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花丛里的人头

  钟子柒跟慕容清烟闻言皆是一愣,尤其是慕容清烟更是一脸的不可置信:“你说布偶猫已经死了?”

  我摇摇头:“一切还只是我的猜测而已,但我断定凶手八成会在那里动手,必须赶快过去。”

  “好,坐我的摩托车!”慕容清烟迅速说道。

  我跟钟子柒纷纷看向她,只见今天的她穿着一身黑色小衫皮衣,下身黑色皮裤,几条金属链子挂在上面,整个人看起来又攻又飒!

  钟子柒用力咽了咽口水,似乎已经完全被慕容清烟的百变风格折服了。

  她带我们来到停车的地方,那辆高大威猛的重工机车,通体黑色,极有质感,金属的部分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慕容清烟各扔了我跟钟子柒一个头盔,然后她甩身上车,潇洒不羁的背影,居然比男人还要帅。

  “愣着干嘛,上车!”慕容清烟戴好头盔,露出的性感薄唇好似带着神奇的魔力,我跟钟子柒连忙上车。

  不知道是不是靠慕容清烟太近了,一股好闻的淡淡清香扑进鼻子里面,让我忍不住心跳加快。

  慕容清烟微微侧身,将目光往我的手上点了点:“搂好我的腰,小弟弟。”

  我就跟傻了一样,完全照着慕容清烟的话去做。

  两只手紧张得抱住慕容清烟的腰,耳部发烫,估计脸也已经通红通红的了。

  慕容清烟本来就属于清冷美艳那一类,这种飒爽英姿的打扮,简直把她的优势发挥到了极致。

  我感觉后背传来湿湿的触感,回头一看,钟子柒这货居然流口水了。

  “小烟烟,你这车不便宜吧?起码得两三万。”钟子柒试图搭讪。

  慕容清烟冷哼了一声:“就这么瞧不起我?”

  我注意到很多地方都改装过,而且都是用的进口部件,于是试探性得说了一句:“最起码十万以上,不对,应该最少有二三十万。”

  钟子柒震惊得说道:“什么?那不是都能买一辆小轿车了。”

  我反问他:“你怎么知道清烟师姐没有。”

  “小鬼你观察力确实不错。”慕容清烟打断了我们两个人的对话,然后道:“第六感也很强,这就是宋顾问收你为徒的原因吗?”

  “宋顾问,谁啊?”钟子柒挠挠下巴,问道:“该不会就是那个给你寄红伞的古怪师父吧。”

  我笑了笑,告诉钟子柒:“就是他。”

  “古怪?”慕容清烟吃惊得重复了一声,还没等她继续发问,我指着前面立马叫道:“到了,我们快点下车。”

  慕容清烟找了个地方把摩托车停在一边,我已经冲进园中。

  现在是下午,树木园依旧是之前那副阴气沉沉的样子。

  好在这次不是我孤身一人。

  慕容清烟虽然是女生却不怕,反而是钟子柒磨磨蹭蹭得杵在外面拖后腿:“要不我帮你们望风吧?”

  然后阴森森得补充道:“听说,树木园很不干净……”

  慕容清烟之前也在静川大学念过书,那些恐怖传说她早就烂熟于心了,于是直接讲了一个更恐怖的,然后冷笑道:“那些鬼故事都是吓唬你这些怂货的。”

  钟子柒被吓得脸色难看,但又不想在女神面前出丑,只能硬着头皮往里走。

  树木园光线很暗,风却很多,一阵阵得送过来,仿佛带着无数根针,沁着刺骨的寒意,一下下朝人身上扎。

  “丁隐,你还记得路吧?”在连跑带走了十多分钟后,慕容清烟问了一句。

  我告诉她快了,就快了。

  “我已经闻到那股花香了,哦不,还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呛鼻的味道。”

  慕容清烟震惊得看向我,又看了看钟子柒。

  钟子柒摇头摊手,说自己什么都没闻到。

  慕容清烟也是一样。

  我只能告诉他们:“我经过师父的特殊训练,嗅觉要比正常人好很多。”

  “那你要不要注意把口鼻捂住,曼陀罗有致幻作用,万一……”

  慕容清烟话说了一半,就被我打断:“不需要,致幻是需要在密闭空间,这片花丛在通风环境下,不会造成幻觉!但还是要小心,曼陀罗花全株有毒,其汁液误食以后会出现四肢抽搐、呕吐等中毒现象,所以你们如果身上有什么伤口也不要碰到了,血液接触也是一种污染方式。”

  慕容清烟看着我,愣神道:“小鬼,你真的只有十四岁吗?”

