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鱼儿,上钩了

  我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让慕容清烟慢慢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慕容清烟告诉我,她刚回盯梢的宿舍之后,就发现张点点不见了。

  “会不会去食堂吃饭了?”我一边问着,一边迅速扫了食堂一眼,希望能看到张点点的身影。

  但慕容清烟却坚定得说不可能:“张点点的睡衣扔在床上了,她是专门换了一身衣服出去的,钱包手机都拿走了,而且我给她打了电话,一直没打通,最后直接就关机了。”

  钟子柒扒在我身边偷听,一听张点点跑了,立马插了句嘴:“该不会这货知道我们怀疑上-了她,赶紧跑路了吧?”

  我感觉脑子一团乱,不禁道:“你刚才不是还说尸仙娘娘的嫌疑最大吗?怎么现在又成张点点了。”

  “对喔,尸仙娘娘,那张点点就是下一个目标!”说到最后,钟子柒脸上的青春痘都扭曲了。

  我让慕容清烟先稍安勿躁,等下我们就过去。

  挂完电话以后,钟子柒看着我一脸哀怨:“这都多少天没吃顿好的了,我点的青椒肉丝还没做好呢,你当我是生产队的驴呀?”

  “好了,别墨迹了,咱们速战速决。”我一边往嘴里塞饺子,一边为钟子柒鼓劲儿:“难道你不想看到清烟师姐?”

  只见钟子柒脸上浮出一抹淫-荡的笑容,立马答应:“算了,就当为了我们家小烟烟,我再舍命陪君子一回。”

  迅速消灭完午餐以后,我们赶紧冲到张点点的新宿舍。

  慕容清烟正在吃外卖,看到我们来了放下了筷子,钟子柒连忙说不用不用,让她慢慢吃。

  慕容清烟点的是一碗四川凉粉,红通通的辣油流出来,卖相很好。

  钟子柒熟络得坐在她对面,捧着脸欣赏:“小烟烟,原来你跟我一样,都有一颗火热的内心。”

  慕容清烟一抬头,明明是冰冷御控的气质,精致的唇角染着一丝红油辣子,那微怒的表情却带着丝丝魅惑。

  钟子柒不受控制得咽了咽口水,惹得慕容清烟更不耐烦了。

  她将外卖盒一盖,丢进了垃圾筒。

  “这是张点点的桌子吧?”我指着另外一张桌子说道。

  慕容清烟意外的表情一闪而过,她用纸巾擦了擦嘴,问我是怎么知道的。

  我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回了三个字:“靠观察!”

  另外两张桌子上都有奶茶饮料那些高糖摄入的产品,只有张点点的桌子上垒了一大摞的瘦身减肥的资料书。

  只不过那些书很久都没有翻过了,上面落了一层灰。

  慕容清烟告诉我:“这段时间张点点除了下床吃饭喝水,基本就没有其他活动,我个人觉得她跟炎亦铃的死应该没关系。因为学校通知我炎亦铃死亡的信息后,我注意过张点点的床铺,她还在宿舍睡觉,前一天晚上也没有出去过,除非凶手不止一个人。”

  这时钟子柒把手机取了出来:“对了,给你看个东西。”

  他把学校贴吧里面那个关于尸仙娘娘的热贴,拿给慕容清烟看,一开始慕容清烟还以为是钟子柒发的。

  钟子柒摇了摇头:“不是我,是别人发的,但炎亦铃的死不是被封-锁了吗?”

  慕容清烟很快就明白了钟子柒的意思:“你是怀疑发帖人就是真凶?”

  “当然也有可能是她舍友走漏了消息,但是小隐子说不可能,因为当时那个女的连宿舍都不愿意进,哪有胆子把整件事重新理一遍。”钟子柒一边拉着帖子往下翻,一边继续道:“你们警方不是有专门的技术人才吗?看看能不能锁定一下这个号的IP地址。”

  慕容清烟觉得这也确实是个办法,说自己等下就联系局里。

  “如果发帖人就是个普通大学生,纯粹好奇发的贴,那我觉得这个案子就不用查了,铁定是尸仙娘娘想要索命重生;要是发帖人有问题的话,那凶手就是人!”

