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噩梦缠身

  我皱着眉头看向清烟师姐,问道:“我怎么没看过那张便签纸。”

  刘法医冷笑一声:“什么都得让你知道,你是这案子的负责人啊?再说了,一张贴在门上的便条而已,谁会把它跟命案联系起来。”

  说完,他还靠了靠椅背,一副老前辈的模样。

  清烟师姐道:“当时我确实没有留心,等听到你说张点点也去许过愿,是减肥瘦身的,我这才猛地想起来。”

  林队站起来拍板道:“不管怎么样,既然张点点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个遇害人,那我们就必须把她给保护起来!”

  清烟师姐点头:“我建议最好还是暗中保护,以免被凶手发现,这样的话,在凶手动手前,我们还可以就此拿下。”

  “林队,你觉得呢?”清烟师姐看向林队。

  林队朝我瞥了一眼,问我的意见,我笑眯眯得说道:“我也觉得这个办法可行,就是要劳烦林队找个合适的女警官混入女生宿舍了……”

  清烟师姐拨了拨自己的短发,毛遂自荐道:“这里不就有现成的吗?”

  林队也没有反对,而是拍了拍她的肩膀,说了一句辛苦了。

  他们打算好好安排一下清烟师姐混入静川大学的事情,却见我迟迟没有起身的打算。

  “小隐同学,你还有什么话吗?”林队问道。

  我伸了个懒腰,状似不经意得道:“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想验一下那两具尸体,看能不能有什么新发现。”

  这下刘法医不高兴了:“验尸?呵呵,林队,你让这小鬼参与案子里面,我没意见,但尸体我已经送回法医室了。”

  言外之意就是,法医室由他说了算,而且证据重地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让外人进。

  我见林队有些为难,便主动退让:“没事儿,那里面仪器也贵重得不行,万一磕了碰了,我一个穷学生也赔不起。”

  林队略带歉意得提出要请我吃饭,被我拒绝后,又说要送我回学校:“都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回去也不安全。”

  清烟师姐也是这么觉得:“再说了,毕竟你是坐警车离开学校的,怎么着,我们也得开警车把你恭恭敬敬送回去。”

  这样也是换一个方式,帮我证明清白!

  我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答应了。

  路上的时候,林队向我打听师父的近况:“小隐,宋顾问的身体怎么样啊?”

  我答道:“还好。”

  他又问:“你觉得你师父是一个怎样的人?”

  我摸摸下巴,回忆起跟师父之间的点点滴滴:“师父是一个平时特别严肃,验尸特别认真,但是对家人特别好的人。”

  想到师父那幅妻管严的模样,我就忍不住笑出了声。

  林队却笑着说:“年轻时的宋阳可不是这样子的。”

  我起了兴趣,忍不住探出一个头,想问问他师父以前的事儿,林队却突然打住了话茬。

  他喊了我一声:丁隐。

  我说在。

  林队开口道:“宋顾问这一生就收了你一个徒弟,这足以说明他对你的看重,你师父还跟我说,让我在你的大学生涯中,多多照顾你一点。”

  就在我以为这是简单的拉家常时,后半句让我眼睛突然放亮。

  我问林队:“您的意思是?”

  林队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虽然你年纪很小,但我相信宋顾问的眼光!如果你能比警方先一步破掉尸仙娘娘案,以后可能还有拜托你帮忙的时候。”

  “此话当真?”我已经快要按捺不住自己的喜悦。

  林队郑重得点点头。

  我简直快要爱死师父了,他真是一眼就看透我想要的,一步一步帮我铺好变强的路。

  林队将我送到学校门口,临走前,还留了一个联系方式:“如果有同学质疑你,你就说是刑侦支队专门请你帮忙的,不信的话,可以来问我。”

  我开心极了:“谢谢林叔叔。”

  然而就在林队他们即将离开的时候,这时,清烟师姐也露出了一个头:“丁隐,我叫慕容清烟,记住了。”

  “好的,清烟师姐!”我用力招手。

  回到寝室以后,王强跟许力跟见了杀人犯一样,对我避之不及,只有钟子柒,没心没肺上来就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小隐子,你可算回来了。你不知道,居然有同学说你是杀人凶手,还被警-察给逮起来了。”

  话说一半,钟子柒又突然变了脸:“小子,你干嘛不接我电话,害得我担心死你了。”

  得,去了一趟警-察局,我这身价立马狂跌,称呼都被略去了一个字。

  我坐下来大口大口喝了杯水,将前因后果跟钟子柒原原本本得说了一遍。

  钟子柒立马为我鸣不平:“那个老头真是个王八蛋!”