  我回了她一句:“如假包换。”

  说完就加快了脚步,那股难闻的气味越来越浓了,也越来越近,直到我终于再次来到那片曼陀罗花丛。

  那片黑的发亮的曼陀罗花染上了斑驳的血迹,仿佛浇灌它们的养分就是人类新鲜的血液。

  随着一声尖叫,树木园的寂静被划破。

  钟子柒指着花丛深处,跌坐在地:“那是什么!”

  诡异阴森的曼陀罗花丛中,露出一个女孩子的人头,她的皮肤好白好白,可是脸上却沾满了泥土。

  我无法形容这幅诡异的画面,只觉得黑跟白的交织,还有刺目的血液,三种颜色占据我的眼球,让我一下子失去了思考。

  慕容清烟连忙扑了过去,同时不忘朝我们大声喊:“过来帮忙啊。”

  我赶紧上去,发现钟子柒还坐在地上,连忙将他给扶了起来,只是下一秒钟子柒又作成一团。

  我也顾不上管他了,赶紧上去找慕容清烟。

  可是等来到近前,这才发现,那个女孩就跟种在泥土里的萝卜一般,脖颈以下全部埋在土壤里。

  慕容清烟去探她的鼻息,结果泥土从她鼻孔里落下来,还有耳朵,嘴巴。

  女孩嘴巴里塞满了泥土,眼睛完全充血暴凸,仿佛一双死鱼泡。

  “好像已经没气了……”我朝慕容清烟摇了摇头。

  慕容清烟不信邪,她让我跟她一起把女孩的尸体挖出来:“也许刚断气呢,我学过急救措施!”

  可是女孩的身体已经凉了。

  但面对慕容清烟的眼神,我说不出拒绝的话,只能跟她一起努力,将女孩头颅附近的泥土松开。

  先是脖子,再是肩膀,然后是胳膊。

  等终于挖出女孩的胳膊,那股刺鼻的味道更加浓郁了,我忍住恶臭抱住女孩的身体,跟慕容清烟一起用力。

  没想到,很轻松,我们很快便将她拽了出来,可是只有一半……

  腰部以上在上面,腰部以下还在泥土里。

  “你们俩这是把她拽烂了?”钟子柒在一旁瞪大了眼睛。

  慕容清烟冷冷道:“闭嘴!”

  我感觉自己的手变得黏糊糊的,女孩的背部居然有一缕缕晶莹的液体,就好像不明野兽的口水一样,一丝丝得跟泥土连接,说不出的恶心怪异。

  我艰难得咽了咽口水,大着胆子看向那个坑,就是这一眼,让我再也忍不住了。

  女孩的下半身已经成了一团烂肉,被埋在土里面,我甚至能感觉到,现在有好多虫子在啃食她的肉。

  那种嘶嘶的声音几乎都要听见了……

  “她是刚死不久吗?可为什么她的下半身……”慕容清烟没有继续说下去,清冷的一张脸已经不复往常的镇定。

  就在这时,女孩的头动了,她仿佛被噎到一样,咳咳得往外吐土,而我清楚得看到,那团泥土里夹杂着一撮长长的黑发。

  我缓缓抽出那些头发,感觉自己的喉咙里面都好像塞满了这些东西一样,很痒,吐不出来咽不下去,又喘不上气。

  然而当头发被抽出来的时候,更多的泥土被带了出来,以及一张很小很小的纸条。

  慕容清烟一把将纸条夺了过去,可让我们意外的是,纸条上并不是谁的愿望,而是这样一句话:“鱼生于水,死于水;草木生于土,死于土。”

  她惊讶得望向我,我感觉自己脖子好像被掐住了,一瞬间呼吸不上来。

  “丁隐?”慕容清烟突然喊了一声我的名字。

  我告诉她那句话并不完整,后面还有一句:“人生于道,死于道,那在道教典籍中代表轮回的意思。”

  “轮回?难道说这个尸仙娘娘真的索命归来?金木水火土,这已经是第四具尸体了,现在还差一个金……”

  钟子柒目瞪口呆得看着我。

  霎时间,枝丫摇曳,树叶哗哗作响,乍听上去似乎是怨灵的哭声……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