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八章 刀神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晚上我又梦到了白凛,他依旧在挑拨着我跟师父的关系,说宋阳是灭门惨案的真凶,只有江北残刀才可以帮我复仇。

  恍惚间,那道白衣身影又出现了,他使出星辰叔叔才会的唐刀绝技——斩鬼神。

  只不过这一次我看到了他的脸,是一个戴着夜叉面具的人。

  那个人的影子渐渐和画像中的刀神重合,他踩着月光,迎着风向我走来,嗓音却冷漠如刀:“如果有一天你真的加入了江北残刀,就算是宋阳不忍心下手,我也会除掉你!”

  在唐刀即将落下之际,我挣扎着从梦中醒来,额头已经被汗水打湿,只有守在病床前的慕容清烟给予了我些许慰藉。

  呼,还好是一个梦。

  只不过那个梦太真实了,我回想着刚才梦中的场景,突然想起师父宋阳曾跟我提过一句,刀神是上一代的武宋。

  也就是说,这一代武宋所精通的,刀神一定有过之而无不及。

  可刀神不是死了吗?这一点,师父是绝对不会弄错的!

  如果不是刀神又会是谁,对方又为什么要模仿成两个样子,而且钟子柒所看到的夜叉面具明明是一身黑衣,来救我的却是白色风衣,应该是两个人才对呀。

  这两个人到底是谁?

  我越想越觉得头疼,嗓子也干的冒烟,伸手一摸,茶杯已经空了。

  看了一眼睡得正熟的慕容清烟,我不忍打扰,蹑手蹑脚得下了床,前往水房打水。

  然而就在我回头的时候,却发现走廊尽头立着一道黑色的人影,那道人影身着一袭黑衣斗篷,隐藏于黑暗中,犹如地狱使者。

  而他的脸上正戴着一副蓝色面孔,长出红色獠牙的夜叉面具!

  我忍不住追了上去,问他到底是谁。

  对方却冷冷得扫了我一眼,反问我跟江北残刀是什么关系。

  “江北残刀是我的仇人!”我坚定得回答道。

  夜叉面具轻蔑得笑了一声,问道:“是吗?”

  我重重点头:“江北残刀害了我全家的性命,就在刚刚,他们的人还想对我下杀手。”

  夜叉面具似乎对这个答案很满意,表示自己清楚整个事件的全过程:“我知道江北残刀相中了你的能力,一次不成,还会有第二次……”

  我说道:“就算一百次,我的答案还是一样!如此灭绝人性,充满罪恶的组织,我死都不会加入的。”

  “很好小子,请记住你今天的话,永远不要加入江北残刀,否则你会万劫不复。”

  得到我的承诺以后,夜叉面具阴森森的嗓门里终于带了一丝温和:“相信你师父,他是不会害你的!虽然有时候迂腐的很讨厌,但毕竟是宋慈的后代,难免带了祖先的影子。”

  “但是你丁隐,无论是平安村一案放走姜含玉,还是投毒案的左右徘徊,都让我清楚,你跟宋阳不一样……”

  我忍不住惊讶了一下,这个夜叉面具居然一直在暗中监视我?

  夜叉面具似乎知道我心中所想,微微笑道:“放心,我没有恶意,只是觉得你空有一颗聪慧过人的脑袋,却没有保命的手段,未免有点太可惜了。”

  “你是说?”

  “江北残刀对于相中的人,向来都是抱着得不到就毁灭的心态,所以丁隐,接下来你要小心了。”

  夜叉面具好意提醒了我一声,我有些失落,难道刚才他的意思不是想教我一些保命的手段吗?怎么不顺着继续说了。

  我问夜叉面具是不是会用唐刀。

  夜叉面具点了点头。

  我又问他:“你真的是刀神吗?”

  夜叉面具冷冰冰的回了我两个字:“我是!”

  那一刻我的心情顿时欣喜起来,立马喊了一句师公,并且告诉他:“师父一直很想念您,如果知道您还活着……”

  然而夜叉面具却将戴着黑手套的那只手点在了我的额头上:“你不是宋家人,没有武宋护卫,星辰也不愿教你本事。以后等到了合适的机会,我会考虑教你一些保命手段的,但前提是,不要再喊我师公。”

  我感觉自己赚到了,正想使出自己的撒娇本领,夜叉面具却早有防备,看向我道:“回去吧,时机成熟时,我自会出现。”

  说罢,夜叉面具一甩斗篷,朝着无边黑暗里走去。

  临走前却又低声在我耳边说道:“不要让我发现你背叛了宋家,否则我会亲手取走你的心脏!”

  看来,这个人摆明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担心我被白凛策反,冲宋阳下手,这才来警告一番。

  其实就算他不出现,我也不会对师父起疑的,毕竟以宋阳的为人,他根本干不出杀人的勾当。再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在叫师父的那一天,我就把他当作了半个父亲。

  不过这夜叉面具真的是刀神吗?

  如果不是刀神,那他为什么也如此护着宋阳。

  现如今,我才明白,自己再撒娇也没用,哪怕宋阳总是一脸严肃,也多的是宠他护他的人,星辰叔叔是这样,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夜叉面具也是这样。

  宋阳才是真正的宇宙团宠!

  我拿着水杯回到病房,怀着一肚子的疑问睡了过去。

  次日醒来的时候,慕容清烟带着一盒热腾腾的波士顿龙虾粥,还有几道奢华的养生小菜,却没想到这时候钟子柒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得出现了。

  在看到我的早点以后,钟子柒当场不愿意了:“小隐子这么多好吃的,我就一个馒头,外加一叠小咸菜,清烟师姐难道你是看小隐子帅,就区别对待吗?”

  我赶紧让钟子柒别客气,想吃什么就自己拿,毕竟他这场横祸多半是因我而起。

  钟子柒哼哼了两声:“这还差不多!”

  慕容清烟舀了一勺子粥,吹凉以后,正要喂给我,钟子柒又不乐意了:“小隐子手又没断,你咋还喂他吃。”

  说到这里,钟子柒露出了不坏好意的奸笑:“清烟师姐,你该不会对我们小隐子有意思吧?”

  慕容清烟的脸顿时红了,带着女儿家的娇羞朝我瞥了一眼,想到她之前吐露爱意的那番话,我双颊也有点滚烫,却只能喊着让钟子柒别说了。

  哪料这货越来越起劲,非要撮合我们两个:“俗话说,女大三抱金砖,清烟师姐又漂亮身材又好,家境也不错,你就从了清烟师姐吧,我跟着你还能沾不少光。”

  就在钟子柒越来越大声的时候,一阵清脆的响声打断了病房的热闹。我们齐齐望去,只见许久未见的饺子立在门口,手中的饭盒已经摔落在地。

  她的鼻头红红的,漂亮的杏眸含着晶莹的液体,在对上我的眼睛后,饺子受伤得叫道:“丁隐,我讨厌你,我讨厌你!”

  不待我解释,饺子就跑出了病房。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