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死去二十年的人

  “主任?主任?”电话那头连喊了几声,刘法医这才终于回了神。

  他让对方将数据库的信息发到自己的微信上,然后不解的沉吟:“命案现场的几团头发都来自于一个死人,怎么可能……”

  小王默默补了一句:“还是一个死了二十多年的人,估计真是闹鬼。”

  刘法医瞪了他一眼,小王赶紧闭住了嘴巴。

  这时慕容清烟皱着眉头看向我,问我是怎么知道那两团头发出自同一个人的。

  我扯出一个笑容:“如果我说是直觉,你信吗?”

  “但DNA结果指向的是一个死人,我确实万万没有料到!”

  就在这个时候,刘法医的手机传来叮咚一声,是局里发微信过来了,我们纷纷凑上去看。

  DNA主人的照片,是一个很年轻的少女,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扎着一对双马尾,衬得脸蛋很是清纯。

  她身上穿着静川大学的老式校服,只是那双眼睛黑的如同看不见底的深渊一般,让人只是对上一眼,就觉得万分诡异,甚至有些儿毛骨悚然。

  在看到那张照片的一瞬间,慕容清烟便惊恐得往后退了一步,我轻声喊了一句师姐。

  慕容清烟却指着手机,声音颤抖得说道:“尸仙娘娘,她就是当年的尸仙娘娘!”

  “什么?”在场众人不约而同得叫了出来。

  慕容清烟一张脸几乎皱在了一起,她那白皙的胸部一起一伏,似乎在剧烈呼吸。

  很快,手机那头又发来了一串资料。

  “照片主人叫做叶灵珊,是一个孤儿,从小在幸福福利院长大,成绩优秀,二十年前考上了静川大学。但是性格孤僻,经常与人发生冲突,最后在女生宿舍二楼的厕所上吊。”

  “主任,当时还是您为叶灵珊做的尸检,判定为自杀的。”

  “这也是为什么数据库里保留了她的DNA。”

  见所有目光都聚焦到了自己,刘法医不自觉得摆了摆手:“看我干什么,我也是刚刚才想起来,但这个丫头的死没问题,她确确实实是上吊自杀的。再说二十年前已经死掉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现在的命案现场?”

  说到这里,刘法医脸色一白:“也就是说,今天这个死者嘴里的头发,八成也是叶灵珊的,可到底是为什么呢……”

  叶灵珊不是早就死了吗?

  我没有去管这些,而是问慕容清烟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师姐,你说叶灵珊就是尸仙娘娘?”

  慕容清烟点点头:“没错,叶灵珊就是学生们口中的:尸仙娘娘。”

  当年叶灵珊在老厕所吊死以后,就没人敢在那里上厕所了,甚至都不愿意在二楼住宿。

  他们说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走廊尽头的老厕所就会传来咚咚咚的拍门声,其中还伴随着一个女人凄惨的求救:“我要出去,我要出去!”

  “好疼好疼,我的脖子快要断了,谁来帮帮我。”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不理我。”

  据说后来校务处还偷偷请了一位当地很有名望的风水先生,风水先生说死者冤魂不散,被永生永世囚禁在了这座厕所里,还建议当时的校领导不要拆掉老厕所,否则一旦怨灵重生,必将连环索命……

  钟子柒听着这些话,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我不禁皱起眉头:“那尸仙娘娘的传说是怎么一回事?”

  慕容清烟说自己也不了解,只知道在叶灵珊死了没几年,这个恐怖传说就开始在学生中流行起来,一开始他们是叫叶灵珊女鬼,后来估计是觉得这个称谓不敬,便叫成了:尸仙娘娘。

  “反正每一年新生入学,尸仙娘娘的传说就火一次,可是之前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死人的。”

  这下大家更疑惑了:“在尸仙娘娘死的时候,这些学生都还没有出生,不会有任何恩怨纠纷,更不可能因为报复而被索命。”

  “难不成真的是因为她们跟尸仙娘娘许愿了,所以尸仙娘娘要拿走她们最珍贵的生命?”

  钟子柒大胆猜测,却引来刘法医的不悦:“要死也是张点点先死吧,对了,清烟,张点点情况如何了?”

