身体不好,就一直拉着保安大叔挡酒。”

  “石膏送展这件事,确实是交给我办的,昨天上午他们把石膏像搁到我保安室的时候,我本来想立马开车送去,可是陶主任临时有个饭局,让我帮忙过去喝几杯,我才耽误到了下午。回来以后,我看那石膏像连着盒子都在,就没想要检查一下,不过在我眼里,那两尊石像也都差不多,不都是外国女的吗,看不出差别来啊。”

  我跟慕容清烟对视了一眼,当即明白石膏像很有可能是在保安室被掉的包。

  而之所以刚才陶主任一直让保安大叔藏着掖着,就是怕外人知道他搞饭局,毕竟现在反腐不是闹着玩的。

  等回去以后,陶主任的屁股已经坐不住了,好似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

  慕容清烟担心陶主任为难保安大叔,也就没有在陶主任的事情上多作纠结,而是径直问保安室的监控问题。

  保安大叔跟校方领导都表示保安室没监控,谁会偷一个保安啊。

  “那附近的监控呢?”

  “这个有!”

  我们当即调出了保安室周围的监控,结果发现其中一个摄像头被人打坏了,根本没录下有用的信息,也就是说,凶手是有备而来!

  此路不通,我们转而调查出了另外一条重要线索。

  维纳斯的眼泪虽然不是送展作品,但却是姜堰艺术学院另外一个艺术社团做的,死者李藕冰也属于那个社团。

  那个社团的名字还挺有意思,叫做粉刷匠。

  我脑海里不禁浮现出幼时听到的一首儿歌:“我是一个粉刷匠,粉刷本领强……”

  不过这个不是刷墙的吗?跟石膏又有啥关系。

  侯晓宇打了个哈欠说道:“不都是要用石灰粉什么的,一遍遍的刷来刷去,从本质上是共通的。”

  校方领导已经把那个社团给我们找来了,就在隔壁的办公室,陶主任喊了一声,那几个社团成员纷纷走了进来。

  五个全是大学生,其中一个少年特别亮眼,雪白的皮肤好像透明的一样,只不过他垂着头,看起来很不自信的样子。

  “维纳斯的眼泪就是出自于你们之手?”

  我们很惊讶,这具石膏雕塑居然真的是学生创作的。

  带头的男人是个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的老大哥,他用手拨了一下自己额前绿色的刘海道:“没错,是我们的作品,但它不是被否决了吗?怎么可能出现在会展上。”

  敢情这家伙压根还不知道,雕塑里发现尸体的事。

  慕容清烟告诉他们:“可那件作品的署名就来自于姜堰艺术学院啊,难不成还有另外一个社团做了一模一样的维纳斯?”

  绿毛老大哥看向说话人,在发现慕容清烟是个大美女后,眼睛都看得直了,引得他旁边那个女人一把掐住了他的胳膊,用力拧肉。

  那个女的穿着件黑色印象派服装,跟男的貌似是情侣装。

  “跟你们说我们的名字,你们也记不住,就用一二三四五六来区分吧!他是我对象,也是粉刷匠的老大,我是老二,这个小姑娘是老三,老四回老家了,这个是老五,那个是老六。”

  女人一边说一边给我们介绍,很快就帮我们认清了所有粉刷匠的成员。

  慕容清烟知道对方是在宣誓主权,压根没兴趣,反而从手机里调出一张照片道:“貌似你们还不知道受害者的样子吧。”

  那个女人一看到照片,瞳孔赫然放大了:“老、老四。”

  这下几个粉刷匠成员都不淡定了,也终于明白我们会找上他们的原因……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