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四章 真正的凶手

  慕容清烟一拳砸在墙壁上,恨恨得骂道:“这个人渣!”

  白凛被慕容清烟吓了一跳,又开始哆哆嗦嗦得发抖,慕容清烟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形象问题,忙问他要不要先去下医院。

  “姐姐,你们先去审讯那个坏人吧,我在这里等你们出来。”

  慕容清烟点了下头,考虑到白凛也没什么大伤,就先带我去审讯室了。

  钟子柒主动提出,他在这边陪白凛。

  “你该不会看人家长得好看,有啥别的心思吧。”我忍不住代入了那个老幺。

  钟子柒给了我一拳:“你想啥呢,我就是看他对李藕冰用情挺深的,同病相怜,想开导开导他。”

  我说道:“那行,你就在这里陪陪白凛。”

  审讯室内,我终于见到了那个雕塑魔鬼——吴老余!

  吴老余四十上下的年纪,戴着副金丝边框的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脸上身上有很多的伤,都是新口子,应该是反抗刑警抓捕的时候留下的。

  这个人看上去跟普通大学老师没什么两样,谁能想到,背后居然会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

  慕容清烟带着我在审讯室坐下,没好气得瞪了吴老余一眼,作出了最简短的总结:“衣冠禽兽,呵。”

  吴老余并不发怒,而是直勾勾得盯着我,僵硬的笑挂在嘴角,透出一种古怪的气氛。

  我眯起眼睛道:“你认识我?”

  吴老余还在笑。

  慕容清烟用力敲了敲桌子,吴老余只是淡淡得扫了她一眼,就把目光重新锁定在了我身上,仿佛眼神里只有我。

  我说道:“是你杀了李藕冰?”

  吴老余点头。

  我问他为什么。

  吴老余笑着回答:“能成为维纳斯的献祭,这是她的荣幸。”

  慕容清烟怒气冲冲得站起来:“荣幸?你看清楚,那个女孩是你的学生,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我问你,到底还杀了多少人。”

  吴老余的嘴角的弧度扯得更大了,声音轻飘飘得:“想知道什么,你们自己去查不就行了,你们警方不是一向都很厉害吗?”

  慕容清烟的牙齿咯咯作响:“在你郊外的工作室,足足有34具雕塑艺术品,墙壁里还有数不清的受害女尸,你这个罔顾人命的刽子手!”

  吴老余依旧是那幅不咸不淡的样子,不愤怒也不辩解。

  我很奇怪他的态度,以往我遇到的凶手,要么是极力辩解,要么是嚣张跋扈,从来没有像吴老余这样奇怪的人。

  据慕容清烟之前告诉我的,受害者不光是女大学生,而且根据K在论坛上发布的作品,他的目标人群很广泛。

  我问吴老余是怎么骗这些人上当的。

  “像李藕冰这些女学生,你可以利用导师的身份进行诱骗,那社会上的人呢?”

  吴老余告诉我:“你以为导师只会接触学生?太天真了,只要你发布一些活少钱多的兼职,多的是上当的人。”

  这样确实可以解释得通。

  我仔细观察着吴老余的手,他的掌心有很多的老茧,是经年累月磨下来的,这样一个人,这么热爱艺术,为什么会让艺术成为犯罪的温床。

  对此,吴老余充满热情得告诉我:“你知道吗?一件作品再完美都是死的,只有倾注了生命才能真正活起来,你看看那些作品,多美啊。”

  他露出痴迷的眼神,其中居然有对神的崇拜。

  我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忍不住问道:“我曾经去过你在学校的办公室,也看过你创作的东西,嗯,怎么说呢,不差但也说不上优秀。”

  吴老余的脸色终于起了微微波澜,冷笑一声道:“如果我用自己真实的风格创作,那不是全校的人都知道我是谁了。”

  我也笑了:“所以你是K?那个让所有人为之瞩目的半神?”

  吴老余显得很激动:“对,我就是半神之K,哈哈哈哈哈哈……”

  我皱了皱眉头,心想好像天才都是年纪比较小的,或者说,吴老余给我的感觉怎么都不像是一个天赋异禀的人才。

  我正襟危坐,发动洞幽之瞳的第二重境界:肃杀之瞳,一字一句得向吴老余逼问:“你真的是K吗?李藕冰是你杀的吗?”

