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五章 江北残刀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处一间废弃的工厂仓库。

  这里连灯都没有,只有稀薄的月光透过屋顶漏下来,我勉强看清楚了眼前的身影,此刻白凛正捧着一本《美术与建筑》,津津有味得读着。

  “装模作样。”我冷笑了一声。

  白凛将那本书合上,笑眯眯得看向我:“醒了?”

  我没理会他,而是四处张望,寻找钟子柒的身影。可惜我找了一圈都没发现他,整间仓库就只有我跟白凛两个人,哦不,门口还站着那个黑衣司机。

  “我朋友呢?你把我朋友藏到哪里了。”我凶狠得瞪向白凛,不敢相信刚才还一脸人畜无害的美少年,为什么会突然把我绑了。

  白凛笑得一脸天真,问道:“你知道K是什么意思吗?”

  我诧异得望向白凛,白凛哈哈大笑:“K完整的单词,其实是kill,哈哈,现在你知道你朋友的下场了吧?”

  “你是K,你居然才是真正的K,可K不是几年前就开始分享各种技术帖了吗?你那时候应该没来姜堰美术学院才对……”我想过无数种可能,唯独没想到,半神之K居然会是白凛。

  白凛却理所当然得回了我一句话:“如果我没记错,你十四岁的时候就已经是个天才侦探了吧,怎么,你觉得天底下不会有第二个比你更强的天才吗?”

  “比我强?”我重复着这三个字。

  白凛点点头:“对啊,我已经提前给过你提示,结果你还是输了。你在破案这方面的天才,可远比不上我在艺术方面的天赋。”

  “你是说睡美男恩底弥瓮?”我问道。

  白凛微微一笑:“看来你还不是很傻嘛。”

  我忍不住皱紧眉头,因为我压根不知道恩底弥瓮代表着什么,更别提白凛给我的暗示了。

  白凛屈尊给我解释了一句:“在希腊神话中,恩底弥瓮是一位牧羊人,可惜陷入了爱情的旋涡,为自己招来了杀身之祸!而我也正是利用自己的美貌蛊惑像李藕冰那样的迂腐女人,将她们制成自己的完美作品,二者本质上是互通的。”

  我冷笑道:“用自己的专业去考验别人,赢了不是很正常的事儿吗?貌似不需要沾沾自喜。还是说,你平时遇到的挫败太多了,需要在我这里找回存在感。”

  明明是触及到了我的知识盲区,非要说我不行,我丁隐也是有脾气的好不好!

  白凛罕见的生气了,抬手就给了我一巴掌,这一巴掌直接扇得我眼冒金星:“丁隐,请搞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一个被五花大绑的阶下囚是没资格跟我犟嘴的,明白吗?”

  我没说话。

  白凛以为我服软了,低下身子笑道:“我知道……”

  结果没等他说完,我突然朝他的脸吐出一口血沫,就在白凛视线模糊之际,我突然收紧腹部,腰部发力,整个人连带着椅子向白凛撞去。

  白凛被我扑倒的瞬间,我咬上了他的耳朵。

  那一刻,白凛的惨叫声响彻在整个仓库,同时也引起了仓库门口那个黑衣司机的注意力!

  奇怪的是,白凛却冷声让他退下。

  就在我疑惑的时候,白凛突然一个翻身,将我重新扑倒在地,他白皙的脸蛋上染出一朵朵鲜艳的花,却别有一番妖艳。

  白凛死死掐着我的脖子,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脸上的血,放肆的笑道:“有意思,丁隐,你终于让我喜欢上了呢。”

  “又聪明,又狠辣,不错不错。哈哈,难怪会被组织选上,我们两个绝对会成为最年轻的一代天王,我相信属于我们的那一天,很快就会来临!”

  变态的白凛眼睛里闪烁出耀眼的火花,我却没心思理会他后面的话,满脑子都被‘组织’二字充斥。

  我凶狠得瞪着白凛,问他口中的组织指的是什么。

  白凛一笑,挑眉看向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江北残刀!”

  “江北残刀,江北残刀!”

  我感觉自己胸中突然升起了一团烈火,仇恨的火焰几乎要将我整个人吞噬,我吼着江北残刀的名字,发狠得说道:“我怎么可能不知道,江北残刀就是杀害我家人的凶手,我这辈子就是为了铲除江北残刀而活!”

  白凛似乎早就料到我的反应,他伸出手试图安抚我,却差点被我一口咬住手掌。

  “喂!你注意点,我这双手可金贵着呢。”

  我啐了一口在他脸上:“金贵,不过是一双杀人的手罢了!”

  白凛认认真真得纠正道:“你懂什么?古往今来哪件完美的艺术品不需要活人献祭,古有莫邪以身殉炉,才炼出绝世好剑;今有我白凛,用活人做成一件件雕塑,多么完美?”

  “丁隐你之所以被世人称之为天才,不也是站在皑皑白骨上,才有的今天的成就?你说我的手沾满鲜血,那你呢,不死人你哪有案子去破。”

  我死死咬着嘴唇:“胡说八道,我那是为死者沉冤昭雪,跟你完全不一样!”

  “不,我们是一样的,我们才是一路人。”白凛朝我伸出手,他的眼神是那样的真挚,就仿佛我是他的灵魂伴侣。

  我直接报之冷眼:“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只要我活着,就会盯死你们江北残刀,拔出你们的根,抓住你们的人,哪怕你们逃到天涯海角。”

  白凛没有勉强,而是耐着性子继续解释:“我知道你对组织有误会,但你想想,误会的根源其实是来自于那个叫宋阳的给你灌输的观念。”

  “这不是观念,这是事实!”我咬着牙纠正。

  白凛冷笑一声:“丁隐你不是很聪明吗?难道你就没发现,你师父的每句话都充满了漏洞。你父母是江北残刀害死的,江北残刀又为什么要害死他们?你是因为屡破大案才会被我们注意到,他们又算的了什么?值得江北残刀出手。”

  白凛的这一番话好像很有道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父母会被一个如此强大的组织盯上,这一切太莫名其妙了。

  白凛继续道:“在你家被灭门的当天,宋阳就赶来了,你就没想过为什么吗?特案组可是很忙的。”

  “你是说,我师父?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我刚出口就否认了白凛的话,他摆明了是想挑拨离间,我是不会上当的。

  白凛直勾勾得盯着我的眼睛:“我再问问你,宋阳一身本事,不留着传给自己的后代,却教给你这个只见了几面的外人。”

  我感觉自己已经在发抖了,可是我却找不出反驳白凛的话。

  师父是喜欢我吗?

  好像是的,所以只破例收了我这一个徒弟,可有时候他又冷漠的可怕,让我根本就猜不透他的想法。

  白凛继续问道:“你这么优秀,比那个迟娇子不知道厉害多少倍,却始终进不了特案组,有没有想过为什么。”

  “不要说了,我不想听!”

  我咬紧牙关,闭上眼睛,甚至想让自己的耳朵聋掉,这样就可以不用再听这些讨厌的话了。

  可他还在说,不停得说着,滔滔不绝。

  “丁隐,有时候我真可怜你,可怜你当了别人的刀,还不知道杀父仇人就在眼前。”

  “丁隐啊丁隐,你难道不知道宋家有条祖训:不官不仕,明哲保身?正是因为当仵作要遭报应,宋阳才会选中你,他舍不得自己未来的子女受苦,只能让他人来替,而那个人就是你。”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需要你丁隐成为孤儿。”

  “现在你明白了吗?你从始至终就认错了仇人,只有江北残刀才能为你复仇!加入我们吧,你会得到你所有想要的东西……”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