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校园暴力

  可叶灵珊不是孤儿吗?

  资料里面明明写的她出生以后就被抛弃了,从小在福利院长大。

  但我又很清楚,师父是不会弄错的!

  我让师父再说得明白一点,师父告诉我,根本就没有什么小混混,也没有怀孕堕胎的戏码。

  “那些女学生撒了谎!”

  我赫然明白过来:“那就是说,叶灵珊身上的那些伤痕,其实是校园暴力留下的?”

  “可是不对呀,就算凶手是要为叶灵珊报仇,也不应该杀害汪淼等人,二十一年前她们都还没有出生呢……”

  我想让师父给出答案,师父却回复了一句:“真相如何,我相信你会亲自揭开这个谜题。”

  言外之意,剩下的就要靠我自己查了。

  可是我心里还有很多疑惑,慈母手中线,凶手应该是指叶灵珊的母亲,叶灵珊不是出生就被抛弃了吗?

  一个被抛弃的女儿自杀了,老母亲就算在乎她的生死,也不应该隔了二十多年才来复仇,而且杀的还是现在风华正茂的女大学生。

  汪淼谢娟她们都不满二十岁,怎么可能跟叶灵珊结仇?

  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甚至觉得,凶手无目标杀人,借助五行让叶灵珊怨灵重生,都比这个可信。

  但我又很清楚,师父宋阳是不可能错的。

  那到底是哪里有问题……

  我将案情重新开始梳理,目前死了四个人,除了她们都跟尸仙娘娘许愿以外,还有一个共同点,都是性格飞扬跋扈,喜欢欺负人,宿舍关系极差……

  而当年的叶灵珊也曾经遭受过校园暴力,导致最后上吊自杀。

  难道这就是凶手选人的关键?

  可如果真凶是叶灵珊的母亲,那她的年纪应该很大了,起码要有五十岁,中老年女性。

  这样想来,还是宿管阿姨嫌疑多一点,而且她那里本身就有所有宿舍的钥匙,更方便了她的恶行。

  但之前饺子又跟我说过,不是宿管阿姨。

  我越想越觉得头疼,只能躺在床上,不停得回忆嫌疑对象……

  快天亮的时候,我把钟子柒拉去了老厕所,想着或许会有什么新发现,然而等我们赶到以后,却发现老厕所已经被砸得稀巴烂了。

  这一次除了崔老师以外,还有一个身穿西服的中年女人,她们居然还带了一个道士模样的家伙,不停得在厕所那里贴符。

  “骗我的女儿许愿,许愿以后就拿走她的命,叶灵珊,你的心好歹毒呀!”

  “大师,这个女鬼害了我女儿,您可一定要把她打个魂飞魄散。”

  “叶灵珊,你就应该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

  那两个女人咬牙切齿,眼睛好像都快喷出火来,一副要把尸仙娘娘生吞活剥的样子。

  钟子柒目瞪口呆得看着这一切,忍不住喃喃道:“小隐子,真是尸仙娘娘索命的啊?”

  我没有回答,而是直勾勾得盯着面前的人:“很奇怪,她们为什么骂的是叶灵珊,而不是尸仙娘娘。”

  钟子柒像看白痴一样,回答道:“有什么不一样吗?尸仙娘娘不就是叶灵珊,叶灵珊不就是尸仙娘娘?”

  “不,不一样。”我摇了摇头,然后惊喜得叫道:“我知道了。”

  想到这里,我立马冲到前方,想去拉住那个女人:“听说拆了老厕所,尸仙娘娘会跑出来,这里不能拆啊……”

  西服女人瞥了我一眼后,就挥手甩开:“你是哪里跑出来的小崽子,给我滚!”

