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三章 诡异刺青

  朱青青见我一脸的尴尬,赶忙跳出来打了个圆场。

  她表示之前法医已经给出了死亡时间,档案上面也有记录,我刚才是在寻找新的线索。

  对此,我连连点头道:“这位法医基本功很扎实,死亡时间是没有问题的……”

  我的手顺着女尸的身体继续往下移,猛然间发现了一个问题!

  三名死者的下-体都有被性侵的痕迹,而且凶手的动作极其粗鲁残暴,造成了阴-道充血破裂。

  朱青青也认可了这一点,说之前的法医也记录了受害者被性侵的经历,并且提出凶手那个部位的尺寸不小,身高体型应该偏大,由于凶手戴了避-孕套,导致他们没能在死者的下-体采集到体-液。

  “不,凶手的体型并不大!”我拧着眉头否认道。

  朱青青立马露出了好奇之色,问我为什么这样说?

  我戴上乳胶手套,用棉签擦拭了一下第一名死者的耳后根,说道:“这里有凶手浅浅的牙印,根据牙齿大小,可以判定凶手体型偏小,而且长相应该很大众,才能一连骗到三个人。”

  “这里居然有牙印?”朱青青不可置信的瞪圆了双眼。

  之前的时候,他们倒是想过,除了下-体以外,死者胸-部或其他器官可能留下痕迹,但更多的是偏向于性器官。

  却没想到死者耳后头发遮挡的地方,居然有这样一枚浅浅的牙印。

  朱青青问我是怎么想到的。

  饺子快口道:“估计是经验丰富,那种片子看多了的功劳!”

  这句话一出,朱青青看我的眼神立马不一样了,我赶紧解释,说自己的眼睛曾经受过师父的特殊训练,在洞幽之瞳下,一切细微的痕迹都难以逃脱。

  这个解释显然比饺子说的靠谱许多,朱青青让胖瘦两名年轻警员仔仔细细的拍照以后,又采集了一份样本,看看是否存在唾沫残留,以此来提取DNA。

  不过我个人觉得这种希望很渺茫,如果真能查得到,就不需要我们来了……

  死者的嘴边有被胶带撕扯的痕迹,手腕却没有绳索捆-绑,这样一来,凶手再对他们性侵的时候,不怕被逃掉吗?

  朱青青表示死者生前曾吸入大量的乙醚,是在失去行动力后被带走的。

  而第一名死者体内还检测到了非常多的酒精,确实是在酒醉以后被凶手盯上的,只是劲舞酒吧那一夜的人实在太多,监控又少,根本没拍到陆茗颜离开的画面。

  我们又继续检查了另外两名死者的尸体,除了第一名死者的耳后根有咬痕外,第二名死者的身体就有些不堪入目了。

  她的后背上有许许多多的鞭痕,肩膀上也有凶残的咬痕。

  饺子乍舌道:“这个凶手还挺重口的,居然,嗯……”

  我摇摇头:“不,这不是凶手留下的!应该是习牧牧之前接待的客人,你看这些都结痂了,别忘了,她的身份。”

  饺子立刻明白过来这位死者是一位上门女郎,但还是不免带了一丝同情的目光:“其实,她真的挺可怜的。”

  我说道:“正是因为她的身份,接待的客人比较多,因此凶手没在她的身上留下太多印记,就算性器官接触也做了保护措施,不过……”

  “不过什么?”饺子问道。

  我拧眉看向第三具尸体:“那个新娘子身上也没有凶手留下的咬痕,按理说女大学生跟新娘子,要比上门小姐干净许多,可凶手为什么独独钟爱女大学生,对这个新娘子也存在嫌弃的心理?”

  我发动洞幽之瞳,在第三具尸体上来来回-回检查了好几遍,女人生前应该非常注重护肤锻炼,皮肤细腻雪白,脸部除了那些刀片的划痕外,居然没有任何痘印跟斑点。

  这样美丽的女人如此匆匆凋谢,真叫人惋惜!

  不过我倒是在女人的大腿根处发现了一处奇怪的刺青,那个刺青是一长串英文字母。

  “这个是受害者丈夫的名字吗?”既然刻在了如此隐私的部位,又是以刺青的形式展现,那说明这个字符对于新娘子来说,想必是非常重要的。

  朱青青否认了我的猜测,说之前警方曾经跟受害人家属沟通过,其丈夫表示从不知道妻子身上有这样一块刺青。

  “那这么说来,他们至今没发生过任何性-行为?”我诧异的问。

  毕竟但凡是一个男人,都会对自己的爱人具备一定的占有欲,大腿根这样的隐私部位有一个奇怪的刺青,是不可能不问的。

  难道凶手霸占的是新娘的第一次?那又为何流露出浓浓的嫌弃。

  似乎在凶手眼里,只有那名女大学生的身体是稍微干净一些的。

  我拿出手机,想要将女尸那处奇怪的刺青拍下来,却被饺子给阻止了:“丁隐,你好变态啊!”

