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迟到的报应

  我们很快来到了老厕所!

  面对被砸得残垣断壁的老厕所,慕容清烟忍不住问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钟子柒连忙献殷勤,把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跟她说了个清楚。

  联想到我之前让她查的东西,慕容清烟终于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

  我朝旁边看了一眼,让他们不要光杵在这里,可是当我们走进厕所内的时候,滴答滴答,湿漉漉的水滴声开始往耳朵里面钻。

  地上到处都是镜子的碎片,映着我们几个人的脸,好似被无情得分割成了好几瓣。

  老厕所里面很静很静,静得仿佛只剩下了我们的心跳。

  钟子柒害怕极了:“要不我们白天再来吧,你看,那些纸符好吓人……”

  一道道红字黄符随着阴风飘扬,就像是一只只小鬼伸出了小手,要将人拉入无尽深渊。

  慕容清烟将外面的风衣脱掉,露出浅红色的老校服,胸前是一对双马尾,明明是活力青春的少女装扮,却硬生生散发出一股诡异的气息。

  看到这里,钟子柒也明白了:“原来你是让清烟师姐假扮尸仙娘娘。”

  “对啊,没时间说那么多了,赶紧一起帮忙。”我没时间跟他解释那么多,而是迅速将包里的透明折叠椅拿出来,放在了蹲坑上面,然而让清烟师姐踩上去。

  慕容清烟本来就高挑,踩在那个椅子上,正好从厕所隔间露出脑袋来,然后她在脖子上缠了一条赤红的竹节绳,扔了上去,伪装成叶灵珊当年上吊的模样。

  然后她又在脸上戴了一个吊死鬼的假面具,那个面具不知道她是从哪里买来的,真是栩栩如生。

  原本我是让她多买一个假发套,戴在脸上,这样前后都是双马尾了……

  结果没想到慕容清烟居然这么拼!

  钟子柒看着露出来的那个头,艰难得咽了咽口水:“小隐子,如果我现在退出,还来得及吗?”

  “来不及哦。”我一脸奸笑。

  不过当我去看慕容清烟的时候,也被吓了一大跳,老厕所本来就暗,映着她的一张脸忽明忽暗,简直跟真的被吊死了一样。

  满地的镜子碎片,驱鬼符咒,再加上那个恐怖传说,真是胆子多大都要被吓着了。

  我让钟子柒躲进了最里面的杂物间,偷偷开一道小门,观察外面。

  至于我,则来到了门后!

  这是我在吃鸡游戏里得到的灵感,躲在门后,是最不容易被第一时间发现的。

  就这样,我们三个人各自守好了位置,等待着‘客人’的到来,但是时间就好像静止了一样,无比漫长……

  不知道等了多久,终于到了约定时间,可崔老师跟温主任却迟迟没有出现。

  “该不会她们不来了吧?”钟子柒把门缝开得更大了一些:“小隐子,我看你这次猜错了,崔老师她们……”

  还不等钟子柒说完,我连忙食指压唇,朝他嘘了一声。

  表示人已经到了!

  我清楚得听到,走廊外面传来了说话声。

  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尖酸刻薄。

  那两个人杵在老厕所门口低声议论:“一个死了二十多年的人怎么可能复活?再说了,叶灵珊是自己上吊自杀的,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可是万一呢,学校里面的帖子也说了,她索命杀人,利用五行复活,除了现在失踪的那一个,其余四个已经都分别死在了木、水、火、土上。”

  “要我说,叶灵珊真是阴魂不散,居然敢报复在我们女儿的身上。”

  “对啊,我就怕她活了以后,跑出大学对我儿子下手,那我真是要跟她拼命!”

  两个人还在外面磨磨蹭蹭,这时我听到崔老师说了一句:“不行,时间已经不多了,我们就用张大师给的这柄除魔剑,要是她真复活了,咱们就让她死第二次!”

  就在这时,我突然朝慕容清烟使了个眼色,然后开始收紧绑在厕所门上的丝线。

  厕所门打开,上方立马出现了一道阴惨惨的女声:“等你们好久了……”

  我无法形容那个声音,只觉得耳膜都好像被人用指甲刮破了,吱咯吱咯得响。

  那一刻,崔老师她们发出了惊天惨叫:“鬼,鬼啊!”

