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凶手是谁?

  慕容清烟连喊着我的名字,让我接电话。

  钟子柒把手机还给我,我刚喂了一声,那头就传来了慕容清烟焦急的声音:“你说,你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

  “没错,我确实已经知道了,但现在需要你帮我一个忙……”我诚实得说道。

  慕容清烟想也没想,就爽快得答应:“放心吧,一切包在我身上。”

  旁边的钟子柒不解得看向我:“你不是说知道凶手是谁吗?为什么还要慕容清烟调查几个死者的背景,你是怀疑,汪淼跟谢娟的妈妈其实跟崔老师她们一样,都在静川大学念过书?”

  “但也不对啊,如果说她们两个人的父母也是学校领导,怕是早就在老厕所闹起来了。”

  我让钟子柒别急:“不,你跟我想的完全不同,我可没说她们的父母有问题,我只是在确定张点点到底有没有危险罢了。”

  钟子柒皱起眉头,看向我:“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懂。”

  “你忘了吗?是你自己调查告诉我的啊,你说汪淼谢娟,还有张点点都是一个班的。”

  我提醒钟子柒:“而且她们都是念哲学的,崔老师,明白了吗?”

  钟子柒眼睛放光,愣愣得指着我道:“你是说,凶手针对的其实是崔老师?所以她的女儿死了,她的几个学生也遭到了毒手,可你为什么会说张点点没事,要我说,张点点怕是已经成为第五个受害者了。”

  “不,汪淼跟谢娟是施暴者,而张点点则是被欺负的对象,她根本不符合凶手挑选的特征。”

  也正因为如此,早应该遭受毒手的张点点,一直活到了现在。

  “所以,凶手让她失踪,并不是为了杀她?”这时,一个甜美的女声也插了进来。

  我扭头一看,居然是饺子。

  饺子愣愣得看着我,就连棒棒糖掉在了地上都没有察觉。

  钟子柒发现了饺子,忍不住笑着说了一声:“原来你在偷听啊。”

  饺子大发雷霆:“我才没有!”

  转而又看向了我:“丁隐,原来你早就发现几个受害者的共同点,亏我还沾沾自喜,没想到你居然已经知道凶手是谁,甚至还猜到了凶手的动机。可是怎么可能呢……你到底是什么人!”

  听了这话,钟子柒比我还高兴:“小隐子,可是大名鼎鼎的宋阳的徒弟,能不厉害嘛。”

  饺子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连连退了两步:“什么,你居然,居然是宋阳的徒弟。”

  “你知道我师父?”我有些惊讶。

  饺子信誓旦旦得说道:“怎么可能不知道,但凡一个立誓成为杰出法医的人,都听过宋顾问的赫赫威名,甚至将他当成奋斗的目标!想当初他在念大学的时候就一战成名,连破白衣校花、吸血鬼、人肉灌汤包等多桩奇案,就连不可战胜的黑暗组织江北残刀,都覆灭在了他的手里。”

  “他是仵作世家的传人,是法医学鼻祖宋慈的后代,更是这个时代最年轻最了不起的天才法医,宋阳!”

  “想不到,你居然是他的徒弟?丁隐,你到底有什么了不起的本事,居然能让这个法医学的传奇心甘情愿得收你为徒。”

  我清楚的发现,饺子在提到我师父的时候,眼眶里充满了崇拜的泪水。

  同时,再看向我时候,她的眼神也完全不一样了。

  当初的挑衅与不屑统统消失不见,只有满满的打量与深究。

  饺子深深得看了我一眼:“难怪你说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宋顾问的徒弟,确实有这个实力。”

  没想到,这个原本对我敌意满满的饺子,居然会这么崇拜我的师父,也是,我何尝不是在见到师父的第一眼,就认定他是我一生追逐的目标。

  “其实是师父给了我重要的提示,没有师父,我不会这么快知道凶手是谁。”

  饺子一听到我的话,立马激动了:“什么提示?”

  我诚恳的回答:“是一首来自于唐朝诗人孟郊《游子吟》当中的绝句,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钟子柒啊了一声:“这叫什么提示,跟案子根本就没有关系嘛。”

  饺子很聪明,听到以后,便认真思索起来了,可是片刻以后,就否定道:“不可能啊,叶灵珊不是孤儿吗?怎么可能!”

  然后问我,到底还有什么重要线索,是她所不知道的。

  我看着她的眼睛,认认真真得说了一句话:“没有人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叶灵珊当然也有母亲,只是我暂时还不知道,为什么她如此爱叶灵珊,却还要将她抛弃。”

  “叶灵珊长了一双鬼眼,单是看着就受不了了,有哪个父母会抚养一个这样的孩子。”

  钟子柒告诉我,有很多婴儿出生的时候要么残疾,要么自带先天性的疾病,那些父母的选择不也是放弃?

  “要我说,怪就怪在叶灵珊生下来的时候跟别的小孩子不一样吧!”

  饺子也觉得钟子柒说的很有道理,我摇了摇头:“不,我相信她是爱着叶灵珊的,能够蛰伏几十年,不顾一切的为其复仇,不是伟大的母爱,又会是什么呢。”

  这时我的眼前出现了一道佝偻而慈祥的背影。

  我相信,这样的人绝不会因为叶灵珊天生的缺陷,就轻而易举得放弃她。

  “那你说,凶手到底是谁?”钟子柒显然已经等不及了。

  饺子也让我别再卖关子了,快点把一切都说清楚:“反正宿管阿姨是不可能的,那天晚上我一直跟她在一起,她根本就没有作案时间。”

  我摇了摇头:“当然不是她。”

  “那个人一直就在我们身边,就在今晚,一切的真相都会水落石出!”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