  我没有防备,一下摔在了地上。

  就在这时,我眼前出现了一双粉白运动鞋,抬头一看居然是饺子。

  饺子从嘴里拿出一个棒棒糖,居高临下得望着我:“那个女的是我们年级的教导主任,脾气很爆,别轻易招惹哦。”

  “对了,她也是温出尘的妈妈。”

  “温出尘?”我眯起眼睛重复了一声。

  饺子舔了一口棒棒糖,惊讶得看着我:“原来你不知道啊?看来你消息还没我灵通呢。”

  我问她温出尘是不是昨天下午被活埋的那个,五行之中死于土。

  “没错。”饺子点了点头,然后告诉我,她已经找出了几个受害者的共同点:“她们都喜欢欺负人,正因如此,所以被遭受过校园暴力的尸仙娘娘给盯上了。”

  原来这就是饺子查到的东西。

  说完了以后,饺子对我的表现很不满意,问我怎么一点都不好奇。

  然后又继续说道:“怎么样,要不要跟姐混,看在你不那么笨的情况下,我勉强可以收你做小弟。”

  旁边的钟子柒很开心,点头如捣蒜:“小隐子岂止是不笨,他可聪明了,很多关键线索都是他查出来的,而且他还是大名鼎鼎宋……”

  我给了钟子柒一胳膊肘,警告他别拿我师父的名头出来糊人。

  钟子柒委屈巴巴得扯着我的衣角,看来他这不光想接近慕容清烟,还想着勾搭饺子,可真是……

  “不对!”

  校园暴力,受害者炎亦铃跟温出尘的妈妈,叶灵珊身上的伤口。

  恍惚间,我感觉自己眼前仿佛出现了大片大片的曼陀罗花,一切线索都开始彼此串联。

  我灵光一闪道:“我想我知道凶手是谁了。”

  “什么?”饺子跟钟子柒纷纷震惊得看向我。

  我没有理会,而是再一次走向了崔老师跟教导主任,她们还是暴躁得叫我滚开:“要是破坏了大师的驱鬼仪式,一定叫你好看!”

  我没有理会她们的威胁,而是继续验证自己的猜测:“你们认识叶灵珊,对吧?”

  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两个人明显一愣,脸色微变之后是愈发的厉声暴躁:“你算什么东西,滚!”

  看着她们,我缓缓勾起一抹冷笑。

  崔老师跟那个西服女人异口同声:“你是哪个班的,信不信我给你记大过?”

  我冷冷扫了她们一眼:“在大学里搞这种封建迷信的东西,你们才是要被记处分的,还是说,炎亦铃其实是跟您学的?”

  “什么?你居然敢说我女儿。”崔老师伸出手,一双手涂了鲜红的指甲油,上来就想挠我的脸,却被我灵活得躲开了。

  那个西服女人也是一脸的戾气,嚷嚷着要给我好看。

  “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温出尘会死的那么惨?有没有想过,人做错了事,是会有报应的。”

  一旦想到她们是静川大学的老师,我居然有种后怕的感觉,这样的人会教出怎样的学生?

  钟子柒反应慢半拍,他突然朝我喊了一声:“小隐子,你说你知道凶手是谁了,谁啊?”

  这句话成功引起了那两个女人的注意,她们纷纷看向我,却满脸不屑:“这个小鬼知道凶手是谁?呵呵,那母猪都会爬树了。”

  饺子也上下打量着我,然后凑过来:“真的假的,难道说是我刚才的话给了你什么启发?”

  我回了饺子一个笑:“你猜!”

  然后又顶了西服女人一句:“母猪会不会爬树,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不配做一个老师,更不配做一个母亲。”

  “一个好的母亲应该是给儿女树立正确的榜样,而不是教她盛气凌人,欺负弱小。”

  “你!”崔老师跟西服女人对我破口大骂,我却完全当作没听见,径直走开了。

  钟子柒屁颠颠得跟在我后面,不停得追问凶手是谁,是不是尸仙娘娘的鬼魂。

  我笑道:“你傻啊,死了的人怎么会杀人。”

  “你是说,凶手是人?”钟子柒傻乎乎得问道。

  我告诉他当然是人,然后拨通了慕容清烟的电话,慕容清烟还以为我是担心跟刘法医的赌约。

  “丁隐,我会帮你向刘法医说几句好话,让他放过你的。”

  “你年纪毕竟还小,破不了案是应该的,是我跟林队给你太大压力了!”

  眼见慕容清烟越说越离谱,钟子柒突然打断了她:“小烟烟,你搞错了,小隐子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

  “什么?”慕容清烟惊讶到了极点,电话那头,我甚至听到了她腾地一下站起来的声音。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