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二章 死者嘴里的鱼钩

  在春水市的城市地图上,我熟练得用红笔圈出了三个点,这三个点正是三名年轻女性消失的地方。

  随即,又在地图上标下了抛尸的位置。

  很快,我就发现两处点根本无法连成一条直线,反而变成了两条跨度很大的曲线。

  一条曲线,开口朝东。

  另一条曲线,开口朝西北。

  这样一来,根本无法利用穿针引线来判断凶手的下一次作案地点。

  因为范围实在是太大了……

  朱青青以为我是在利用地域画像法,连忙解释道:“之前我们的刑侦专家,就曾尝试过这种方法。”

  “情况是不是很不理想?”我看向朱青青问道。

  朱青青苦笑着点了点头,表示范围太大,人手根本安排不过来,只能加强了一下对应位置的监控,希望在罪犯下一次作案时,可以通过天网系统捕捉到。

  我分析道:“这一次凶手作案其实是相当狡猾的!第一次的受害者是个喝醉的女大学生,从劲舞酒吧消失了,第二次则是将上门小姐骗到一个无监控的老式居民楼服务,第三次又是一个陌生的地点,三个地方全不在一条线上,抛尸位置又不同,时间间隔也是长短不一,让警方根本无从抓起。我猜测凶手应该对春水市非常熟悉,非常灵活的寻找作案地点,你们有没有查过出租车或者网约车司机?”

  朱青青表示这点,他们早就想到了,第一位受害者在滴滴上叫了网约车,但是没有坐,之后他们也找到了那名司机,成功排除了对方的嫌疑。

  司机接到了女大学生的单子,对方却取消了,他的乘车记录可以证明,他后来是在履行另一位乘客的单子,根本没有作案时间。

  第二个受害者是乘公交车去的老居民楼,后来就失联了。

  至于第三个,结婚对象送了她一辆私家车,事发时是她自己开车出门的,之后就没消息了。

  我翻看着那三个人的档案,忍不住皱起眉头道:“她们三个人肯定还有共同点,只是我们暂时还没有发现!不然社交圈相差如此之大,却在一个月内纷纷成为凶手的猎物,根本不可能。”

  “如今之际,只能验尸了。”思索片刻后,我看向了朱青青。

  如果说有什么证据是最真实可靠的,那一定是尸体上留下的痕迹!

  朱青青站起身来,朝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王一夫表示自己还有事要忙,这一次就不陪着我们了,到时候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朱青青开口。

  我点了点头,说了一声谢谢。

  宋星辰终于喝完了第二杯奶茶,就在我以为他要跟王局长说一两句客套话的时候,却发现他只是将第三根吸管取了出来,然后插进了奶茶杯。

  还真是妥妥的奶茶控啊!

  不过在停尸房,他能喝进去奶茶吗?那里的味道可不是开玩笑的。

  事实证明我还是多虑了,在我们进入停尸房以后,星辰叔叔就倚在一边,悠然自在得喝着奶茶,而我则掀开了第一名死者脸上的白布。

  虽然从刚才的照片中,我已经知道三名死者全被残忍的毁容了,可尸体就在眼前,如此近距离的冲击还是不免让我哽住。

  眼前一张美丽的瓜子脸,白皙的皮肤,大大的眼睛,却被刀片划出了足足三十多道血痕,每一道血痕都深入骨骼,将整张脸变成了恐怖狰狞的馅饼。

  她们可都是青春正好的女孩子啊。

  这是女人最好的年纪,最美好的样子都在这个时候绽放盛开。

  饺子一下子就捂住了嘴巴,倒退几步道:“凶手真是太残忍了!”

  朱青青叹了口气,表示自己当初在看到尸体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但很多连环杀人犯在杀害死者以后,都会选择将对方毁容,这样会比较好掩盖死者的身份,进而拖慢破案进程。

  “不过陆茗颜在失踪以后,就有同学报警,所以我们还是很快确定了她的身份。”朱青青说道。

  饺子皱起眉头,回答道:“还有一种可能是熟人作案,一些熟人在杀害自己认识的人时,是不忍心直视对方脸的,尤其是抛尸的时候。所以凶手经常会将对方毁得看不清真实模样,这样会心安理得一些。”

  我肯定了饺子的话,表示她说得非常好。

  饺子却没有领情,反而下巴一昂,嘴巴一撅,摆出大小姐的模样。

  我又将另外两名死者身上的白布揭开,发现三人全部是被刀片毁容的,皮肤外翻,脸上布满了血渍,看的人触目惊心。

  而刀片又非常容易,就比如哪里都可以买到剃须刀的刀片,总之比那些被管控的东西方便太多。

  当然破案的难度也会大大提高!

  死者面容已毁,通过她们脸上的微表情已经根本得不到什么,不过我能肯定的是,死者是在死后被毁容的。

  否则在面对侵入骨骼的划伤,身体的其它部位是会有体征出现的,手臂也会用力挣扎,会出现拳斗手的现象。

  而这几具尸体却通通都没有。

  奇怪的是,就在我检查死者的嘴巴时,发现里面居然都含着一枚小小的带着倒刺的鱼钩,在灯光下金光闪闪!

  “死者嘴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很显然,朱青青对此也很震惊。

  她说当初队里的法医验过尸,却并没有发现那枚小鱼钩。

  饺子哼了一声,嘀咕道:“那也太不认真了吧。”

  我说道:“应该是感觉被毁容,找不到什么新线索吧,不过这个凶手倒是很大胆,看来他并不是无法直视死者的脸才将其毁容,而是厌恶,极度的厌恶让他讨厌那张脸,进而毁容!至于这枚鱼钩其实是一种挑衅,不,准确来说是炫耀,炫耀这是自己的猎物,是咬上了钩子的鱼儿。”

  朱青青瞪圆了眼睛,冷笑道:“他敢炫耀,我就敢他让他尝尝枪子的厉害。”

  说罢,朱青青让那名瘦警员把鱼钩给保存好,看能不能以这个为突破口,抓到凶手。

  毕竟这种鱼钩相对来说,还是很少见的。

  “丁隐,你还没说受害者的死因呢。”饺子突然跟我叫板,说我的验尸流程一点都没有宋阳的专业,如果是宋阳的话,早就把死因跟死亡时间一一报个清楚了。

  说话间,饺子笑了起来,得意洋洋得扬了扬眉头:“哈哈丁隐,你该不会不行吧?”

  “噗嗤,什么不行,饺子你别乱用词汇行不行!”要不是现场还有星辰叔叔跟朱青青在,我真想跟饺子解释下那个词的意思。

  但转念一想,也许饺子是故意一语双关,当着众人的面讽刺我呢?

  我看向饺子,只见对方眯着眼睛,一脸的挑衅望着我,还真是无所畏惧。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