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二章 天使与魔鬼

  慕容清烟指着那个网名,惊喜得叫道:“是他,肯定是他!”

  这时我的脑海中已经响起主持人邀请获奖人登台时的呼唤:“K,姜堰艺术学院的K,总分48,请您上台领奖!”

  原来凶手一开始就暴露在了我们面前,创造出‘维纳斯眼泪’的这个人跟杀害李藕冰的是同一个,或者说,这件完美的作品本来就需要生命去献祭。

  而K的个人签名也恰好说明了这一点:“雕塑是凝固的生命,刹那便是永恒。”

  我一页页翻看着K的作品,发现类似维纳斯的雕像还有很多,一尊尊鲜活的雕像形态不一,基本都是东方面孔。

  每一件作品下都有学生们热情的追捧,以及对K浓浓的崇拜。

  “K大佬好流弊,如果我有大佬十分之一,哦不,百分之一的功力就要天天乐醒了!”

  “老天爷真是给了K一双半神之手,羡慕,沾沾欧气。”

  “太完美了,这件圣母玛利亚真是无可挑剔。”

  ……

  看着这些赞美,我只觉得触目惊心!

  在他们看来,所谓的圣母玛利亚富有生命力与想象,可在我眼里,那却是一个孕妇在失去孩子之后满满的绝望与悲情。

  每一件作品,每一件作品都看得我心惊胆战。

  因为那些人的表情我太熟悉了,有的是被恶贯满盈的凶手割喉放血,无助得捂着脖子;有的是被强奸犯凌辱杀害以后,死不瞑目得瞪着施暴者;有的是被骗的家破人亡,恨恨不甘得葬身火海,雕塑只展示了一半的遗骨……

  确实,这些作品的张力就好像将一幕幕发生的场景真实得展现在人眼前一样,它们引来了无数的称赞与叹服。

  可如果说,这些不仅仅是作品呢?

  雕塑是凝固的生命,每一件作品都封存着一条生命,生命逝去的那一刻,却成就了雕塑的永恒。

  我甚至已经看不下去了……

  可这个K不光是对石膏有所涉猎,还精通美术油画,他最喜欢分享一张张猎奇的图画,有的是四肢被削去,面部疼痛扭曲到了一种夸张的地步;有的是一片雪白,女孩只露出半张脸,却没有眼睛;有的是我说不出名字的残酷刑罚。

  K喜欢分享这些,有的人觉得写实,因为将每个人的表情捕捉得太到位了。

  有的人觉得很窒息,哪怕是唯美风格的图片也让人感受到了深深的压抑,可是这种负面的言论并不构成对K的影响,因为他的信徒会成群结队得去攻击那些说K不好的人。

  那一张张夸张的恐怖至极的面孔,深深得印在我的脑海里,让我不敢去想,这些人都经历了什么。

  “必须要抓到他,决不能饶恕!”

  我只感觉自己有些站立不住了,手撑在桌子上,朝慕容清烟说道。

  慕容清烟微微捂了下嘴,似乎也有些生理不适的反应,最直观的其实是钟子柒,他指着那些帖子骂道:“这人特娘的是个天才,我不否认。可他更像个变态吧,哪有人喜欢这种惊悚、恐怖、扭曲的脸,这人肯定是个变态!”

  侯晓宇也深表赞同。

  慕容清烟不想在外人面前暴露案情发展,给侯晓宇使了个眼色,侯晓宇就出去了。

  “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先离开了?”粉刷匠几个成员弱弱得问道。

  我没答应,而是问他们知不知道吴老余擅长画画的事?

  粉刷匠的老二答道:“这个不是很清楚,不过雕塑手艺特别好的人,一般画画都不会差,因为会涉及到一些空间构图。其实很多专业都需要有画画功底,比如什么游戏建模啊,环境设计啊,室内装修等等,好多的。”

  我嗯了一声,表示没什么需要问的了。

  慕容清烟看了一眼校方领导,让对方带我们去吴老余的办公室一下。

  校领导表示没问题,当即把差事推给了保安大叔,说他对那里熟,由他来带我们去找吴老余。

  离开的时候,慕容清烟例行警告了一番,让在场的人坚决不要暴露此次问话事宜,否则的话,会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校方那边肯定是严防死守,他们都不太愿意让外面知道学校死人的事情,更别提其他了。

  那几个粉刷匠成员也一个个保证:“我们就普通学生,跟吴老师也没多少交情,再说了,他要是杀人犯的话,我们躲还来不及,哪还敢上杆子跟他打交道!”

  一旁的白凛哭得抽抽噎噎,问我们是不是真能给李藕冰报仇?

  慕容清与纠正他:“不是报仇,是让对方承担法律责任。”

  白凛低低得点了下头,朝我们道了声谢。

  这会侯晓宇已经折返回来,他跟我们一起直奔吴老余的办公室而去,只可惜,这会已经人去楼空了。

  保安大叔又给对方打了电话,却显示已关机。

  “我知道他家住哪儿,要不我现在带你们去吧!”

  保安大叔很热情,慕容清烟担心连累他,只要来了吴老余的家庭住址,却并不同意保安大叔一同前往。

  好在学校大门设了监控,监控显示吴老余今天一早就出了门。

  我们只能抓紧时间朝吴老余家里赶去,路上的时候,侯晓宇让我们别太担心,他已经联系了网安支队,让调查那个K的IP地址。

  就算吴老余狡兔三窟,也跑不掉的!

  但是吴老余并不在家。

  我们找了物业调取监控,监控显示吴老余三天没回来了。

  “那他这段时间都是在哪儿住的?”侯晓宇纳闷道。

  慕容清烟白了他一眼:“你问我,我问谁,现在只能看网警那边的线索了。”

  我说道:“吴老余家很小,看起来并不能放下那么多的雕塑,而他的办公室又没有我们在K主页看到的那些作品,要么不是同一个人,要么吴老余还有另外一个窝。”

  钟子柒白了我一眼:“还用想吗?肯定是同一个人啊,不然这个吴老余也不会跑路了。”

  我重新打开手机,试图从K的主页里找到一些线索,却发现他从不定位,也不会暴露自己所在位置的周边环境。

  但是从雕塑的背景跟地板来看,确实不属于吴老余办公室或者家中的任何一个位置。

  这么一折腾已经天黑了,慕容清烟送我跟钟子柒先回去休息,表示吴老余那边,刑侦支队会盯的死死。

  回到宿舍以后,我跟钟子柒洗漱以后就打算休息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乱糟糟的,总是想起那一张张恐怖扭曲的面孔,怎么都睡不着,只能拿出手机,重新在K的主页翻找线索。

  K是四年前就开始无偿分享各种技术帖了,那时候的他还不怎么娴熟,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手法越来越精进,开始成为校园论坛里数一数二的大佬。

  之后大佬这个词都不足以形容他,学生开始称呼他为:半神!

  神?我看是鬼吧,彻头彻尾的魔鬼!

  我心里一阵冷笑,就在这时,叮咚一声,手机突然跳出来一条信息。

  来自于我的特别关注。

  而那个关注不是别人,正是K!

  我赶紧点开,发现他居然真的在论坛里更新动态了,并且透露了自己即将创作的下一件作品——睡美男恩底弥瓮。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