  慕容清烟回答一切都好,张点点并没有被索命。

  刘法医嗯了一声:“那不就得了,八成是有人借用尸仙娘娘的传说,在校园里连续作案!一个死去二十多年的人怎么可能杀人,鬼,骗你们这群无知大学生还行,我这个老前辈可不会上当。”

  虽然我很鄙视刘法医这种唯我独尊的语气,但不得不承认,他有句话说的很对,一个死去多年的人是无法杀人的。

  但听他的意思,貌似现在嫌疑最大的还是张点点?

  毕竟谢娟跟汪淼都跟张点点认识,而她们又都去老厕所许愿了,结果张点点现在还好端端的。

  “别忘了,谢娟上吊的绳索可是健身减肥用的竹节绳!”末了,刘法医还不忘提醒一句。

  钟子柒也开始怀疑张点点:“小隐子,这个张点点说了太多谎话,该不会真的是她在利用尸仙娘娘传说杀人吧?”

  我苦笑一声:“张点点是有可疑,但她一个学生,是怎么做到的呢?”

  刘法医猛地看向我:“某些学生,貌似除了学习不好,别的样样在行!”

  我懒得跟刘法医抬杠,而是看向林队,想问问林队的意见。

  林队觉得尸仙娘娘的传说盛行了这么久,之前都没有如此密集的死人,现在突然有人利用传说杀人,一定是有什么契机。

  说到这里,他不禁看向了慕容清烟:“再找一下,现场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东西。”

  慕容清烟让我们等一下:“我先去把炎亦铃的舍友找过来,当时是她最先发现的尸体。”

  结果当慕容清烟带人回来的时候,那个舍友死活不愿意进门,我们几个只好出去说话。

  炎亦铃舍友穿着一套绿色小恐龙睡衣,一张脸皱成了包子,整个人跟受到了严重惊吓一样,身体抖个不停。

  “同学别怕,警方就是问你几个问题!”慕容清烟温柔得安抚。

  女孩瞪着一双圆眼睛,让他们快点问,并且谎称一会还有课要上。

  大家心照不宣,慕容清烟问她是什么时候发现尸体的。

  女孩回忆道:“早晨七点半吧,当时我是回来拿换洗衣服的,结果没成想……”

  说完,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钟子柒不禁感伤道:“她跟炎亦铃关系应该很好吧,一张小脸湿湿的,不知道哭多少回了。”

  “未必,我看她的恐惧远大于悲伤。”我仔细观察着女孩的微表情道。

  钟子柒惊讶得望过来,我却将目光转向女孩问:“你平时不在这里住吗?那其他舍友呢?”

  “看你们的床铺干净整齐,好像有几天没回来了。”稍许停顿以后,我缓缓补充。

  女孩深吸了一口气,指着里面叫道:“谁敢回来呀,她这两天就跟疯了一样,成天带一大堆邪门的东西回寝室!又是什么铃铛,又是什么符咒,到处贴,门上,阳台,床上,哪里都贴了。”

  “这些我们都能忍,可她呢,越来越过分。佳佳有一双红靴子,她一声不吭就给扔到了垃圾桶,有时候还神经质一样往我们身上洒符水,说我们带了不干净的东西回宿舍,会害死她的。”

  “对了,她甚至还在我喝的水里面洒了一堆用纸符烧成的灰,太缺德了。”说到这里的时候,女孩已经明显带着哭腔了,但还是继续哽咽得说道:“两个舍友受不了,都去别的宿舍蹭住了,就我跟炎亦铃还留在这里。结果有一次,半夜的时候,炎亦铃居然赤身裸体得在宿舍里面梦游,后来还静悄悄得爬上床,趴在我耳边唱歌:尸仙娘娘双马尾,午夜回魂索命来……”

  “下一个,快轮到你啦!”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女孩整个人已经抖成了筛子,死死抓住慕容清烟的衣袖道:“你们不知道,当时我一睁眼,对上炎亦铃那双惨白惨白的眼珠子,还有,她捂着嘴咯咯咯得偷笑的表情,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