  她们摔在地上,惊悚得看着‘叶灵珊’吊死的样子,一点点得往后遁。

  手被碎片割伤,鲜血漫出来也无所谓。

  厕所门被我用丝线拉的一开一合,一阵阵阴风送过来,让人从心头打颤,最后温主任发了狠,从崔老师手里夺过除魔剑,一把推开了门。

  门撞在我的额头上,磕得疼死了。

  但我顾不上这些,只看到温主任身上仿佛散发着一阵凛冽的寒意,她一步步得朝‘叶灵珊’逼近。

  “还想复活?叶灵珊啊叶灵珊,你是舍不得洗手池的水,想再被闷进去练习憋气?还是说,打火机烧脚底的感觉太轻了,想全身都被烧一遍?”

  “对了,我看到出尘的尸体了,灵珊呀,原来你一直记恨我在你嘴巴里面塞土,记恨我给了你腹部那一刀。”

  “可你为什么不说,每次都死咬着牙,连一声疼都不愿意喊?怎么,胆小鬼自杀了,哈哈,不敢还手,自杀了。”

  “小崔你说是不是,当初她死后,咱们俩没了欺负对象,寂寞了好一阵子。现在可是巴不得让灵珊重生,这样,咱们也好回味回味当年的乐趣。”

  我清楚得看到,在说到‘乐趣’两个字的时候,温主任脸上闪过异样的光芒,好似快乐到了极点。

  崔老师没有像温主任那样镇定,而是咬着牙,指向‘叶灵珊’的头:“这门上贴了这么多道符,我看你往哪里逃。”

  “叶灵珊,杀女之仇不共戴天,我要你死!”说完,崔老师一脚踹向了厕所门,但里面被慕容清烟反锁了,她根本就没有踢开。

  温主任还在不停得咒骂着叶灵珊,说她是一个没爹没娘的怪物,早就该死了。

  我一直注意着其中一道隔间,就在我以为不会有反应的时候,那道门终于被打开了,同时还有一句近乎沙哑的低吼:“她不是怪物!”

  那是清洁工阿姨。

  温主任看向她时,依旧是那副高不可攀的模样:“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居然敢偷听我们说话,现在立刻马上,带上你的垃圾滚!”

  “垃圾,怪物哈哈,哈哈哈哈……”清洁工阿姨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不停得大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我从门后走了出来,嘲讽得看向温主任跟崔老师:“那你们又知不知道她是谁?”

  温主任压根不愿意正脸看阿姨一眼,而是指着我的鼻子,骂我算什么东西:“信不信,我立刻给你辅导员打电话,记你大过!”

  我冷冷得盯着她:“要倒霉的怕是你们两个吧,子柒,视频录好了没有?”

  听到我的叫喊,杂物间里顿时传来了回应:“录好了,不仅给校长邮箱发了一份,还特地上传了贴吧,喏,就在尸仙娘娘最火的帖子下面。”

  温主任一把将那扇厕所门打开,气势汹汹得将钟子柒揪了出来,然后恶狠狠得瞪向我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你们也在这里?”

  “两位老师,还不明白吗?从一开始就是我把你们约出来的。”我一字一句得朝她们解释。

  温主任跟崔老师不可置信得看向那个吊死鬼,指着问道:“那她是谁?”

  慕容清烟恰到好处得把面具摘下,又将脖子上套的绳子解开来。

  她将厕所门打开,月光清楚得映着她的身上,那是一张跟叶灵珊截然不同的一张脸。

  “你们……”温主任手里握着的那柄除魔剑,只是一把匕首,乍看之下就像是地摊货。

  我迈步上前,诚实得袒露身份:“其实短信是我发的,今晚这场戏,很抱歉,是以你们两位为主角的。”

  “什么?”温主任一把揪住我的衣领,好看的一双眸子几乎要喷出火来。

  我拿出手机,现在这个时间段正热闹,刚才钟子柒在网上上传的那个视频,已经被接连转发到了微-博和朋友圈。

  我随便选中一个,点开播放,同时问她们有没有听过这样一句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你们两位迟了二十一年的报应,现在终于来了!”

  在看到那段视频的时候,温主任跟崔老师脸色完全变了,视频里面的她们张牙舞爪,将欺负他人视作无与伦比的乐趣和享受。

  她们恨恨得盯着我,温主任甚至已经扑过来,尖声叫道:“我要杀了你!”

  然而就在她扑向我的一瞬间,清洁工阿姨突然开口了:“你们该杀的人不是我吗?你们的女儿是我杀的。”

  一句话,让温主任立刻顿住了脚步!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