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宋家绝学,割喉封穴

  “刀?”

  慕容清烟拧起好看的眉头,上下打量了我一眼,问我葫芦里面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钟子柒也想歪了,肥硕的身躯挡在慕容清烟的面前,充当护花使者。

  我见他们误会了,连忙解释道:“你们想到哪儿去了?我需要的是一把外科手术刀,来证明一些东西。”

  钟子柒松了一口气,但转而又发愁起来:“可这里是女生宿舍,我上哪儿给你找刀去。”

  我正想告诉钟子柒,可以请李老师帮忙。

  可惜就在此时,门外传来了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慕容清烟抬起手腕,秀眉不禁蹙起:“该死,刘法医居然比正常出警早了三分钟……”

  也就是说,这一次验尸其实是慕容清烟为我争取到的。

  然而就在我准备向她表达感激的时候,慕容清烟的脸色却冷了下来:“还愣在这里干嘛,他都来了。”

  话音刚落,宿舍门便被狠狠地推开,一张狡猾阴险的老脸,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刘法医似乎早就预料到我会在这儿,也没有意外,而是两只手背在身后,让小王帮他提着工具箱进来了。

  而这一次,林队居然也到场了!

  然而就在刘法医一只脚踏入宿舍的时候,外面透进来的风撞向了床上的铃铛,他们纷纷朝上铺望去,险些吓得魂都丢了。

  小王战战兢兢得叫道:“这……这到底是女生宿舍,还是鬼屋。”

  刘法医也是一脸惨白,腿软得差点摔倒,幸好林队眼尖一把扶住。

  钟子柒忍不住噗嗤笑出来,刘法医却顺势将怨气泼在了他的身上:“你看看你们这群大学生,要么就是去找尸仙娘娘,要么就是搞这些邪门的东西,难怪一个个学习不好。”

  钟子柒不服气,但他也不敢多看那张床铺,只得把目光挪开了。

  林队笑眯眯得看向我,点了点头:“小隐同学也在啊。”

  我恩了一声,嘴甜得喊道:“林叔叔,我们碰巧撞上了清烟师姐,听说有命案,就顺便过来帮忙了。”

  钟子柒看出来林队是条粗-大腿,连忙抱住:“林警官您好,我是丁隐的好兄弟,钟子柒。”

  刘法医不想输给我,立马拽着小王,朝浴室奔走。

  路过的时候,还故意撞了我一下:“让让,我要开始尸检了!”

  我也没有跟他计较,而是将刚才的发现,一一汇报给了林队。

  林队的表情很严肃:“确实有不少在浴室煤气中毒的案子,但一般都是在年久失修的老房子发生的,学校对热水器每年都有维护,说意外的话不太可能……”

  我嗯了一声,继续道:“没错,而且浴室的窗子是被人故意关上的,为的就是让炎亦铃完全处于一个密闭空间,让她一氧化碳中毒而死。可奇怪的是,为什么炎亦铃身上会出现被火烧的症状,就仿佛是被烧死一般,这让我有点想不通。”

  “我觉得浴室就是第一案发现场,但不知道为什么这里没有任何被火烧过的痕迹。”

  这时小王冒出一句话来:“会不会是那些符咒的问题?我看那些符咒好诡异。”

  钟子柒连忙点头,附和道:“我也觉得。”

  林队将目光投向我:“小隐,那你的意见呢?”

  我告诉林队:“我从来不相信鬼神,更不信鬼神可以杀人,所以这起案子在我看来依旧不是意外,或者灵异死亡,而是谋杀!”

  可是话音刚落,一个闷闷的声音就打断了我。

  刘法医在浴室里问道:“小鬼,你怎么就确定她是死于一氧化碳中毒?”

  我把刚才的话跟刘法医说了一遍,刘法医不耐烦得摆摆手:“年纪轻就是年纪轻,这尸体我得带回去好好检查。”

  我不知道刘法医是不是故意针对我,因为一旦尸体进入法医室,他是绝对不会在让我再碰的。

  钟子柒坚定得站在我这边,呛了刘法医一句:“你就这么依靠那些先进仪器?小隐子刚才可是空手验尸,就验出了这么多线索。”

  刘法医哼了一声:“肉眼能看到的东西,算什么本事。”

  林队也有些失望得看着我,这时我也不客气了:“林叔叔,给我一把外科手术刀,我证明给你们看!”

  刘法医似乎知道我想干什么,他摆出一副老前辈的模样:“你知道尸检的程序吗?解剖只能在法医室内进行,小子,我真怀疑宋顾问是怎么教的你,怎么就教出这样一个半桶水。”

  说完了,还故意嘀咕了一句:“只懂一些破理论,什么上手操作都不会。”

  我眯起眼睛,死死得盯着刘法医:“如果我会呢?”

