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影子护卫宋星辰

  电话在响了三声后被接起,在听到那头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时,我立马嘴甜得喊了声:“师父!”

  “小隐?”宋阳实在太聪明了,一下就猜到了我是有事儿找他。

  但我又不愿让师父觉得我太过功利,于是只能在那里打马虎眼,哪料宋阳下句话就冷淡下来:“那好,我就先挂了,你好好读书。”

  “别……”我连忙打断。

  就在我犹豫如何请教的时候,那头再次传来了宋阳的声音:“说吧,又被谁欺负了?”

  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小学,被高年级同学欺负了,回家朝奶奶告状。

  眼睛突然感觉湿湿的。

  宋阳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立马又喊了一声:小隐。

  我连忙擦擦眼角,说自己没事儿,就是有个案子陷入了困境,无论如何都找不出凶手的动机。

  “你需要我的帮忙?但又怕我说你?”宋阳一语中的。

  我告诉他:“目前已经死了四个女生,还有一个处于失踪状态。”

  自己原本是不想麻烦师父,可又担心继续这么下去,还有更多的人枉死。

  宋阳并没有责怪我什么,而是让我再说得详细一点。

  于是我从第一个受害人说起,老老实实得将所有细节告诉师父,包括网上出现的热帖:尸仙娘娘试图怨灵重生,利用五行索命……

  最后,我也给出了自己的推测:“我怀疑凶手应该跟叶灵珊有关,但时间过去太久了,根本没办法挖出当年的人和事。”

  宋阳答复得很快,他回答道:“好,我知道了,待会让你星辰叔叔去查一下!”

  星辰叔叔也是宋家传人,但通常情况下,只是以贴身守护师父为己任。毕竟这些年来,师父破获了太多大案,也招惹了无数仇家,尤其是江北残刀。

  因此在我的记忆中,那个穿着白色风衣,背着黑鞘唐刀的宋星辰,总是来如影去如风,默默成为师父背后的影子,这次有他出手,一定无往不利。

  “谢谢师父。”我嘴甜得喊道。

  宋阳还是很冷,说要是没什么事,他就挂了。

  然而就在挂电话的前一秒,宋阳突然来了一句:“小小年纪,别跟人随便打赌。”

  啥?刘法医还给师父告状了?不然师父怎么知道赌约的事情,但好在师父是站在我这边的。

  钟子柒见我打完了电话,连忙凑了过来:“原来你必胜的把握,指的就是你那个古怪师父啊。”

  我摊了摊手,表示自己没办法:“有些线索靠我一个学生是查不到的,再说了,放着这么厉害的师父,焉有不用之理?”

  更何况那个刘法医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前脚跟我打赌,后脚就朝师父告状。

  听了我说的,钟子柒露出羡慕的眼神:“想不到,你师父还挺护犊子的。”

  我忍不住捂嘴偷笑。

  钟子柒又想干饭了,他问我要不要现在出去搓一顿,这几天没吃好,他都快饿瘦了。

  “有吗?”我上下打量。

  钟子柒嘟着嘴,说自己只是瘦的不明显而已。

  我让他想吃什么就点外卖吧,自己还要从头把案子捋一遍。

  钟子柒啊了一声,疑惑道:“不是交给你师父了吗?”

  我摇摇头,表示自己只是不想再看到无辜的人枉死,这才拜托师父帮忙:“但要想刘法医彻底心服口服,还得我自己来。”

  就这样,我继续从头梳理案情!

  一整晚的时间我都在捋现在的这个案子,跟当年叶灵珊自缢而死,到底有什么关系。

  我总感觉两个案子之间有着某种神秘的联系,尤其是在看到那份卷宗以后,更确定了。

  叶灵珊身上有很多伤痕,鞭伤有点像竹节绳留下来的,而谢娟就是被竹节绳吊死的……

  炎亦铃死于火,同时,我在叶灵珊身上也找到了烧伤的痕迹。

  还有,布偶猫被腰斩,跟叶灵珊腹部刀伤的位置几乎一模一样……

  是巧合吗?

  还是二者之间冥冥间真的有什么联系,可叶灵珊死的时候,这些女生都还没有出生。

  我让师父帮我查的,正是叶灵珊身上那些伤痕的真正原因,以及她是否真的没有任何一个亲人好友。

  因为我猜测,有人正在以尸仙娘娘的身份复仇,想她怨灵重生的正是凶手!

  几乎一整个晚上,我都在思考那个案子。

  直到困意袭来,眼皮缓缓闭上,我再度梦见了那座老厕所。

  我看到了一步步走向最后一道隔门的叶灵珊,她还是绑着一对双马尾,声音里带着满满的绝望与悲伤。

  我听到她的哭泣:“为什么我生下来就是这样,为什么别人都有爸妈,我就永远都是一个人。”

  “被抛弃的小孩注定一生都得不到爱,谁让我是一个异类呢?没有家人,没有朋友,可是好难过,真的好难过。”

  “我不配活在这个世上,爱,好奢侈的东西,下辈子,我可以得到吗?”

  叶灵珊悲伤的哭着,我想上去哄哄她,嘴巴却好像被封住了一样,发不出任何声音。

  绝望的她选择了在老厕所上吊,门外却响起了一阵嘻嘻的笑声。

  那是一群女生的嬉笑:“哈哈,那个怪物死了,死了好,死了就不会招我们烦了。”

  “看见她的眼睛,我就觉得瘆得慌,以后终于不会见到她了,哈哈哈……”

  银铃般的笑声响彻了老厕所,与门内绝望的叶灵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看到叶灵珊的眼睛渐渐突出,舌头也一点点的拉长,拉长,直到成为一只吊死鬼……

  就在那一刻,叶灵珊惊悚的模样把我从梦中惊醒。

  我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抹了一把额头,全是汗,就连身上盖的被子也是汗津津的,全被打湿了。

  黏糊糊的感觉弄得我很不舒服,就在我打算起来去冲个热水澡的时候,手机突然震动,蹦出来了一条信息。

  我把短信点开,居然是这样一段话:“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发件人来自师父宋阳。

  这段话是唐代著名诗人孟郊所写的《游子吟》中的经典绝句,意思是说游子在外,无时无刻不牵动着母亲的心,以此歌颂全天下母爱的伟大。

  可师父为什么好端端的给我发这个,这一点都不符合师父严肃的画风。

  不对!

  难道说,这句诗跟尸仙娘娘案有关,凶手其实是……


本站网址:http://www.youcookeji.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