  王强跟许力也把挡在脸前的书,偷偷撤下一角,悄咪-咪得打量我。

  我说:“反正误会已经解释清楚了,林队也给我赔不是了,皆大欢喜。不过现在的重点就是,那个凶手太狡猾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被抓到。”

  钟子柒拍了一下我的后脑勺:“你还关心呢?万一再被抓了怎么办。”

  我让钟子柒放心:“以后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儿了。”

  说完以后,我就爬上-床,打算好好休息一下。

  迷迷糊糊中,我梦到自己又回到了那座老厕所,厕所里居然有好几个披着长发,衣服凌乱的女孩子,哭着拍打着门。

  “放我们出去!”

  “救救我们……”

  她们的脸惨白惨白的,深陷的眼窝里留下一行行血泪。

  那泪水滴答滴答的,融进了地里。

  我第一时间就想拉开门,结果发现那几个女孩居然是死去的汪淼,还有谢娟,以及张点点等几个生面孔。

  她们就好像被囚禁了这座恐怖的老厕所里,永世不得超生。

  正当我考虑要怎么办的时候,走廊尽头传来了一阵诡异的歌声,我的后背不禁升起一抹寒意,下意识的望过去,就看见一个阴森森的影子向我走来。

  那影子的双脚穿着一双鲜艳欲-滴的红皮鞋,头发绑成一对双马尾,无论我怎么看都看不到对方的脸。

  “你的蜡烛灭了,去跟她们作伴吧!”影子冷冷的指了指厕所的方向

  我吓得拔腿就跑,汪淼那群鬼魂却突然伸出无数双惨白的手,一点点的将我拽进老厕所……

  “来陪我们吧!来陪我们吧!”

  “啊!”

  我从床上惊醒,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原来只是一个噩梦。可那个梦太逼真了,让我现在想起来,腿都直抖。

  这个梦,让我越发觉得张点点就是下一个遇害者。

  好不容易等到天亮,我打算一大早就拉着钟子柒,让他带我去找张点点。

  结果钟子柒磨磨蹭蹭就是不起来,起来以后,也是冒了一句:“今儿不是有课吗?找什么张点点。”

  “我严重怀疑你这人就是有怪癖,爱上张点点了。”

  这话说的,我要喜欢张点点,之前还能把她当嫌疑犯?

  下楼的时候,我让钟子柒陪我去一趟张点点的宿舍,结果发现她们已经换宿舍了,也是,这里发生了命案,短时间内确实不能继续待着。

  “快点吧,再不抓紧点,要迟到了!”钟子柒连忙拉着我离开。

  走之前我特意朝宿舍门瞥了一眼,上面已经没有那张便签纸了,不知道是被谁撕掉,还是被风刮走了……

  我们在路上随便买了点包子垫肚,到了班级,果不其然,又是一阵议论纷纷的声音。

  好在钟子柒替我跟同学解释了一番,这才打消了他们的疑虑。

  但还是有几个男生看我不爽,把我当怪咖对待:“哪有人一天到晚往犯罪现场冲的?要么就是凶手,要么就是变态。”

  只有饺子完全跟事外人一般,漠不关心的看着自己的书。

  直到有人起哄起的特别凶的时候,她才以班长的身份拍了拍桌子:“安静!”

  很快,铃声响起,老师走了进来。

  脑子里总是想到尸仙娘娘的案子,心静不下来,我索性抽出一张纸,在上面梳理几个人物的关系。

  包括,我昨晚做的那个梦也写进去了。

  我甚至在想,除了许愿外,这两个受害者跟尸仙娘娘到底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关系。

  凶手的杀人动机到底是什么?

  我觉得在找到杀人动机的那一刻,也许一切就会迎刃而解了。

  一整节课我都心不在焉,直到下课以后,钟子柒给了我一胳膊肘:“你魔怔了?”

  我把那张纸塞到口袋里面,问钟子柒:“你知道有什么方法能让人神不知鬼不觉的瘦下来吗?”

  钟子柒瞪大眼睛看向我:“我要知道,我还能这么胖?”

  说完以后,钟子柒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问我:“你该不会在想张点点为什么会突然瘦下来吧?”

  我点了点头。

  因为这确实是张点点许的愿望,那到底是谁帮她实现的呢?还有谢娟,那封情书又到底是谁写的。

  “我觉得,这个幕后之人就是本案的凶手,可他究竟是谁,又是如何一样样得帮人实现愿望的?”

  钟子柒突然抖了一下,好像大白天见鬼了一般:“小隐子,我跟你说,尸仙娘娘的传说是真的,真得有人见过尸仙娘娘。”

  “搞不好这一切真的是尸仙娘娘干的,只不过所有许愿的人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说到这里,钟子柒突然顿了一下,他看向我:“小隐子,你,不是也许愿了吗?你该不会也要死吧。”

  这时候我也猛地瞪大眼睛。

  没错,我也在老厕所许过愿,我的愿望会实现吗?我,又会不会遭到‘尸仙娘娘’的索命?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