  刘法医冷笑一声,他直接将工具箱推到我身边:“要是你真的可以,我叫你师父!可如果一无所获,还弄脏了现场,毁坏了尸体,你就等着以侮辱尸体罪被拘留吧。”

  “刘寒秋!”林队喊了一声刘法医的名字,让他不要再使用激将法,对我下套。

  然后和蔼的看向我道:“小隐,尸体到底是不是死于一氧化碳中毒,相信刘法医解剖以后会给出结果的,这里也确实不太适合做解剖。”

  我先是摇了摇头,然后看向林队:“您听说过宋家绝学吗?”

  林队在听到‘宋家绝学’四个字的时候,眼睛里赫然放出一道光,但他还是有些慎重,这时小王破天荒得帮我说了句话:“林队,你就让他来吧,万一这小鬼真能验出什么东西,不是帮了我们大忙吗?”

  刘法医也在一旁附和:“没错,反正尸检的目的只有一个,至于场合,我可以当没看见。”

  “当然,有一个前提!你不能破坏尸体,最多只能造成轻微的伤口,否则我们没办法向死者的家属交代,也没办法写报告。”

  果然,刘法医跟小王就是串通好了,挖了个坑让我往里钻。

  只能造成轻微伤口的情况下,查出死因。

  这道题实在是太难了!

  毕竟正常法医检验都要来来回回切割十几处,更有甚者,是要开膛破肚的……

  钟子柒也想劝我放弃,但我心里就是憋了股劲,绝对不会让他们小瞧!

  我戴好手套,小心翼翼得从刘法医的箱子里取出外科手术刀。

  之前在师父身边的时候,所有绝学不知道练习过多少遍,每一个步骤此刻都在我的脑海中闪过。

  我先是让尸体保持平躺的姿势,随即用手指狠狠点了下死者嘴唇下方的承浆穴,然后找准了气管的位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连点气管两边的廉泉穴与天突穴。

  “人死血瘀散,封穴可探伤,承浆主喉上,廉天主喉下。”

  我一边念着《断狱神篇》里的高深口诀,一边封住了死者的三处大穴道。

  这是宋家先祖,按察使宋秋荷发明的一门绝学,据说明朝时期的永安县,有一位老妇人在睡梦中死去,经仵作验尸,身上并无明显伤痕,但却出现了罕见的淡红色尸斑,所以怀疑死者是中毒而死。

  村中谣言四起,怀疑老妇的儿媳是凶手,嫌弃婆婆久病卧床,拖累了自家,这才狠心下毒。

  幸好当时宋秋荷巡视江浙一带路过这里,使出割喉封穴的绝学,找出了尸体的真正死因。原来是儿媳担心婆婆晚上冷,将捡来的未烧尽的煤炭,给老妇起了一盆子的炉火。

  由于他们家贫,从来没用过煤炭。结果没想到,晚上窗门关着,密不透风,烟火散不出去,老妇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死了……

  宋秋荷可怜这儿媳的一片孝心,便写了篇讼子将她放出大牢,随即将这一绝学写入《断狱神篇》,也是叫宋家后人时刻警醒,要有雷霆手段,亦要有慈悲心肠。

  而此刻的我,已经封住了死者气管周围的血瘀。

  之后将自己的食指与死者咽喉平齐,目测好第二个指节的位置,手术刀如闪电般一划而过!

  因为师父说过,人如果被烟气熏死,临死前会拼命呼吸,那么不管是烟灰还是烟气,都会沉淀在一个特殊的位置。

  那个位置,恰好就跟食指的前两个骨节那么长。

  这便是人体的巧妙之处!

  “小心!”眼看着我一刀割喉,慕容清烟满以为会有血液喷出,赶紧出声提醒。

  刘法医也在一旁摆出看好戏的状态,然而等气管割开以后,他的整个神色都变了。

  “死者颈部肌肉未出血,气管内白色泡沫居多,气管黏膜发生充血现象,居然真的是一氧化碳中毒!”

  刘法医惊讶得看着这一切,喃喃道:“小子,你这到底是什么手法,怎么办到的?”

  而我的注意力却不在这里,因为我赫然从死者口腔里发现了一小撮乌黑的头发,用手轻轻一拉,就拽了出来。

  我淡淡的将头发放进了证物袋,然后开口道:“又是这种头发!你天天坐办公室,前面两名死者嘴里头发的DNA结果却到现在都没出来……”

  刘法医被我气得七窍生烟:“结果预计今天就出来了!至于这具尸体,是有点像一氧化碳中毒,但我还需要拉回去做病理学跟毒理学检验。”

  林队看向我,我笑眯眯得说了句:“请便!”善后工作我自然愿意他来做。

  然而就在这时,刘法医的手机响了。

  小王帮他从兜里取出手机,接通以后按了外音。

  电话里,一个惊慌的女声传来:“刘主任,DNA比对结果出来了,静川大学两位受害者嘴里的头发,确实是出自同一个人。可是那个人……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经死了!”

  什么?

  听完这句话,在场的所有人不禁瞪圆了眼睛。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