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真相大白

  我实在想不到,清洁工阿姨再次升起杀心,是因为张点点跟尸仙娘娘许了愿。

  常年遭受校园暴力的她,终于忍受不了汪淼了。

  汪淼跟谢娟经常拿张点点来取笑,哪怕张点点反复解释,自己是因为生过一场大病,需要不停得服用激素,所以才瘦不下来。

  嘲笑,羞辱,终于在张点点心中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她想让这群人闭嘴,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死。

  于是她假装不经意间,把尸仙娘娘的传说告诉了谢娟,诱导她去向尸仙娘娘求愿。

  “情书、挑拨离间,难不成都是张点点做的?”迟钝如钟子柒,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但清洁工阿姨却一口咬定,不是,一切都跟张点点无关,是她自己偷偷配了所有宿舍的钥匙,自然如入无人之境。

  至于张点点,不过是被她利用罢了。

  但她越是将所有罪责揽在自己身上,我越是相信有另一种可能。

  其实是张点点想杀掉谢娟,嫁祸到汪淼的身上,结果万万没想到,她许的愿被人听到了。

  于是就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时候,有个人替她出了手。

  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尸仙娘娘叶灵珊的母亲——清洁工阿姨。

  她不想让张点点因为这群畜生毁掉自己的一生。

  所以,一切便由她来代劳!

  看着躺在清洁工阿姨怀里的张点点,我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钟子柒却想不通:“可是为什么呢?她们无亲无缘,阿姨为什么要帮她。”

  我淡淡的答道:“很简单,因为她想要守护张点点,用那份迟来的母爱保护像灵珊一样的弱小者,于是她杀了一个,两个,三个……

  “也就是说,叶灵珊因校园暴力而死,她的母亲便成了手执利剑,斩杀暴徒的化身。”

  我知道阿姨不是毫无人性的,如果说张点点真的在她手里,怕是早就变成献祭的第五个了。

  可她却迟迟没有动手。

  那时候我就知道,一个真心爱护孩子的人,是不会变成一个毫无人性的魔鬼。

  “所以,你一直不愿意告诉我们凶手到底是谁,是想让她自己站出来承认。”慕容清烟以一种打量的眼神看着我。

  我点了下头。

  温主任在刺中张点点以后,她的匕首掉在了地上,整个人跟傻了一样,慕容清烟迅速上前,给她戴上了冰凉的手铐。

  张点点没有怪温主任,也没有怪清洁工阿姨,而是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去抚-摸着她的脸:“真好,我终于勇敢了一次,终于可以为你做点什么了。真羡慕灵珊姐姐啊,有一个这么好的妈妈。”

  我越听越觉得不对劲,难道五行索命的说法是真的?张点点想用自己的性命成全叶灵珊母女?

  但这怎么可能呢……

  清洁工阿姨回答了我的疑惑,她用双手捂住脸,哭得宛如一个孩子:“其实我知道,这些复活的术法是假的,都是假的。可是我总能梦到灵珊,她一个人又冷又饿得被关在那里,被关在暗无天日的老厕所。”

  “孩子,替灵珊活下去。”她抬起头,望向暮霭沉沉的夜,不停求饶:“老天爷,是我错了,我不该杀人,求你拿走我的命,拿走我的命吧……”

  阿姨哭得太惨了,惨得碎掉了在场所有人的心。

  就连冷血如温主任还有崔老师,都有些不忍了,我不知道她们会不会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世间总有法律审-判不了的人,可是有些东西却可以成为禁锢她们一生的枷锁。

  “救护车已经来了,我相信张点点会没事的。”我伸出手安慰清洁工阿姨,却发现她的手居然粗糙得就跟老树皮一样。

  一层层的褶皱,仿佛一道道深沟……

  等救护车赶到以后,慕容清烟让我陪张点点上去,有什么消息第一时间跟她说。

  钟子柒也一并跟上了车。

  就在车上,趁医生对张点点做急救的时候,我朝后望了一眼。

  只见清洁工阿姨戴着一双手铐,不停得跪在地上磕头,应该是保佑张点点平安吧?