  吴老余的瞳孔突然异常放大,他掐住了自己的脖子,好像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开始口吐白沫。

  慕容清烟反应很快,一把上前检查吴老余的状况,同时朝外面大声得喊着支援。

  一旁的我简直不敢相信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守在外面的警察进来以后,都神色怪异得看了我一眼,好像是我突然把吴老余逼疯的一样。这让我感觉自己顿时变成了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然而即使慕容清烟对吴老余做了急救措施,也还是无力回天。

  吴老余咽气的时候,死死瞪着我的方向,一根手指还指向了我,死不瞑目……

  现在的嫌疑好像突然落在了我身上,就好像是我干了什么,故意灭了吴老余的口一般,好在慕容清烟完全信任我,还叫我不要放在心上。

  “吴老余应该是自知活不了多久,所以专门服了毒,只是恰好在你审问的时候,毒发而已,不要多想。”

  “再说了,吴老余本来就是个恶贯满盈的杀人恶魔,这种人死就死了,一点都不可惜,只是辛苦我们要重新整理一遍线索了。”

  慕容清烟的安慰让我稍稍好受了一点,可我刚才根本就没有发现吴老余中毒的迹象,是我的本事不够,还是其他原因?

  此刻的我头疼无比,慕容清烟叫我先回去休息,这边会专门派法医做尸检,等报告出来以后,发给我一份。

  我没想到,刚才还谈笑风生的人,一转眼就口吐白沫,倒地身亡。

  一时之间根本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同时心中也不由得升起一阵疑惑,吴老余真的是半神之K吗?如此神秘的大佬会这么容易被抓,还莫名其妙得死了?

  慕容清烟的解释很简单:“正因为他被神化了,所以接受不了被抓的事实,宁愿自尽也好过上法庭,这种人心高气傲,我是能理解的。”

  我叹了口气,打算带钟子柒离开。

  只见钟子柒在大厅里不停得逗弄白凛,白凛脸上挂着泪,闷闷不乐的样子,好像一个委屈的小包子。

  钟子柒看到我以后,兴高采烈得问道:“解决了?”

  我嗯了一声。

  白凛也低低得问了一声:“吴老余有对藕冰的死进行忏悔吗?藕冰,藕冰那么喜欢他,却被他……”

  说话间,白凛眼圈又红了,一串串金豆子落下。

  慕容清烟和我都没有把吴老余自尽的事儿告诉白凛,只是说天色已经晚了,先回去休息。

  原本慕容清烟打算送我们的,我不想让慕容清烟太累,于是让钟子柒在马路边喊了一辆出租,打算等下先送白凛回学校,我们俩再回宿舍。

  “谢谢两位师兄。”上车以后,白凛说道。

  我坐在副驾驶,钟子柒就陪白凛坐在车后排。车发动以后,我忍不住望向窗外,不停得回顾着在审讯室发生的一幕幕。

  其实我一直都想不通,为什么会在我发动洞幽之瞳的时候,吴老余刚好毒发,这一切真的太巧合了……

  但如果吴老余不是凶手的话,他又为什么会亲口承认下一切?

  根本没有人会愿意替人顶罪,可吴老余既然已经逃走,又为什么要自以为是的在校园论坛上发布杀人预告,睡美男恩底弥瓮到底有多大的魅力,值得吴老余以身犯险?

  我打开手机,正要查询一下睡美男恩底弥瓮的故事,就在这时,车后突然响起了一阵手机铃声。

  那手机铃声完全是暗黑系的哥特风格,沙哑的女音空灵幽远,好像在拉扯着渔线,在我的耳边低低吟唱。

  一股森凉的寒意慢慢爬上我的脊背,我缓慢得朝后座望去。

  只见黑暗中,美少年白凛突然露出了下半张脸,一口白牙明晃晃的,朝我咧嘴笑了一下,而后对着手机说道:“没错,人在我车上!小鱼儿上钩了。”

  至于他身边的钟子柒早已不省人事。

  我赫然意识到不对,第一时间就准备破开车门,脖颈处却被针刺了一下,手脚绵软,意识也开始涣散。

  原来司机跟白凛是一伙的!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