  她当着众人给我戴上这样一顶帽子,我没有解释,朱青青反而理解我是为了破案才有这种行为。

  朱青青叫我放心,这个图案她们之前就拍摄下来了,也在女人之前去过哪家纹身店,看能不能找出这个纹身的含义。

  “不过新娘子安晚并不是第一名受害人,估计这个纹身跟凶手之间应该没有太大的瓜葛。”

  我说自己清楚这一点,但是在破案的过程中,任何一个线索都不能放过。

  “毕竟我们以为的,都带有主观情绪,而真正有用的证据却都是客观的。”我有种直觉,只要查到三个受害者中间隐藏的那个交叉点,就一定可以逮到凶手的狐狸尾巴!

  只是三个受害者的手机都不见了,无法从手机下手。

  她们的鞋子也被故意脱掉,隐藏了去过地方的踪迹,我站在三具散发出寒气的女尸面前,不甘心就这样离开!

  饺子还想给我说风凉话,却被宋星辰的一声轻咳打断了。

  饺子不情不愿得看过去,撒娇喊了一声星辰叔叔。

  宋星辰冷冷道:“打扰别人验尸,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饺子扁起了嘴巴,有些不服气。

  但好歹还了我一个清净,我也不再顾忌什么,而是来到死者的双腿-间,轻轻掰开了死者的下-体。

  由于尸体已经开始腐烂,尽管我已经含了一颗辟秽丹,却依旧清楚闻到了那里的味道,腥臭、刺激,呛人……

  但我没有任何不敬,而是用镊子跟棉签一点点刮弄着里面的粘液。

  很快我就有了一个重要发现,凶手是在受害者断气以后,才开始发生性-行为的,而且当时几名受害者很有可能已经被毁容了。

  “这个凶手居然这么变态,把人杀死毁容后再性侵!”

  我的话震惊了在场众人,他们纷纷瞪圆了眼睛道:“不是吧,这、这也太奇葩了。”

  按理说,强奸犯是为了控制不了的性-欲而侵犯年轻女性,之后在将其杀害。而这个人却偏偏是在将对方杀害以后再毁容奸-尸,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刺激他的欲望!

  这个凶手简直是个十足的变态。

  我还是第一次遇到性癖好如此奇怪的凶手!

  我继续留在女人的下面,仔细嗅闻,试图从那股刺激的味道中一一分辨里面的气味,渐渐的我似乎闻到了一股腐烂的怪味。

  那种怪味跟正常的尸体腐烂不同,有点类似花朵腐-败的气味。

  “不是花朵,是一种植物!”听到我的话,朱青青连忙解释道,之前他们曾经对女人下-体的分泌物做过检测,看是否能有凶手的DNA残留。

  结果发现三名死者的阴-道都有绿萝的汁液留下。

  “绿萝?”

  我疑惑得看向朱青青,朱青青表示没错,就是绿萝。

  饺子托起下巴,自言自语得询问这有什么特殊含义,还是说凶手戴的避-孕套被绿萝曾经污染过?

  我灵机一动,恍然道:“在植物当中,绿萝具有清洁净化的作用,凶手是觉得几名受害者脏,故意用绿萝来净化她们的阴-道,之后再发生性-行为。”

  “而且这个性-行为的摩擦不像是生-殖器留下的,更像是一种大尺寸的按-摩棒。”

  凶手要么是不能发生性-行为,曾经被耻笑过,因此对这类女性展开报复。要么就是情感或生理被某个群体的女性伤害过,导致他的心理畸形,化身为雨夜屠夫。

  “醉酒的女大学生、上门-服务的小姐、准备结婚的女子,一定都完美得符合凶手的猎杀目标!”我飞快的分析道。

  朱青青有些惊讶,而后问:“前面两个都可以认为是私生活不检点,可是那个结婚的女孩子,似乎……”

  “她大腿根部不是有块不属于丈夫的刺青吗?从她身上查,看她是否存在不检点的行为!”

  我有种直觉,这个新娘子安晚绝对是一个最大的突破口!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