  这样一位朴素的老人家,谁能想到,居然是校园连环凶杀案的始作俑者。

  其实我早就觉得不对劲了,当初在老厕所碰面的刹那,曾经闻到过一丝奇怪的花香。可是她太朴实,太和善了,让我根本没有办法将她跟杀人魔联系在一起。

  但是我忘了,爱可以让人坚强,也可以让人变成一个恶魔。

  只是这个恶魔的心灵是白色的,身后还有一双正义的翅膀。

  如果天底下再没有校园暴力,那该多好。

  否则就还会有像清洁工阿姨这样的母亲,为女报仇,向所有施加校园暴力的人发起战斗!

  在把张点点送到医院的时候,我们试图联系她的家人,结果发现她居然也没有爸妈,从小在叔叔家长大,受尽了白眼。

  还真是像极了叶灵珊。

  张点点明明受的伤很重,却奇迹般得活了下来,从抢救室推出来以后,医生让我们守着吊瓶,一旦快没了,立马喊护士。

  凌晨三点的时候,我收到了慕容清烟的电话。

  她说人被送到警局以后,林队已经连夜突击审问:“你这边怎么样。”

  我告诉她这边张点点已经脱离了危险期:“其实胖还是有好处的,皮下脂肪厚,这才没形成致命伤。”

  旁边的钟子柒听到了,眼睛立马亮了起来:“这么说来,老天爷还是蛮厚待我们胖子的?”

  “那可不,但凡换个瘦子,怕是就熬不下去了。”我顺着钟子柒的话说下去。

  那边慕容清烟的声音很疲惫:“阿姨全招了,人是她杀的,跟张点点一点关系都没有。唉!真是拼了命也要帮张点点洗刷清白。”

  “那你觉得呢?”我小心翼翼得试探慕容清烟的态度。

  慕容清烟告诉我:“张点点只是跟尸仙娘娘许愿,想让汪淼她们死而已。许愿而已,就算成真,也没有哪条法律条款可以惩罚她。”

  “再说了,是汪淼她们先欺负张点点的。”

  看来,慕容清烟也对校园暴力没有多大好感!

  她告诉我,现在很多孩子都被父母惯坏了,有的小孩欺负人简直一点底线都没有。

  听到这话,钟子柒深有感触:“没错没错,我小时候还被人堵着不让上厕所,结果尿裤-裆里面了。”

  “我念初中的时候,听说还有个女孩被人强奸,小男生被逼在厕所里吃屎。最后家长找过去了,老师说了两句就不管了,还说她们是祖国的花朵,不能说太多,不然会有心理阴影。”

  钟子柒在地上狠狠啐了一口:“那些畜生,算个鸡毛祖国的花朵!”

  “小隐子,其实我觉得阿姨也挺可怜的,要不是这些小杂种逼死了她女儿,她也不会便成这样。”

  而且要是她真的没人性的话,早就无差别杀人了,也不会主动站出来认罪。

  钟子柒问慕容清烟,阿姨最后的结果是什么。

  慕容清烟叹了口气:“负责审-判是检察-院的事儿,我们只负责调查真相。现在虽然凶手抓住了,但还要继续调查,确保这个案子没有疑点,之后就会移交出去,回头你们俩也来警局录一趟口供吧。”

  “根据目前的招供情况来看,凶手确实是叶灵珊母亲,四条人命罪恶滔天,不出意外,应该是死刑。”

  钟子柒义愤填膺,问道:“那温主任呢?温主任可是捅伤了张点点。”

  “如果张点点死了,温主任会以故意杀人罪判刑。但她一开始的目标是害死自己女儿的凶手,检察-院会酌情审-判,而现在张点点既然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得到她的谅解书的话,温主任可能很快就会……唉!”

  最后所有的话都化作了一声无奈的叹息。

  我跟钟子柒忍不住望向床上躺着的张点点,觉得她应该是不会写谅解书的。

  然而就在这时,没想到张点点居然醒了,她睁开眼睛的一瞬间,我看到了一双如夜般漆黑的眸子。

  沉沉的,仿佛能穿透我的灵魂,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油然而生!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