  钟子柒也是想早点确定真凶,万一真凶是尸仙娘娘,那自己也好趁早退出。

  想到这里,钟子柒偷偷瞥了一眼慕容清烟,低声道:“美色如狼似虎,还真是瓦解人的意志。”

  慕容清烟走到一边,问我有没有新发现?

  钟子柒也屁颠屁颠得走过来,装作十分上心得翻看那一堆的瘦身资料。

  我却将视线锁定在桌子上的一罐咸菜上:“你说,这几天张点点除了吃饭喝水,并没有任何减肥节食,却瘦了?”

  “没错。”慕容清烟点了点头。

  我拿起那罐咸菜,打开以后,一股浓浓的咸味,里面还有很多绿色的汤汁。

  慕容清烟告诉我那是张点点用来下饭的:“她每次吃饭的时候,都会在里面挖几勺子,上次还问我要不要,但是这个味太难闻了,我压根受不了。”

  话说一半,慕容清烟突然抬头:“你是怀疑这罐咸菜有问题?”

  我嗯了一声:“这桌子上的东西基本都没有动过,只有咸菜留有经常打开的痕迹,而且你们喝的水都一样,除非是吃的东西。”

  “她吃的外卖,我也是,有时候我还专门跟她点同一家。”

  慕容清烟疑惑得看向我:“可是这小小一罐咸菜会有什么问题?”

  我摇头说自己也不知道:“现在只能麻烦你把这罐咸菜带回去做一下检测了……”

  “你们一个宿舍喝的水都是一样的,吃的外卖又都是一家,唯一的不同点不就是这一罐咸菜吗?要是有问题,只会是这罐咸菜。”

  慕容清烟也觉得我的分析有道理,钟子柒却突然伸出一个脑袋,阴森森得补充了一句:“也有可能是尸仙娘娘真的显灵了。”

  “鬼?”我冷笑了一声:“我从来都不信!”

  好不容易找到一点头绪,慕容清烟打算现在就带那罐咸菜回局里做化验,然而就在这时,她的手机传来叮咚一声。

  慕容清烟点进信息之后,兴奋得叫道:“鱼儿,上钩了。”

  我跟钟子柒忙凑过去,发现那是学校二手交易平台的页面,一个顶着布偶猫头像的小姑娘给慕容清烟发来了私信。

  她说自己上周入手了一只香奈儿流浪,只背出去过两三次,特别新,问慕容清烟有没有意向?

  慕容清烟看到那只包包的图片,确实很新。

  她问是多少钱买的,出示一下购买记录。

  布偶猫:“是我男朋友送的,他把小票弄丢了,不过我保证是正品,我可以把有鉴定报告发给你。”

  那张报告的鉴定结果确实为真,但哪有女朋友会在当天把人家送过来的包拿去做鉴定的。

  慕容清烟看了我一眼,问我的意思。

  我舔了舔发干的嘴唇说道:“应该就是她了,由于不知道这只从天而降的包包是真是假,所以拿去做了鉴定,结果没想到居然是真的。直到没多久,学校里面出了命案,死者都曾经跟尸仙娘娘许过愿,所以这只梦寐以求的包包才变成了一只烫手山芋。”

  慕容清烟也显得很激动,她想要尽快把这个学生钓出来,加以保护。

  看着她打出来的那行字,我让她立马删掉:“哪有人买奢侈品这么爽快阔气的,再多聊几句!”

  慕容清烟也怕把布偶猫给吓跑,只得继续演戏。

  “这个鉴定报告是真的,但我不确定是不是你手里那只。”

  布偶猫提议面交,到时候可以一起去奢侈品实体店做鉴定,确定正品以后再微信转账。

  慕容清烟没话聊,便开始了砍价,来来回回,她足足砍了八千,布偶猫都答应了。

  看得出布偶猫急切想要出掉这只包包。

  “小姐姐这是新包,一点瑕疵都没有,拿到手你就知道了,咱们都爽快一点。”

  慕容清烟回了一句好,然后又问道:“方便说一下你为什么要卖掉它吗?看起来成色很好啊。”

  “分手了,看到它就烦。”布偶猫说完以后,慕容清烟又问她交易地点。

  因为布偶猫下午有课,所以约好了晚上八点半,在学校门口的地铁口见面,到时候一起去找店铺做鉴定!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