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六章 斩鬼神

  白凛的话就好像是唐僧的紧箍咒,牢牢得锁在我的头上,令我疼痛不已。

  我很想挣脱,却挣不开。

  我捂住自己的耳朵,那一个个字却仿佛长了翅膀一般,直直得往我耳朵里面钻,飞进我的脑袋,撞击着我的大脑。

  “好疼啊,好疼,我受不了了,我真的受不了了……”

  我开始哀嚎,开始痛哭,甚至开始卑微得求饶,只要白凛可以停下来,我做什么都可以。

  然而白凛却并没有停下,他用手指挑起我的下巴,另一只手温柔得抚摸着我的头:“丁隐,你把《洗冤集录真本》背下来了,应该知道其中有一门绝学,唤做:摄魂夺魄。在摄魂夺魄之下,对方会迷失心智,狂性大发,其实当初你父亲看到的并不是你母亲跟你奶奶,而是一群到处追他的厉鬼,所以他才叫你躲起来,他要去杀鬼,直到鬼来到了他的身上……”

  “丁隐,组织很看重你,才花大力气帮你查明真相。宋阳不是当天才到的桃园市,早在几天前,你父亲回国的时候,他就已经到了。”

  眼泪随着白凛的话落下,我的双眼开始越来越疼。我哭着说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师父不会是我的杀父仇人,他是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了,他不会那样对我的。

  “我没有报错仇,没有,是你,是你在骗我!”

  在白凛的眼中,我看到此时的自己悲哀又无助,两行血泪自眼眶而下,像极了地狱里爬出的恶鬼。

  白凛只是惊了一下,就继续抚摸着我的头:“不相信我也没关系,以你的聪明才智,会查到的,不是吗?”

  他信心满满得朝我笑着,从怀中取出一个瓷瓶:“喝下它,我就带你去见我的上级:洗罪师。”

  “洗罪师?”我呢喃着这三个字。

  白凛点了点头:“就是专门帮组织毁尸灭迹的一位天王,我是用雕塑将需要处理的尸体做成一件件艺术品,而你一定有更完美的洗罪方式,真是更期待了呢。”

  “可能一开始你会不适应,想当初五年前的我,也是一样的手生。可直到后来,你会发现自己会慢慢爱上那些作品,是组织让我找到了生命的意义,这就是我存在的原因!”

  白凛对江北残刀已经达到了痴迷的地步,他不停得蛊惑着我,让我喝下那瓷瓶里的液体:“放心不会对你有任何伤害,只是对我们洗罪师的基地最基本的保密措施而已。”

  我乖顺得张开嘴,含住了那些液体,然而就在白凛得意得说道:“这才是个乖孩子”。

  我突然朝他吐了出去,一滴液体都没有咽下。

  白凛腾的站了起来,一边清理脸上的污渍,一边怒气冲冲得朝我喊道:“不识好歹!”

  只是下一刻,他就向我展示了一秒变脸,笑意盈盈得凑了上来:“你越疯越不按常理出牌,我就越喜欢。”

  “变态!”

  “啧啧啧,不是变态,是想把桀骜不驯的你牢牢地绑在身边。”美男子白凛丝毫不掩饰对我的欢喜,就好像一个孤独的天才终于在世界的另一头找到了他的伴。

  我认认真真得端详着那张脸,告诉他:“这辈子我都不会加入江北残刀,我相信自己的判断,宋阳绝不是坏人!”

  此时仓库门口的黑衣司机已经等得不耐烦了,他走过来跟白凛表示时间到了,就朝向了我。

  司机一步步向我逼近,我已经做好了自尽的准备,如果让我沦为江北残刀的门下狗,不如早早得去见阎王,只是当我闭上眼睛的时候,想起的却是父亲突然发狂的画面。

  宋家绝学摄魂夺魄,我记得,我真的记得。

  那个时候的我嘴上说着不信,怀疑却像一颗种子播撒在了心田,让我从此再也不能坦坦荡荡得正视师父。

  而真正让我跟宋阳分崩离析的,是他亲口对我说出那句话:“对不起,小隐!”

  忽然我听到了风的声音,迅疾的风由仓库上方疯狂灌进来。等我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瓦片已经哗啦啦落下,屋顶破开了一个大洞,露出一轮盈盈的满月。

  这名不速之客披着一身月光,穿着一身白色风衣,原本我以为会是白月光,因为我记得她说过,满月是她的幸运日。

  可对方手里的武器却是一柄锋利的唐刀,跟星辰叔叔手里的那把一模一样!

  唐刀出鞘如疾风闪电,人影移动如猛虎出笼。

  好快的刀!

  黑衣司机一惊,正要掏出腰间的手枪,刀光却光已经划出一道诡异的弧线,将他掏枪的胳膊齐根斩断,又一刀将他整个人从左到右斩成两截,就仿佛切豆腐一般。

  然后锵的一声,唐刀收入鞘中。

  直到这时候,大量的鲜血才从黑衣司机的身上喷涌而出。

  白凛挣扎着想要跑,却被唐刀拦住了去路。

  那柄黑黝黝的刀鞘就架在白凛的脖子上,让他动不了半分。

  白凛似乎知道对方是谁,威胁道:“你居然敢背叛组织,你就不怕……”

  话音未落,唐刀一闪,白凛的头颅已经飞了出去。

  那个人明明救了我,却根本不上来替我松绑,而是径直离开我的视线。

  “你是谁,为什么会用唐刀,又为什么会用星辰叔叔的招数?”我声嘶力竭得朝那个人喊去,他却不理会我。

  “你是不是宋星辰,你是不是他。”

  那么干脆利落的招数,那么游刃有余的身姿,正是武宋一脉从不外传的杀招之招:斩鬼神!

  正所谓:一刀断舍离,二刀惊龙虎,三刀斩鬼神。

  能够使出斩鬼神绝学的,不是星辰叔叔,全世界我真想不出第二个。

  可这样的话,就跟白凛说的对不上了。

  白凛明显认识那个人,还是说星辰叔叔他……

  我拼命想让对方停下,对方却丝毫没有为我顿住脚步,只是当我意识涣散,连人带椅摔倒以后,那个人才折返回来。

  我躺在地上,半梦半醒得问他是谁,为什么要救我?

  他好像没有说话,又好像说了,我的记忆中只能记起一个非男非女的声音:“因为你还不能死……”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